謹慎評估淡水河北側快速道路對國防安全的衝擊

立法委員柯建銘國會辦公室 87/05/13

交通部路政司於八十八年度預算中,編列五億元進行「淡水河北側快速道路」工程計畫。本案在未通過環境影響評估的情形下意圖闖關興建,引起淡水地區文史工作者、專業規劃學者與環保團體的嚴重抗議。除本路線與捷運幾乎完全重疊,將造成中央政府花費九千億投資的捷運無法財務平衡,形成交通資源的重大浪費以外,從國防安全的角度而言,更是一個嚴重錯誤的決策。

關渡至沙崙沿線風景優美,卻也是台北都會區國防安全的重鎮。事實上自大度路與北投交會的大同公司開始,這條所謂淡水天險的戰略要道兩側,即佈滿各種國防工事,包含天弓飛彈、雄二飛彈、鷹式飛彈陣地,以及反登陸裝甲戰列部隊、反恐怖行動佈署與相關河防設施。

堤岸快速道路的興建,對於淡水河河防的影響,可分別以應付「戰時」(狀況一,大規模登陸等高強度衝突),以及應付「平時」(滲透、騷擾、恐怖活動、特種部隊突擊等低強度衝突)兩大需求陳述之。

對於戰時而言,守備部隊必須處理的是,預防堤岸快速道路成為登陸敵進襲台北都會區的通道。因此預先在道路高架段佈設相關工事,於敵軍登陸時炸毀橋樑以阻絕其進入都會區,是所有稍懂防衛作戰程序的人都能理解的方式,因此只要佈置得當,堤岸快速道路對於戰時防衛需求的影響並不大。

問題是出在於以台海兩岸軍力狀況的現實考量,出現狀況一,也就是大規模登陸等高強度衝突的可能性其實偏低,反而是像飛彈危機等封鎖戰略,以及滲透、騷擾、恐怖活動、特種部隊突擊等低強度衝突的可能性相對提高。

因此目前國防部淡水河防相關策略的擬定中,有相當大的部分是因應滲透突襲而來。而偏偏這條堤岸快速道路正將是國防部目前所有應付滲透突襲之戰術佈署的「終結者」。

堤岸快速道路對於淡水河平時防務,主要有以下四個重大衝擊。

河防據點被徵收,無法防禦:由於關渡至沙崙沿線腹地狹窄,堤岸快速道路興建必須通過現有河防據點,其中交流道所佔用的大面積土地均使用軍事用地,嚴重破壞河防安全。

道路高架橋比營區高,制高點消失:原先隱藏於山腰的營區工事,由於高架橋的興建,造成營區射界與隱蔽掩蔽特性的消失,成為暴露目標。

淡水堤岸快速道路僅有淡海、淡水捷運站、北投大度路三個交流道,一路直通台北市區,造成現有軍憲警反恐怖攔截點全部無效。由於依照相關防衛計畫,沙崙到關渡共有32個軍憲警聯合攔截點,以執行攔截走私、治安相關臨檢,以及反滲透、反騷擾、反恐怖活動、反特種部隊突擊等守備截擊,本道路興建將造成上述相關措施的失效。

多年以來已經預先佈置之陣地編成,與發展相關戰術準則宣告失效,必須全部重來。

美國陸軍在1986年所編纂的陸空戰準則,曾在波斯灣戰爭中大放光彩,但因應未來戰爭需求,也就是高強度衝突可能性降低、低度衝突將大幅增加的現實,正著手修改其相關作戰準則。

我國國防作戰準則歷經大陸後徹、反攻動員至確立海島防衛作戰原則等不同典範變遷,經歷無數次高司演習與實兵演練的努力,才得以因應海島防衛需求,編成這些由軍事工程與戰術準則所構成的防衛網。

若只因建商炒作開發淡海沙崙新市鎮的淺短利益而興建堤岸道路,卻破壞原有的國防安全佈署,嚴重威脅首都安全,實在無法向全民交代。

在低度衝突可能性大為提高的今天,這樣的決策實在應該重新加以檢討,國防部也應該改變其鄉愿的態度,從國防安全與成本的觀點予以反對才是。

< 回上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