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設擺中間,文史環境擱兩旁

不需進行環境評估的淡水環快?

李 永 展

國立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
台灣環保聯盟台北分會會長

爭議不斷的「淡水河北側沿河快速道路工程」(簡稱淡水環快)即將進入立法院的預算攻防戰,網路及媒體也不斷在討論此案,筆者希望在這個關鍵時刻,能透過公共論譠的方式來挽回這個建設掛帥、決定草率的錯誤決策。

淡水環快將從規劃中的淡江大橋淡水端連絡道起,沿淡水河北岸闢建雙向四至六車道的快速道路,經捷運淡水站、登輝大道,再銜接台北市預定新闢之洲美快速道路。淡水環快將以三米高、五十米寬的路堤穿過淡水鎮的河岸,不僅阻擋了人與河的互動,更使得淡水許多重要的人文史蹟頓然消失,例如台灣第一座水上機場遺蹟,前清時代寶順洋行遺蹟等。可以想見的是淡水環快一旦強行通過,淡水鎮不會再是畫家筆下水天一色的淡水,不再是觀光客心目中淡水夕照、滬尾老街的淡水。如此重大的衝擊影響經過行政部門的協調結果竟然是「不必辦理環境影響評估」,因為「若辦理環境影響評估,可能影響完工時程」!

這條原先被營建署評估為不可行的路廊竟然在一年之間由同一家顧問公司評估為可行,且硬要在八十八年度至九十年度快速執行完畢,其間的過程我們不願去作任何聯想,但行政部門倉促採納這個粗糙決策則有必要加以檢討。七十八億的淡水環快很明顯地和淡水捷運具有排擠效應,更不用說捷運公私計畫興建的淡海支線與淡水環快之間的排擠效應了。這種競合的影響難道真的不需要進行環境評估嗎?

而淡水環快的興建將嚴重破壞二個重要的保護區:關渡水鳥保護區及紅樹林自然保護區,但行政部們對於紅樹林保留區的問題,認為「因已無其他路廊,故保留區問題必須請農委會協助尋找可行之解決方法」。我們認為,《文化資產保存法》的規定十分清楚,自然保護區的開發受到嚴格的限制,因此應該以其他路線(例如台二線拓寬)或其他方案代替,而不是要農委會想辦法,難不成又要農委會修改保留區的範圍,亦或要修改《文化資產保存法》?這種工程掛帥的手段和花東海岸台十一號拓寬工程及南部橫貫公路的做法是如假包換的,也在在說明行政部門粗糙的工程建設觀念。

如果上述這些重大影響都不足以讓淡水環快必須進行環評,那真是反應了台灣行政部門工程掛帥的天真(但可怕的)想法,也反應了人均所得逐年增加的台灣奇蹟只不過事建構在犧牲文史環境的破壞性發展上。如果真是這樣,《環境影響評估法》可以不要了,環保署也可以解散了。

註:此文已發表於1997/05/13聯合報『民意論壇』

< 回上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