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決反對為 淡水環快 量身定製的淡水河河口段治理計畫
前言:台灣省水利處於一九九八年九月七日假台北縣政府舉辦「淡水河河口段治理基本計畫」,會中焦點竟然全與治理計畫無關,而是「河川治理計畫線(堤線)」的確定,而省水利處坦承淡水河口段並無築堤必要,只是依法堤線的確定與公告,可能牽涉用到水利用地的工程才能進行。

而結果主席報告時說溜了嘴說中央催促著要辦理,所以省水利處煞有其事的提出「淡水河河口段治理基本計畫」真相終於大白,事實上就是假治理之名,行偷渡解套淡水環河快速道路之實。

行動聯盟對此表達不解與不滿!在此我們提出下列主張與兩大訴求,呼籲省水利處正視也提醒輿論大眾共同關心。

 

將淡水河行水區強行區分為治理計畫線內之水道和計畫線外洪泛區之違法和不當

dot4.gif (381 bytes)「水利法實施細則」第十六條之一:

「本法所稱水道,係指江、河、川、溪、運河、減河等水流經過之地域。」

dot4.gif (381 bytes)「水利法實施細則」第一四二條:

「本法第七十八條所稱行水區,係指左列情形:一、已築有堤防者,為二堤之間之土地。二、未築有堤防者,為尋常洪水位達到地區之土地。」

dot4.gif (381 bytes)「水利法實施細則」第一四六條:

「本法第八十三條所謂尋常洪水位,係指五年內洪峰高度出現次數量最多之洪水位。」

dot4.gif (381 bytes)但是省水利處八十七年八月的<淡水河河口段治理基本計畫(稿)>中,將淡水河口右岸現有行水區(包括滬尾漁港岸邊、渡船頭岸邊、淡水捷運站岸邊以及紅樹林水道等)均劃出所謂的水道治理計畫線之外,而且統稱之為所謂的「計劃洪水到達區域」,其顛倒事實之作法,令人無法接受:

  1. 上述被畫入所謂「計畫洪水到達區域」都是尋常的行水區,也是每日潮汐必定到達之地區,其為法定之行水區無庸置疑。換言之,上述之區域正是堤線外之行水區。在尚未檢討及修改水道之前,水利處竟私自以變相之手法減縮行水區,外移堤線。其已觸犯「水利法」第九條「變更河道或開鑿運河應經中央主管機關之核准」之規定。
  2. 而其所謂的「治理基本計畫」中,只保護「水道治理計畫線」內之土地,而棄守計畫線外之土地,竟稱「如作為其他建築用途,應自行有適當之防範措施」(第十三頁倒第三行)。其已觸犯「水利法」第七十五條和第七十八條之規定。
  3. 其實,該<淡水河河口段治理基本計畫>中所稱的所謂「計畫洪水到達區域」(或又稱「水道治理計畫線外之洪氾區土地」),應是「水利法實施細則」第二十條第四款「水道流域區域內之洪水及泛濫地區,得按地理環境劃為一個或若干防洪區」條文中的「防洪區」。但該<淡水河河口段治理基本計畫>第五頁(貳、治理計畫原則:一、洪水防禦方法與措施)已明白指出:「水面寬廣,發生洪泛情形不多。且沿岸地勢尚高,兩岸200年頻率洪水量可能到達區域,均為紅樹林保護區或受潮汐影響之河川行水區,尚毋需築堤保護。因此本河段未布設防洪工程」。換言之,水利處既已明白該河段目前並無洪患之威脅無需布設防洪措施,但卻又畫蛇添足的規畫了一大片的「洪氾區」(應是「防洪區」),而且竟把「行水區」劃作「洪氾區」,其謬誤之至,真令人不敢相信係出自水利主管單位之手!
希冀省水利處能善盡淡水河水道防護之職責

dot4.gif (381 bytes)淡水河右岸岸邊行水區常年來不斷受到侵佔和破壞,甚至在其上建造水泥建造物,但主管機關從未採取任何制止行動或防範措施,其已觸犯「水利法實施細則」第一八四條「水利建造物或水道,因主管機關或負責人員疏忽職守,致發生公共危險或損害者,應依法懲處」之規定。今欣聞水利處終於有意治理淡水河水道,是否在提出「新的」計畫之前,先把「舊的」職責執行完畢?以履行「水利法」第七十三條至第八十三條所規定的「水道防護」的職責?不然豈不再次招致世人和輿論的物議?或更傷及省政府的聲譽?

dot4.gif (381 bytes)該<淡水河河口段治理基本計畫>,其實是假「治理河道」之名,行「淡水環快」之法令限制解編之實。其證據如下:

  1. 該<淡水河河口段治理基本計畫>在右岸所劃出的所謂「洪氾區土地」,正巧與「淡水環快」的計畫路線相吻合。而「淡水環快」的可行性評估報告書中就曾明白向水利單位要求「堤線配合路線修訂」。這種削足適履的修法做為,簡直視法律於無物!不幸省水利處竟以這種移花接木的手法,棄守專業倫理,向惡勢力低頭!
  2. 根據法律規定,水利單位在平時應積極保護水道,嚴禁任何妨礙水流之行為,在防汛期應保持警戒並於緊急情形時指揮搶救。這才是水利單位水道防護的本職。但今省水利處竟放著本職不顧,忙著為其他單位作嫁,如該<淡水河河口段治理基本計畫>竟以三分之一的大篇幅大談其「配合措施」,尤其主要是配合「淡水環快」。可笑的是「淡水環快」的「路堤案」早就被交通部否決了,而該<淡水河河口段治理基本計畫>仍然「忠心耿耿」的提出其「配合措施」,如第十五頁第八行「路堤前坡臨水側預留親水設施布置空間」、第九行「路堤斷面美綠化」、第十行「路堤加設景觀越堤設施」等。
  3. 這種「量身定製」「別有企圖」的治理計畫,果真是為治理淡水河道嗎?如此縮減河道,極可能而造成洩洪排水問題而導致大台北地區的洪患,豈可不謹慎乎?豈可為了一條道路的興建而違背法律、棄守水利專業職責?更使大台北地區陷入新的洪患夢靨,豈可不慎乎?

< 回上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