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情書

受文者:
               暨各相關府會、黨、政、社團、媒體。

主旨:查平溪棄土場,安全堪慮,為防暴發土石流、水患、或地變,危及下游住宅,請聯繫、督導有關部門,預做防災演習。      

說明:依據平溪居民4月29日存證函,6月3日抗議書,及6月 日申訴案。綜合研析認為,台北縣平溪棄土場(八六北府工建字第一九三六七四號)核准範圍二百二十餘公頃,稱冠全台,亦為北縣山坡地目前最大之開發案,面積略近半個永和市,位基隆河平溪鄉境,水源、水質、水量保護區源頭山谷,年平均降雨量超過五千公厘,為台灣平均值的二倍,居全國之首。乃違憲、違法、違章(毀滅河川,竊占公有河道,規避環境影響評估)下,因陋就簡,病急亂投醫,聽信小人讒言,打壓、哄騙、欺瞞、恐嚇、利誘、偽造文書後之產物。自營運迄今,規模迅速擴增,環境弊病頻生。如地層滑動、河川污染、淤積、優養化,甚至出現熱島效應,經管單位,仍執迷不悟,值此梅雨、颱風鋒變湧增之際,隨時可肇巨災。生命無價,不能因業者持有假合法證照(未經環評)而不理會外界之呼籲。以竊占國有河川地(地號:石底段柴橋坑小段一○四──四號),誑稱沈砂、滯洪建造的鋼筋混凝土埧而言,論容量、功能、安全與管理,令人極度擔憂基隆河的未來,及緊鄰的平溪、嶺腳、石底三村千餘人安全。而場址因棄土日增,危機也日漸加重,硬體設施普露瑕疵。更糟的是,位谷口河道上,目前有新橋施工中,置河排水涵管,斷面嚴重不足洩洪,威脅下游至巨。僅舉數例略陳,懇盼權責機構重視,速做因應演練。

  1. 沈砂池容量與標準相距甚遠 現有上下兩池,沈砂高度計至溢水管底,約可容砂一千立方公尺。若將其管堵塞,水位升高到溢洪道,也只增至六千立方公尺左右。按水土保持技術審議規範計算,柴橋坑小段棄土帶全部開發,加上未棄土區部份(含竊占國土埧址以內集水域),以永久性(因業者以鋼筋混凝土築埧,圖謀長期性開發)沈砂池最小值估之,約需五萬三千立方公尺;現狀則要二萬六千立方公尺以上,事實與需要,落差頗大。何況本地又為保護區,在基隆河源頭陡峭地帶,雨量多,自然沖蝕率大,應以永久性沈砂池最高值佈設。竊占公地的下池,長約兩百公尺,面積雖大,純做樣板應付檢查,中看不中用,因池底距溢水管底僅高一米多,且受河流坡度影響,容量有限。兩池沈砂有效和與需備量相較,如文前所列、僅其零頭而已。
  2. 沈砂池設計不當,功能有限 因沈砂效果,取決於大小、形狀,並得依據流量、推移質砂礫量、外形、上游河床坡度、淤砂度、地形、入場角度而定。且棄土場土質來源多元化,而河川屬天然排洪道,流速亦較快,在主流道上沈砂,粒徑、比重不同,沈降速度也各異,哪是竊占國土築個埧即能交差。承辦人員不知憑何做准?尤其每當工程須入河道施作,或微雨施洒,下游即全溪泛黃。同為河源降水區,在石底橋觀看兩溪(施工區與基隆河)匯合之水色,涇渭分明,形成陰陽河奇景,開發之水土保持良否,於此一見便知。業者聲稱從未因污染被告發,且將利用竊占國土、涉及公害興建之埧,申請排放水許可執照,簡直膽大妄為。前者有案可稽,縱使官商以技術性化解,仍有脈絡可尋;而後者若不慎察,將贓物核照予業者使用,簽審官員,將共負其罪。
  3. 土壤流失驚人,基隆河永無明日 依國科會「禍從山上來」一書所載,令人咋舌,內述山坡地開發成農地,每年每公頃土壤流失量為四十五至四百五十公噸(約為自然沖蝕一千倍);欱開發成高爾夫球場,施工過程流失量更高達開發前之二千倍。即使裸露地表恢復綠色草地,土壤流失量仍為未開發前的十倍。平溪棄土場原為覆蓋完整之天然林區,現已開闢二十公頃左右,若以上述全裸地最低值除以一點四(土壤假比重)換算成體積估之,單就棄土區,現況每年流失量,約為一二九萬立方公尺,僅極少數被攔截,大多化整為零,流向基隆河,沈砂池只是聊備一格。當規劃區六十餘公頃全部棄土後,每年土壤流失量將高達三八六萬立方公尺以上,超越基隆河汐止段擬清除運往此處之淤泥三五○萬立方公尺;如採用最高值核算(將數字乘以十倍),更可將島內全年棄土量,比到一邊去。目前由於流失均勻,散落在基隆河沿線八十六公里河道上,短期尚不易被察覺。北縣府水資源局不斷授意廢土放置於此,作為填埋河川之用,自來水公司更附和對水質無影響,但平常卻直嚷,污染嚴重、處理費時、成本增加…原因何在?是否欲開水土保持新潮註解,做為永續經營之醉家示範,恐怕只有承案之官商知曉。另由水資源局年度預算急脹至全經濟部之半,顯然問題重重。
  4. 無力滯洪,下游遭殃 沈砂池與洪池兼用,就體積論,前者已杯水車薪,後者更形同作秀。依業者自述,以當地之暴雨流量設計,每秒為九立方公尺,準此,則掏空庫容納洪,暴雨一臨,約十二分即呈滿載;換以氣象局暴雨標準求算,也不超十五分鐘,而後只好任其氾濫。棄土區若不幸演變成土石流,以六千立方公尺之容量,如何抗衡三百萬立方公尺之廢土流,能擋掉多少,指可數。行政院公共程委員會郭先生,二月一日赴現場採災時發認為,本場促進公共工程,具有很大功能,完全置公害於一旁,若針對此點深思,還真不賴,如增加邇後基隆河永續之疏浚作業、築堤、防洪、救災、水質淨化…面對即將為患的N次公害,只要保持火車頭續動,官商不愁沒有公共工程可做,汐止段之清砂作業,只是深陷泥淖之開端。若因故肇災,則歸因天災,逃過一劫,則誇稱埧功能發揮,此種兼具黃山與黃河「笑」能的開發,自愚娛人,何其可悲。
  5. 輕率築埧,引發地變 涉及竊占國土之埧,被疑與去年10月25日柴橋坑「走山」,造成大面積地層滑動、毀屋一間,有因果關係。蓋因埧址屬石底向斜槽底破碎帶,大量洪水受阻壓入地層竄流,削弱下游岩層負載能力,致引發大規模地變。迄今此案,有關單位依然不敢面對,僅能以環境地質圖所載現象,權充擋箭牌,欺上瞞下,日混一日,終非辦法。而今又值雨期,地下水的流向與累聚,將成為一顆不定時之炸彈,豈能不察。
  6. 竊占排污,洗錢新法 包含竊占國土築造之沈砂、滯洪池,皆位大集水區主流道之向斜底附近,功能不足、不當亦不佳,業者縱然舌璨蓮花,也敵不過事實之為禍。試以容量解套,升高溢水位,將導致岩層灌入大量地下水,以支解總量,因流量與流速非其所能控制,遇豐水期,更是洶湧澎湃,仍無助改變黃禍下延,土保水清。若大急流沈砂可行,中共之黃河,早就可治。埧內雖可留置少量沈砂,迄今未見清砂記錄。據內部傳出之消息與當地住民走告,業者皆在深夜或雨天,開啟池底排砂閘門,趁勢大量清場,遙向基隆河天女散花。平日水色灰黑,只是開胃菜,雖屢經民眾檢舉,此縣環保局卻常以被告無地址(經查全台有登錄之棄土場,皆只有地段號,而無戶籍地址)為由,逕予否決,或限定一星期內,只能舉發一次,檢查一次,餘則無效之變相護航。且前去查訪之員,也擇黃道吉日吉時出巡,怎能冀望有所結果。此點若未改進,顯涉失職、圖利,環保局如同幫兇,無法御責。另在無損地層穩定下,鉛封排砂閘門,並定期派員監看清砂,亦可防止前述之丟包,惜未被考慮,要業者自律,只是天方夜譚。而更令人憤怒不平的是,縣府欲出資清除,由場內續流入基隆河,在平溪附近累積之污泥,運回場址循環利用。俗語說:「冤有頭、債有主」,業者疏失,理應該罰,並以道義善後,那知竟成官商另類洗錢方式。本地驚人的排污量,北縣工務局長吳澤成,於去年10月25日,在華視新聞廣場節目,受訪汐止水患時,即有陳姓民眾電告,無奈置之王理,令人大惑不解。
  7. 施工廠商,自承危機 由於平溪棄土場是將柴橋坑溪谷,攔腰截斷往上游填埋。業者為求省時、省事、省錢,僅以一百二十公分直單孔涵管置河排水,欲收納上游約百百六十公頃集水區之逕流水,稍有見解或世居當地民眾,皆認排水容量不足;且業者為穩定護坡,施造之加勁擋土牆,也因土方急速堆高,夯壓不足,植生跟不上進度,邊坡時現剝離、陷落。上述二項缺失,在承包商東石營造的施工計劃書內,亦坦承有嚴重缺陷,而監管部會,知情者不乏其人,如行政院公共工程會、農委會、環保署、營建署、台北縣政府工務局、省自來水公司第一區管理處,於年初的勘災安檢,已充份明瞭所蘊危機,惟心照不宣,隱情待解。
  8. 學者專家,悲觀忠告 因棄土填河數十公尺深,土壤滾壓也僅止於蜻蜓點水式,在邊緣施作。進場土方質地不一,常見之整地問題,日益增多,也日漸惡化。如排除地面水之集水井、集水管,因側壓力、不均勻沈陷等因素,將陸續折斷、封閉作廢。埋於溪底之涵管,是否禁的起日增之巨大土壓力,尤其令人懷疑。而側壓、沈陷也將致涵管錯置、脫節,甚至壓碎,造成水流阻塞或衝擊管外,自覓流徑,形成喀斯特現象,諸多可能,危及公安。以元寶瀑布舊址,連接落差河道所造豎井,在往上延伸若干高度後,即不明原因,予以封閉。事實上,深埋溪底暗管預設之清理、檢查口,已見風轉舵陸續封填,無法進入窺視,只能以其它方法臆測。現場能見之陰井,高度皆短,僅供循例備查,顯見弊病非同小可,地變後臨此之專技人士,皆對場區安全,發出憂心的建言,惟被淡化、擱置。營建署且誓不信邪,先輕描結論,再降低層級,將皮球丟給台北縣政府,要其自行重做評估。頗有不至稱心死不休,令人遺憾至極。
  9. 功能更易,險狀未解 做為攔截兩側山坡逕流水之截水明溝,頂部陸續加蓋封閉,山水直接匯向場內下滲,原定功能大減,所圖為何,城府頗深。即使將溝往上游導向河道,取代下側暗管排水,也無法卻除原始谷底之地下水,所潛藏的不利因素。財團走險棋,毀林、埋河無人敢苟同,縣府農業局與工務局,雖居亨哈二將,仍左右力挺大自然是否領情,有待歲月考驗。
  10. 伸入煤區,禍源增大 目前施工已入昔日廢棄煤坑地帶,地下坑道如蛛網密佈,天然林不斷砍伐,河道一寸寸消失,相形之下,雨季逕流提昇,洪峰加大,空心的地底,頭重腳殘,大腹便便,肚水難消。官員未顧環境倫理,垂首陶醉在業者之說詞,好自在、靠的住…對外無所不談,有時尚可代為圓謊。若未慎察,囫圇吞棗,釀生腹瀉,恐將牽一髮而動全身,產生連鎖效應,後果難料。
  11. 著書詮述,表裡不一 農委會曾於81年和中華水土保持學會及台灣省水土保持局,共同編寫「水土保持手冊」供各界參考。內中明載山谷棄土場,上游集水區面積以不超過二十公頃為原則。本場非但違反常理,予以核准超大量,且可未經環評,公然伐林、填河,若未人謀不贓,有誰相信?農委會口是心非,自毀立場,乾脆改名「膿痿會」以應其實。
  12. 新橋施作,監督欠妥 位於平溪鄉公所正前方,建築中的跨河大橋,為利施工,於河中置放排水涵管三孔(直徑各一公尺),上方再築造施工架。但以本地歷年汎期經驗,推論總排洪量不符所需,相差數信。三年前即因土地未決,偷渡施工,中途棄置,涵管不及泄洪,遭水流沖至下游。本次重建仍未改進,冒險築設,迄今河谷已滿佈鋼架,上游只稍流下一棵枯樹、廢竹橫置,即生連環堵塞,水位升高後,仍將受阻於棉密的施工支架,而後污物陸續湧至,上方的棄土場也將加大洪量,正下方千餘居民岌岌可危,一旦成災,後果不可收拾,此點令人心焦不已。

目前棄河造山工程,日益龐大,以民間國建工程稱之,當之無愧。惟生態遭殃,安全堪慮,業者暗裡竊笑,官版說詞執是執非,自有可議。救人如救火,功過擺一邊,防災最優先,有關單位,宜做沙盤推演、詳加規劃,並仿日前在新店市安坑青山鎮頂城社區山坡地住宅防災演習,參酌本地特殊之狀況,如大規模疏散、安置,使民眾參與,熟稔臨禍時之應對,將災害降低至最輕程度。亦可借機操兵演練,教育各界,並趁勢備足救授器材,利國利民,何樂不為。

申請人:

連署團體:生態保育聯盟總召集人林聖崇

重返  平溪廢土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