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院長 你被騙了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賴偉傑

一) 於1994年,當時核四預算一次編列八年預算1125億元送審,當時台電公司與經濟部是對外(包括立法委員)承諾未來絕對不會追加預算的情況下,才獲得當時的執政黨國民黨強行護航過關。然而現在2000年,台電就宣稱預算至少要追加將近四百億到2082億,這樣對得起當初被騙的支持核四的委員嗎?難道台電現在又要像1994年一樣保證不會再追加?未來繼續追加怎麼辦,到時已投資更多,是不是更難喊停?那麼立法委員甚至全民不就變成形同肉票被綁架?

(二) 核四施工進度眾說紛紜,有的說百分之十幾,台電說百分之三十幾,到底施工進度的定義是什麼?貢寮鄉民不斷反應台電在核四再評估這段時間違法拼命趕工,(如核島區、重建碼頭、蓄水池一天24小時施工,根本未考慮施工品質,更將台灣法令、安全於不故,違法從大陸溫州港直航運送砂石且動用海巡署緝私艦護送到貢寮鄉核四重建碼頭、不理環保署的停工令,加速砍伐山林等),試圖趕上對外假報的進度,以造成所謂的既成事實,並大量縱容包商進料,造成圖利廠商未來求償?


(三) 唐飛院長說:核四比核一、核二安全十倍,到底依據是什麼?因為根據得到的一些資料,核四ABWR機組安全性令人擔心:

 

1. 根據日本柏崎電廠報告:柏崎電廠六號、七號機(ABWR,與核四同型機組)運轉三年半、三年以來,跳機次數是日本所有機組平均跳機次數的兩倍(日本每年每機組平均跳機0.6次,而現完工的兩座ABWR為每年每機組平均跳機1.2次

2. 根據監察院糾正案(公告:中華民國八十八年四月三十日,發文字號:院台財字第882200234號)糾正文中調查指出:「據核能單位八十二年間內部研究報告對改良式進步型核反應器有如下之敘述:『在過去九年間,美國境內亦無新核電廠之訂購,故使得進步型輕水反應器發展受到紙上談兵之譏,而因其係將過去世界上多年來之運轉經驗與設計缺失回饋,且將其整合改善,集各國之大成,故又有『好高騖遠』之虞。再者因其採用進步型說法,更引起各國採用相當程度之類似改善設計業者之反感,並質疑其是否為經驗證之設計』。在改良式進步型核反應器是否更為安全獲得確認前,台電公司與原能會卻即行採用此機組,其妥適性、安全性,誠令人擔心。若如該二單位所稱改良式進步型核反應器係更為安全之設計,為何美國電力業者不採用?而且據說美國於一九九四年給予設計許可,是因為美國幾乎不會再蓋核能電廠,但奇異公司急於外銷ABWR,且因應奇異要拿下核四的生意才讓他通過(核四運算解凍於一九九四年)。(Laka Foundation,1998)

3. 根據日本CNIC研究ABWR機組的報告指出:「…柏崎市6號、7號機所採用的ABWR,與其被說成是『先進式、改良型』的反應爐,實際上都還只是在試驗階段的『試驗機』,我認為根本就只是為了顧慮經濟性合理性而拋棄了重要的安全考量而設計出來的『缺陷爐』。
a. 就發生多次事故來看:柏崎刈羽電廠中的六號機組在運轉3年半(1996年11月運轉)、七號機組在運轉3年(1997年7月運轉)的期間內,卻因為分別發生了5次及3次的跳機意外事故而被迫停機。這些事故多以燃料棒破裂引發輻射外洩等重大事件為特徵。其中因為冷卻水循環系統故障而發生事故,各為一次。還有因為燃料棒破裂而引發輻射外洩事件的,六號機就發生3次,七號機則為一次。可以說發生事故的頻率比國內其他機種的發生率還要高。這件事連電力公司也不得不承認,由於無法瞭解的原因,(一直無法找出特定的原因),沒有意義的對應處理措施目前已經終止。
b. 就設計圖與設計理念來看:ABWR的設計僅僅是為了降低經濟成本而考量的,完全損及了安全性設計合理化。這裡可以舉一些例子。例如:為降低成本而強調原子爐壓力容器的徹底小型化(號稱使施工方便),但因為將爐心規格縮得過小,卻讓爐心壁與外部圍組體之間產生過高的壓力,嚴重損及了安全性。此外,甚至將過去使用的精鋼煉製的爐壁以較便宜的鋼板,內襯加上水泥鋼筋的組合;制御棒落下時的限制器,必須插上的安全裝置(卡筍),也因此受到空間的限制,原子爐水位變動容許值就變小了,使得在變動發生時,容易產生緊急跳機。而為了省錢,忽略了安全的重要性,這樣的例子是不勝枚舉的,最具象徵意義的是,例如排氣塔高度過去皆為150M 高,竟然節省為一半不到的73M,為了追求經濟發展,讓廢氣與放射塵落較近的地方,完全無視於當地居民的健康福祉。

(四) 唐飛院長說核廢料問題即使不建核四也有核一二三的廢料須處理,但是事實上,在外國建電廠就是只有電廠,在台灣建核電廠就偷渡一座核廢料儲存場,而且將來停止運轉後多了一地核污染廢墟。台灣的核廢料處理最終處置廠一延再延,講白了就是先拖再說,有問題就推是環保團體阻撓,殊不知台電境外處理計畫曝光等,除了是美日利用台灣作先鋒打手外,台灣的國際名聲因此惡名昭彰,並進而被韓國等國在其他國際組織以抵制相待。而境內處理以錢來威脅利誘,讓原住民部落或若是鄉鎮陷於出賣子孫的羞辱中。而且台電現在更用焚化爐焚燒核廢料,並對外說是「減容」,而此完全沒有法源依據可以這樣做。而台電更趕在五月初新政府就職之前提出變更設計,計畫要在核四預定地內炮台山旁設一核廢料儲存廠,此事地方完全不知。請問部長是否應向院長據實以告,以免院長在立法院備詢用舊就政府時代的舊資料替錯誤的政策背書

經濟面:

私下探詢多位投顧公司關於股市與產業界對核四議題的態度,得到的答案都是產業界對於核四興建與否並沒有特別的看法,畢竟這個議題是老問題已吵了很久,大家關心的是電力供應會不會有問題,而這點在新政府釐清及再三保證核四不建不會有缺電問題後,投顧業者透露,股市隱然有廢核四概念股蠢蠢欲動。

一是省能省電的光電類股;二是與太陽能產業前景有關的矽晶產業、蓄電池、市電併聯纜線;三是再生能源燃料電池相關的電機類股;四是民營電廠、汽電共生業者。這些橫跨「傳統類股」與「高科技類股」產業都預期將會在廢核四定案後前景看好。

例一:
2000.5.21經濟日報報導《發光二極體 省電一把罩》
「…近期新舊政權為了核四是否暫緩興建,引發激烈爭論。….工研院曾特別針對LED應用做了一項調查,發現在同樣亮度的基礎上,LED用電量只有傳統燈泡的四分之一,因此,若將全台灣的交通號誌全部更換成LED,省下的電力,幾乎可以少蓋一座核能電廠,由於這項研究當時會嚴重衝擊台電的核電政策,因此工研院一直不敢對外公布這項調查結果。
而第二天光電類股漲停板

例二:
2000.09.17  工商時報《核四可能停建電力概念股來電》
「…延宕多年的台電核四案,停建聲浪高漲,核四一旦決定停建後,國內電力供應將更為吃緊,市場預期民營電廠、汽電共生廠商可望受惠,昨日相關個股亦表現相對抗跌。擁有和平電廠的台泥以平盤作收,台塑、南亞、台化因投資麥寮電廠,股價也相對抗跌,上櫃公司台灣汽電共生更是一支獨秀,終場以漲停板收市。」
就德國今年在紅綠政黨協約中的兩項聲明:「終止核能使用」的目標要愈快達成愈好;不採取補償,而以與電力集團達成核能電廠停機共識來終止核能。其中很重要去說服全德國社會的事實是:

1.發展再生能源產業能增加更多就業機會
在面對「終止核能使用」將使核能工業的就業人口面臨失業危機,增加失業率的疑慮,紅綠聯合政府所提出的論點是:終止核能使用之後,對核電設施的投資將會轉移到其他發電方式上。在工作機會的計算上,以再生能源作為核能的替代方案將提供遠比核能電廠所能提供更多的工作機會。在1999年,能源部門(礦採、煉油及電力等)提供德國就業市場401,600個工作機會,其中電力供給部門即佔229,000個位子。核能雖然提供將近三分之一的總用電量,但核能工業卻只能提供37,700個工作機會,佔整個能源部門的十分之一不到,與電力供給部門的總就業機會相比,也是相當少數(見表格 4)。比較於其他再生能源的電廠,單單風力發電,其在1998年雖然只涵蓋總發電量的百分之一,但是就提供了10,000個工作機會。總計再生能源的發電方式,如風力、潮汐、太陽能、沼氣等,將在未來的就業市場提供約20萬個工作機會。「失業率」在德國與大多數歐洲國家是目前最急須解決的內政問題。就業率的提高與失業人口的降低,幾乎等於執政黨的票房保證。因此,以再生能源創造就業機會要拜終止核能使用所賜。

 

核能工作人口在能源與電力供給部門所佔比重

德國能源部門工作總人口數 410,600
電力供給部門工作人口數 229,000
核能市場工作總人口數 37,700
其中與核能電廠直接相關工作人口數
核能電廠內
核能電廠外
11,600
8,000
3,600
其中與核能電廠非直接相關工作人口數
安檢人員
26,100
3,000
外包工作人員
研究人員
核燃料相關工作人員
核能技術外移相關工作人員
16,000
1,100
3,000
3,000

資料來源:Angaben der Energieversorger, BMWi, 1999

2. 「終止核能使用」的急迫性 - 攻佔再生能源的研發市場;「永續性的電力發展」中,「核能發電」與「再生能源產業」是互斥的
在這個考慮到經濟成長、充裕的電力與再生能源技術發展的面向之下,德國紅綠聯合政府主張「終止核能使用」可行性與必要性,主要集中在以下幾個論點:
1. 今天在電力供給上的新典範是「永續性的電力發展」,首要工作就是對再生能源發展技術與增加投資,並終止核能對環境與健康的破壞。
2. 在國家補助及不考慮社會成本的條件下,以核能發電來提供低廉的電價,是大型電力集團佔有市場的手段。在立即利益的考慮之下,可能對再生能源,這個具有未來競爭力科技的投資與發展產生相當的阻撓。所以,為了加速發展再生能源為未來主要電力供給的方式,並同時以其來達成「防止氣候溫暖化」的目標,必須終止核能使用。
3. 終止核能使用的目標並不期望在短期之內就可以實現。但在幾年的時間內,此計畫會因為對能源經濟與生態上所帶來的實質利益而得以實現。
4. 終止核能使用不以經濟沈痾作為交換條件,而是以新能源作為替代方針,以確保工作機會、能源生產及環境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