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推薦文章
下一個輪到誰? – 在恐怖攻擊行動風險下的核能電廠*


胡湘玲(德國博士後研究)

 一架被劫持的飛機衝進人潮洶湧的世界金融中心?別傻了!又不是外星人攻擊地球的好萊塢電影。在「現實生活」中,誰會認真計算這種事情的發生機率,還有可能造成的後果?可以這麼說:在九月十一日紐約世界貿易中心遭到恐怖攻擊之前,惡夢成真的驚駭,其實還在想像的範圍之內。

 在紐約世界貿易大樓傾倒之前,我們大約可以遵循經驗或尋求專業來判斷,在什麼樣的地方可能遭遇什麼樣的危險。例如:在芝加哥發生大地震的機率小於洛杉磯;佛羅里達州遭颶風侵襲的機率大於美國內陸。然而,什麼樣的經驗跟什麼樣的專業知識可能告訴我們:哪裡會是恐怖份子下一個攻擊的目標?又會造成什麼樣毀滅性的傷害呢?

 凡是會傾倒的,會爆炸的,眼前都可能引起最大的經濟損失。一個發生可能性被估算為微乎其微的風險,現在已經成為「日常」的危險。當意外變成可能,剩下的就是價錢的問題了。航空公司、化學工廠、石油企業、核能電廠與海運集團都面臨一個緊急的問題:他們可能再也付不起營運的保險費用。而保險公司也擔心,他們恐怕承擔不起過高的理賠。在意外發生之後,在高科技範疇長久以來被忽視的安全性問題,瞬間被凸顯與認識。突然之間我們也才發現,原來這個眼見處處繁華的昇平景象是這麼容易受傷。

 在最重視風險計算的保險業,一向認為最難估算的損失來自於天災。在九月十一日之前,一般也都相信:最大的損失是來自天災。1992年Andrew颶風席捲美國加州,保險業者付出了高於190億美金的理賠金額。1988年日本大地震,累積的保單也高達30億美金。也難怪「再保險公司」聘請地球科學家,應用大型的資料庫,就是為了計算在何時何地,地震或者龍捲風發生的機率。然而,九月十一日以後,風險將以完全不同的概念被計算,也以脫離常軌的方式被認知。遭恐怖攻擊的風險有多大?可能造成多嚴重的損失?這是一個完全缺乏資訊的領域。全世界風險相關的研究團體目前所專注的一個問題:我們要如何保護自己?航空公司加強安檢措施、機場增添更好的X光儀器、化學工廠把圍牆加高。核能電廠呢?核能電廠遭恐怖攻擊的風險有多大?可能引起多嚴重的後果?

 在布希政府的政策下,核能在美國仍被稱譽為重要的電力供給來源。在電廠經營者幾乎沒有想到恐怖攻擊發生可能性的情況下,美國103座運轉中的核能電廠現在必須立即面對的,就是電廠的安全問題。其實美國的核能界相當清楚問題的嚴重性。在九月十一日恐怖份子展開攻擊行動的當天,美國NRC (Nuclear Regulatory Commission) 就指示核能設施的運轉條件必須列在「最高安全要求層級」。核能電廠前將加強武裝巡邏與進出管制,並限制附近的道路交通。甚至為因應電腦全面當機的可能性,Y2K的教戰手冊也要從抽屜裡再拿出來。

 針對恐怖攻擊可能對核能電廠的影響,NRC辯稱:「核電廠不是設計來證明禁得起波音757或767的撞擊。」而且,在核電廠安全設計裡根本就忽略空中攻擊的可能性。國際原子能組織(IAEA)似乎也突然發現核能電廠在安全上的問題,於九月二十一日宣告將全面加強與檢測核能電廠對恐怖攻擊行動的防禦計畫。然而,在九月十一日之前,布希政府對核能電廠的安全計畫其實有著完全相反的佈局:今年秋天起,美國所有核能電廠的防止入侵安全步驟,將脫離NRC防暴小組的監管,放手由電廠經營者自行負責。也就是說,布希政府授權給電廠經營者去各自表述,他們能把核能電廠營運到多安全的地步!

 美國反核團體對這項「自我管制」的鬆綁措施已經抗議多時。NRC於九月二十一日所提出的數據也證明他們的憂慮:在1990年代針對68座核能電廠所進行的安檢中,只有不到半數可能有效阻止入侵行為。根據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的報導,其他案例顯示,即使核能電廠已經被事前告知將進行安檢測試,安檢人員仍然能夠突破防哨,到達核能電廠核島的敏感地區。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US News and World Report)雜誌也指出核能電廠所隱含的其他風險。例如:聘用有暴力犯罪前科的工作人員,或者核能電廠重要設施的外牆,根本毫無抵擋爆炸的能力。
這些場景不是來自幻想。從1978年到現在,在美國就至少有30件揚言攻擊核能電廠的案例。在1980年代,亞力桑那州(Arizona)Palo Verde核能電廠的四條輸入電纜就有三條被破壞。去年在福羅里達州就有一個判例,一名民兵以偷來的武器試圖癱瘓Crystal River核能電廠周圍的電力供給。1993年,一民精神失常的男性開車長驅直入美國三哩島核能電廠,最後甚至還抵達渦輪機房。很明顯的,三哩島 – 這個在1979年差點發生爐心融毀事故的核能電廠,在1993年又再度遭受嚴重的威脅。九月十一日,當被劫持的飛機以近距離飛過,三哩島核能電廠空中防禦系統的警報大作,同時也啟動了汽車炸彈的安全防禦系統。但是因為核能電廠的北邊出口停電,水泥拒馬無法放置,足足在三個小時之後,這個安全系統才完成動作。
原來,核能電廠一直是恐怖份子可以輕取的目標!

 在德國,比較老舊的核能電廠,如:Biblis、Stade及Brunsbuttel**,幾乎沒有防禦空中攻擊的設施。即使有,也是針對20噸重的戰鬥機攻擊所設計。然而,噴射客機加上燃油的總重量卻高達170噸。因此,德國反應器安全委員會主席Lothar Hahn警告,如果有一架噴射客機在核能電廠上空失事墜落,「沒有一座核能電廠可能平安倖存」。根據德國德國環境與自然保護聯盟 (BUND) 的估計,一旦恐怖份子攻擊一座運轉中核能電廠,所引起的核能災難可能造成四百八十萬人死亡。而核廢料再處理場的情況還更糟糕。在法國La Hague核廢料處理場大概只抵的過一架螺旋槳小型飛機。但是,萬一核廢料再處理場真的遭遇攻擊,將引起四倍嚴重於車諾比事故的災難。僅僅一個最小型的冷卻槽被破壞,就可能釋放出高於車諾比事故67倍的放射性銫元素。

 紐約世界貿易中心遭恐怖份子襲擊所造成的損失,已經高達400億美金。而在德國,如果核能電廠發生事故,保險公司最高只支付五億馬克(約2.4億美金)的理賠,外加國家支付五億及電廠經營者自行負擔四十億馬克。在恐怖攻擊行動的風險下,一座核能電廠究竟要買多少保險,才可能抵付核能災難所造成的損失?這實在是一個目前仍無法回答的問題。然而,保險業界已經採取行動。全世界最大的「慕尼黑再保險公司」(Munchener Ruck)已經取消以往附帶在「恐怖攻擊行動險」中,不必付費的第三責任險。對經營者(無論是核能電廠或行空公司等)來說,這代表成本提高,因為他們必須另外負擔相當保費才能維持營運。對員工來說,這代表在公司控制成本的考慮下,他們失業的可能性大大的提高。對消費者來說,這顯示必須花更多的錢才買的到與過去相等的服務。下一次災難還沒有降臨,但是我們已經必須負擔損失。

 最近,根據民間組織「三哩島警報」(Three Miles Island Alert)的消息,有一個名為「解放戰線第五大隊」(Liberation Front Fifth Battalion)的團體將派出150名敢死隊員,對核能設施展開攻擊行動。這個團體也放話,九月十一日紐約世界貿易中心的恐怖攻擊行動就是他們幹的。九月初,三哩島核能電廠廠區又遭闖入。這名被控試圖放置炸彈的嫌犯供稱:在僅離三哩島核能電廠五十公里遠的地方,就曾經有過一個恐怖份子專門用來對付核能電廠的訓練基地。

 在緝查美國恐怖攻擊行動的組織網絡時,一名在德國Karlsruhe「歐洲超鈾元素研究所」工作的巴基斯坦人立即被列為調查的對象。因為在九月十一日之後,他聲稱:「美國只是一個開始,很快就輪到德國了。」儘管到目前為止沒有具體證據確定他與恐怖份子的連結,但是由於他特殊的工作性質,「草木皆兵」都還不足以形容這個從來沒有被認知為如此緊急與具體的核能風險。

  德國聯邦環保部長Trittin十月九日表示,一旦核能電廠具體成為恐怖攻擊行動的目標,將不排除立即暫時停止全德國十九座核能電廠運轉。但是,什麼時候可以確定核能電廠有「具體」的危險呢?在恐怖攻擊行動的陰影下,在我們的認知範圍內,目前唯一可以確定的事情就是:核能事故只會發生在核能電廠!一旦確定核能電廠有遭恐怖攻擊的「具體」危險,從停機到將燃料棒從反應器中抽出,以避免爐心融毀可能性的整個安全步驟完成,大約需要七天。在確定「具體」危險之後才立即停機,根本無助於控制核能電廠事故的發生與擴大。所以,綠色和平組織、德國環境與自然保護聯盟 (BUND) 及其他環境保護與反核團體共同要求:立刻終止核能使用。

 到底什麼是「具體」的危險呢?是不是綠黨當家的德國環境部長反應過度,過分誇大核能電廠遭恐怖份子攻擊的風險呢?難道德國的環保團體只是想「利用」這次恐怖攻擊行動所引起的惶惶人心,特意強調這個迫在眉睫的風險,意圖達成他們的反核目標嗎?

 下一個輪到誰?在何時?在何地?哪一種設施可能會成為恐怖攻擊行動的目標?我們一向所熟悉,所認知的世界,目前仍無法處理這個脫離常軌的問題。在相同的脈絡下,機率學家或風險計算專家也無法回答「恐怖份子會不會把台灣的核能電廠當成攻擊目標」這個問題。我們唯一還可以確定的是:核能事故只會發生在核能電廠!恐怖攻擊行動無關宗教信仰,不是只有伊斯蘭激進教派才會發動恐怖攻擊。白人極右派組織,北愛爾蘭的獨立運動,天主教與基督教之間的衝突等等,在我們目前所知範圍內,都被列在展開恐怖報復與攻擊行動的可能名單之列。在我們所知範圍之外呢?是不是要等到下一次的攻擊行動展開,我們才又突然從驚駭中醒來說:「原來這也會發生!」這是嚇唬嗎?當然是。就像在2001年九月十一日美東時間早上九點之前,說要摧毀紐約世界貿易中心的嚇唬一樣。

(本文轉載自”當代”月刊第171期(2001.11月號)p.4-9)

*為了不影響閱讀的流暢,內文中將不一一註解出處。本文的寫作主要參考以下網頁的相關討論與報導:
Anti atom aktuell – Zeitung fur die sofortige Stillegung aller Atomanlagen
http://www.oneworldweb.de/aaa/index.htm
BUND – Freunde der Erde
http://www.bund.net/
Bundesministerium fur Umwelt, Naturschutz und Reaktorsicherheit
http://www.bmu.de/sachthemen/atomkraft/verbande.htm
die Tagezeitung
http://www.taz.de
die Zeit
http://www.zeit.de
Greenpeace
http://www.greenpeace.de
Three Mile Island Alert
http://www.tmia.com/
US News and World Report
http://www.usnews.com/usnews/home.htm
U.S. Nuclear Regulatory Commission
http://www.nrc.gov/
Wise-Paris Plutonium Investigation
http://www.wise-paris.org/

**這些德國老舊的核能電廠Biblis、Stade及Brunsbuttel開始商業運轉的時間分別為1976年、1972年與1976年。台灣核一廠於1978年、核二廠於1981年及核三廠於1984年開始商業運轉。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