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台灣不過是日本核能工業的廣告和棋子
----從「第二屆亞洲核能合作論壇」談起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就在台灣選戰激烈對決砲火峰天的最後關頭,以及日本全國陷入太子妃即將生男還是生女的大猜謎中之際,在十一月二十九日由日本主辦的「第二屆亞洲核能合作論壇」,在東京低調地召開,包括日本、澳洲、中國、印尼、韓國、馬來西亞、菲律賓、泰國、越南共九國與會。

  雖然會議內的兩大主題是「永續發展觀點中的核能」以及「輻射應用的合作」,但其實大家都知道,這是日本政府精心為日本核能工業大廠所舉辦的推銷大會,因此會外有來自日本的反核團體、跨國企業污染監督團體、消費者運動團體、韓國旅日運動團體,以及台灣的反核團體綠色公民行動聯盟集結抗議,揭發日本政府意圖成為核能輸出國的行徑。然而,參加的國家自然也是心知肚明,比起第一屆在澳洲舉行,這一次由日本主辦的第二屆,與會代表的層級明顯下降,尤其在所謂部長級會議,出席有許多國家代表是以研究機構身份出席。而事實上,全球經濟衰退,核能電廠的昂貴成本根本乏人問津,另外甚至本來有興趣的國家,尤其是越南覺得連日本都出事、並沒有想像中的高科技和安全,因此會議平平的結束。

  當然,以國際的立場,雖然這不是什麼有重要意義的會議,但台灣因為不是聯合國會員,自然沒有資格與會;然而悲哀的是在某種形式上台灣並沒有缺席,因為台灣的核四廠向美國奇異公司購買反交由日本日立、東芝代生產核能機組,成了日本向其他亞洲國家推銷核電的唯一案例。另外日本政府在這次美國九一一事件後急著修法可派兵到海外,加上日本政府故意曲解法令開始允許輸出核能設備,台灣可能不知核四率先成為第一個即將輸入核能設施,已在被視為是否為軍國復辟的爭議中,成為贊成日本右傾政策的一個引人側目的案例。

  而同時日本反核與市民團體也同步舉辦攝影展與紀錄片展,他們以畫面和影像,反省與控訴關於日本及其他核能工業國在發展核能工業中的種種惡行,包括在澳洲原住民保留地JABALUKA鈾燃料露天開採、日本銀行團貸款的印度鈾燃料與核廢料露天堆置所造成的村民集體病變和死亡、日本即將輸出機組的台灣貢寮生態人文凱達格蘭文化的摧毀、日本境內核燃料再製工廠造成三死三十傷二十萬人掩蔽的一九九九JCO事件、日本六所村核廢料暫存廠所在地的地震斷層威脅,以及醞釀中蘇聯核廢料儲存場所在地之前就是遭受核武生產污染所在地的反省與認知。這種核能工業從搖籃到墳墓處處皆是以犧牲弱勢、原住民的現況透過影像展現,難怪大家要說「沒有核能才沒有歧視與壓迫」,而如此來省視在國際大飯店召開的「亞洲核能合作論壇」,才似乎能真正了解光鮮、亮麗、幽雅背後的核能產業怪獸真面目。

  然而,回到台灣來看,即使在大選激情過後,台灣居然還有連任失敗的立法委員,在最後的院會質詢以核四興建進度來要脅預算,這位立場鮮明其支持者傾向仇日的軍系立委,渾然不知她正在幫日本右傾政府核子輸出亞洲贊聲,令人啞然,令人錯亂;而原子能委員會主動將宣告核電廠將設置禁航區,但為什麼沒有告訴社會大眾,在日本是打算以二十至三十公里半徑為禁航範圍,難道是因為台灣如果比照,松山機場就根本將禁飛的事實太駭人?而今年日本多次地震造成電廠跳機以及十一月七日核電廠爐心冷卻系統失火的嚴重意外,也從未成引起為地質與情況類似的台灣一絲關注。反核論辯的問題,在台灣變成政治口水的激情後,台灣是「非核家園」又怎樣?台灣整體社會真的是個成熟的社會嗎?那些口口聲聲要實事求是、要尊重專業的政黨和政治人物,自以為是的賣力演出而沾沾自喜,在蒙蔽的片面資訊下,根本不過是整個核能工業的棋子而已。

  即使台灣有一百個政客霸佔了兩百個媒體節目又怎麼樣?即使有人說他節目中說的話有憑有據又怎麼樣?關於到底有誰以及如何來告訴我們人民所不知的核能真相,我倒想問問被崇拜的那些媒體偶像和英雄們。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