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非核家園的省思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2002/4/16


全球核能爭議

  2000年的非核亞洲論壇有一個聲明,他的標題是「沒有核能,沒有歧視」(No Nuke, No Discrimination!)。那是因為核能不管是所謂和平或軍事用途,他從原料開採、運送、製造、生產、興建、使用、再製、銷毀、最終處理,總是建立在犧牲與扭曲原住民族或弱勢族群之上。就以亞洲為例,在澳洲原住民保留地JABALUKA鈾燃料露天開採、日本即將輸出機組的台灣貢寮生態人文凱達格蘭文化的摧毀、日本銀行團貸款的印度鈾燃料與核廢料露天堆置所造成的村民集體病變和死亡、日本境內核燃料再製工廠造成三死三十傷二十萬人掩蔽的一九九九JCO事件,以及醞釀中北韓與蘇聯核廢料儲存場所在地之前就是遭受核武生產污染所在地。核能工業從搖籃到墳墓處處皆是以犧牲弱勢、原住民,沒有例外。

非核家園的爭議未了

  而在台灣,有關核四興建的問題,在經過長達數十年的爭議之後,終於在二十一世紀開始,朝野雙方達成建立「非核家園」的共識,但所謂的「共識」其實是相當薄弱並且存在著相當大的歧異性,不僅在政黨間如此,民間的理解亦然。

  非核家園的理念應該對當前的社會主流價值有一份深層的反省思考,包含下幾個層面:在生活面,如代間福祉的問題、鄰避設施是否一定就是公共利益、地方環境與生活文化內涵與價值;在生產面,如單一大型與分散多元電力的思維、核能科技與再生能源科技的經濟附加連動產值、產業結構調整;在生態面,經濟效益與環境正義、經濟發展至上或生態永續性的優先性;以及體制面,如公共政策誰來決定、能源與電業相關法規的制定、既定政策就必須犧牲環境影響評估的落實等等。

  在這種情況之下,如果我們昧於現實,忽略以致於迴避共識建立的過程,其結果仍將無助於對於此一爭議的釐清,因此重點在於如何避免各持己見而毫無交集的爭論繼續漫無止境的延續下去,如何將非核家園的想像從單一的核四存廢問題、核能發電問題、進一步延伸至整體的能源利用問題,並且從更寬廣的角度,更深刻地認識能源利用問題所面對的生態、經濟、社會、文化等各層面的限制與效應。

非核家園的核心價值

  非核家園的共識應該是建立在一個「無」核家園的想像之上,亦即核能最主要的兩種運用方式無論是能源或是軍事都應該被禁止與捨棄,在此前提之下,共同來建構未來的能源利用模式。

  然而顯然大家忽略了,非核家園的核心價值簡單講就是「誠實」二字。誠實面對「核能」是人類有限知識無法駕馭的科技怪獸,於是選擇不用、敬而遠之,而去開展永續能源的經濟觀、環境觀與生活觀。然而台灣政治角力與妥協下的產物,加上核能專業人員莫名的優越感和專業傲慢,註定要用不斷的謊言來圓這個「續建核四下的非核家園」的大謊。

  高階核廢料至今堆在核電廠的爐心水池裡已近滿池,不知何去何從,而低階核廢料則已經有二十多萬桶,其中有九萬多桶放在蘭嶼,造成台灣欺侮原住民的國際惡名、達悟族的種族憤怒,以及蘭嶼海域核種污染。

  核一二三廠的廠區內,其實也有低階核廢料「暫時」儲存廠,號稱可滿足各核電廠運轉40年之貯存需求,而用過核燃料棒,也就是所謂的高階核廢料,是將它先貯存於廠內之燃料池,使放射性及熱量充分的衰減後,移至廠內乾式貯存設施,進行約40年左右之中期貯存,最後再進行最終處置。也就是說每一個核電廠本身至少就是低階核廢料廠四十年,高階核廢料廠八十年,而甚至可能就成為永久儲存廠。這就是欺騙,和欺騙蘭嶼核廢料儲存廠是罐頭工廠一樣都是欺騙。而核四廠區內秘密規劃了一個核廢料儲存廠,在「砲台山」,根本沒有在原先的核四計畫與環境影響評估中出現。

  然而欺騙還持續著而且不只這些!

  在「不是高階核廢料,就是低階核廢料」的原則下,我們不斷被告知低階核廢只是一些用過的手套、衣服而已,但事實不然,如爐心燃料池內汰換下來的鋼架、冷卻水管路等中高階廢料,其實都混裝在一起。同時,核廢料用壓縮用焚化的方式處理,台電叫它做「減容」,已經「申請專利」,「各國競相來台觀摩」,但相關熟悉台電的包商卻透露,事實是各國都好奇而「來台一探究竟」,之後覺得台灣竟然「敢這麼做」覺得不可思議;甚至還有業者透露,核廢焚化爐至今已經「試燒」好幾年,原因就是一直驗收不過關,但核二廠萬里的居民卻被告知「絕對沒問題」。另外所謂蘭嶼的核廢料桶的「換裝工程」,工作人員是「有穿防護衣,但開桶、破碎、固化、封桶,幾乎就是露天進行」「那個核種怎麼飄都沒人知道」,一個相關業者說是基於良心才提醒我們。

核四對貢寮的影響

  再來看看續建中的核四,已經對所在地貢寮當地造成相當多超呼籲期的生態與文化浩劫。

  核能發電的發電效率只有將近百分之三十,也就是所產生的能量只有三分之一的熱能轉換成電力,而其他三分之二的熱能必須用海水來冷卻,所以如果以為核能好像可以產生很多電,其實有兩倍的熱能釋放到海裡,這也是所謂核能電廠熱水排放會對海養生態造成非常嚴重的破壞,當地漁民打個比喻說:「到時候核四廠二十四小時不斷抽水,以量來計,從鼻頭角到三貂腳整個三貂灣海域的水九十天就抽乾」,而核四場所在的三貂灣卻恰好是漁業資源保護區以及東北角風景特定區,因此核四對當地將來的觀光與漁業衝擊很大,結果在三貂灣灣澳底部的「澳底」,因碼頭工程的興建,珊瑚礁群全遭土石掩埋以及施工噪音,近海魚群遠離,漁貨已銳減至十分之一。

  另外,因為雙溪河和石碇溪的飄沙會流入三貂灣再洋流帶回補在海岸上,所以從鹽寮到福隆海水浴場綿延了三公里台灣最好的沙灘,但因為核四碼頭工程也經讓整個洋流循環補砂機制消失,形成突堤效應,現在已經讓海岸沙灘嚴重倒退,也使雙溪河口改道,福隆海水浴場外灘消失。

  然而更多的是政治誠信與諾言的崩盤後,各方快速重新集結的黑金勢力與利益集團的覬覦,純樸漁村的價值體系遇上撲天蓋地的衝擊危機。

核四對未來電力事業的影響

  其實核四對台電來講,也是一個很大而且甚至可能拖垮財務狀況的夢魘。因為台電現在閒置設備與電量越來越多,加上陸陸續續民間電力限制將開放,將來台灣電力市場以區域電力系統為主,所以按照台電最大經營利基,將轉為出租輸配線路等軟體管理面為導向。但核四是超大型機組,台電手中電力將嚴重過剩,在未來的投資風險增加;尤其因核四這種集中大電力,必須要靠大型輸配線路。因此台電現在配合核四而新增建上千億的大型輸配電網,未來必將不符需求而嚴重閒置,會是嚴重的投資浪費,同時也全面排擠台電現在舊電廠發電效率提升和智慧型電表更新、市電併聯、區域電力網絡等的佈局。所以核四不只是一個電廠而已,他反而是台電經營理念抉擇的一個重要關口和分水嶺,而政治選擇核四的命運,也選擇了註定投資浪費,以及投資浪費下沒有必要的環境工程破壞。

重新認識能源、能源問題與出路

  從國內能源與核能相關訊息與國外關注的焦點,我們再拉回現實生活面,重新看回到能源的層面,真正去想想到底我們看到了什麼?

一、 生活中的能源舊知識中找到新的思維:
  如果你的住家樓下是自助餐店或是麥當勞,你一定對它炒菜或炸薯條排出的油煙味和熱氣感到深惡痛絕,但如能回收,可能成為替社區溫水游泳池加熱的熱源。
貨輪載滿液化天然氣進港,當要從低溫要把它轉為常溫下的氣態天然瓦斯的過程中所產生的吸收能量效果,正好是港口新鮮魚貨保鮮冷凍最好冷凍劑。
據說以前還沒有發明冰箱前,人們生活的智慧是把食物放在吊桶中,放進深井內,以防東西腐敗。
你將發覺能量無所不在,而且多的是我們根本就在不知不覺中忽略、甚至幾乎忘了他們的存在。當然由於電的可傳輸性與安全性,因此各種能源的形式,最後幾乎都轉化成為電能,再由電能供給各種日常生活所需,也因此我們已經習慣了把「有沒有電」當作「有沒有能源」。然而能量的轉變,蘊藏在我們日常生活的每個角落。
  因此在所謂台灣缺不缺電,電需要「開源」需要「節流」的這種大家耳熟能詳的口號下,我們如果用各種能量的轉換角度來看,能量轉換過程中提高效率,減少耗損,其實反而就是一種新得的量來源。
  工研院曾特別針對LED(冷光二極體)應用做了一項調查,發現在同樣亮度的基礎上,LED只產生光不產生熱,用電量只有傳統燈泡的四分之一,因此,若將全台灣的交通號誌全部更換成LED,省下的電力,幾乎可以少蓋一座核能電廠;除冰式冷凍空調系統在半夜把最耗電的結冰過程做好,可以在白天只須用少量的電把冷空氣吹出,避開最熱、開冷氣的用電尖峰時間;台北火車站透明天窗,用自然採光節省了相當多的照明用電;而你的個人電腦應該都依照規定達到「Energy Star」能源之星的省電標準。
  此外,美國有一公司從1975年開始投資替客戶免費改善家庭、辦公、工業之能源效率,結果增加效益、省下能源,雖然每一位客戶的用電量都減少,但由於單位電價提高,客戶的總電價還是減少,但因省下的電可賣給更多客戶,電力公司還是有盈餘,達到雙贏,這就是「節約一度電比開發一度電還要便宜」的所謂「負瓦特」觀念。
  而既有傳統電廠發電效率現在約只有三成五至四成,而新的技術可提高至六成甚至更高;過去電從發電廠經過輸電、配電、送電到我們用戶,中間每一步驟都有很多耗損,所以改善這些耗損,就等於蓋了「虛擬電廠」。甚至該進一步思考,蓋大型電廠,再把電送到那麼遠適不適當?電廠越大,一出問題,不就讓很多用戶停電?因此,先進國家已有在社區發展小型或微型電廠的趨勢。
將現有的一些電廠(非核能電廠),如果全面改善發電效率由現在約百分之三十五到百分之六十五,非常多電,預估大約只要500億,不必再增設輸電系統,不必蓋新電廠,就可增加超過一個核四廠的電量,更重要的是還能減少現有電廠二氧化碳排放,比蓋核電廠(只是不增加二氧化碳)更能符合降低溫室效應氣體的國際要求
  於是在核能的爭議中,我們或許可以看到節約甚至是新科技、新管理以及整個人類未來能源的新思維。

二、多元能源產業提供大量就業機會
  在所有有使用核能的國家,它都是一個重大的爭議議題,每一個國家關心的面相不同,也都形成非常有意思的社會辯論,反核陣營常常調侃擁核陣營,說他們「反核的理由一直不變,因為核能安全、核廢料的問題根本幾十年來還是無解,而支持核電廠的理由一直改變,從早期核電便宜、到後來的核電環保、到後來核電可減輕溫室效應氣體」,但畢竟兩方一直存在著兩套不同的價值觀。
然而這些對立到後來有了改變,以德國為例,最後2000年在紅綠政黨協約中的兩項聲明:「終止核能使用」的目標要愈快達成愈好;不採取補償,而以與電力集團達成核能電廠停機共識來終止核能。其中很重要去說服全德國社會的事實是:1.發展再生能源產業能增加更多就業機會。2. 「終止核能使用」的急迫性 - 攻佔再生能源的研發市場;「永續性的電力發展」中,「核能發電」與「再生能源產業」是互斥的
  就德國的經驗而言,核能發電工業只能提供37,700個工作機會,但總計以再生能源的發電方式,如風力、潮汐、太陽能、沼氣等,以及節約能能產業,將在未來的就業市場提供約20萬個工作機會。

  國外反核運動更為蓬勃、多元而務實,這些新思維,根本已成了實際操作落實的階段。

政府應好好面對能源問題爭議

  台灣能源問題的確是大問題,包括不斷開發電廠的環境爭議和資源浪費,以及來自壟斷的專業電力論述體系,而現在以到了不改不行的地步,尤其其中環環相扣,且需一步一步儘快來調整:
1. 停建核四,避免不必要的浪費和潛在不可預期的風險
2. 對既有電廠全面體檢,精算更新舊有電廠機組可能性、可增加發電容量、成本以及時間表
3. 檢討舊政府時代開放民營電廠的弊端,如設廠位置不當、線上線下賠償制度尚未法治化,對全民據實以報。賠償制度、保險制度、民眾監督機制須法治化,不可一味以所謂公權力來排除建廠障礙
4. 體檢並公佈台灣電力鍊(各類能源→能量轉換→發電系統→輸電系統→中繼站→配電系統→用戶端(工業用、住宅用、商業用、其他))的耗損比例,並經算訂定每一鍊段改善之可行性、可增加發電容量、成本以及時間表
5. 經算再生能源產業、省能產業所能帶動相關的新興產業與傳統產業的產值
6. 開始逐年汰換既有機械式電表為數位式電表,以迎接電力尖離峰負載管理、市電併聯、區域式分散式電力互助等
7. 應召開全國能源會議修正會議,以「電業法修正後台灣的能源政策」為主要議程,由產、官、學、民共同討論,來架構未來台灣的能源新趨勢與新願景的推動進程。

真正的非核家園

  核能的爭議,從來就是非常政治、非常複雜、非常全面性的,核能的爭議不只存在於台灣社會,但非核家園是爭議下尋求共識的一個台灣集體的社會經驗,也因此台灣能宣布成為「非核國家」,其實是給了台灣社會一個全盤反省的機會。然而這個政治操作下的產物,如今卻反而成為檢證台灣政治荒腔走板的清楚指標。

  但我們寧願相信,非核家園的很多意涵和精神,從來就不是來自於政治人物的詮釋,反而有草根民主、市民社會、環境正義和永續發展的根基。而且邁向非核家園的過程中,資訊是不是應該公開透明?專家看法否該也應接受社會檢驗?數字真的就說真話了嗎?重大公共工程的爭議如何解決?社會風險的承擔如何讓每個人都能表示意見等,這些無寧都更是邁向非核家園的更多豐富的意涵。而且而這些東西,不只是核能爭議,也同時是所台灣環境議題與問題的源因。

  而一切,要從誠實面對開始做起。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