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1998.02.10


失去河岸景觀 淡水還算淡水嗎

曾旭正/北市(中華民國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理事長、淡江大學築系副教授)

當台灣東部的宜蘭人把十幾年來努力從事的高品質公共建設,如宜蘭運動公園、冬山河親水公園、羅東運動公園、新縣政中心、泰雅大橋等稱為「地景改造」;把國中小校園拆除圍牆、恢復綠意以及推動鄉土教學等等稱為「文化重建」;甚至最近把這種種努力總稱為「宜蘭新建築運動」之時,我們卻聽說交通部打算在僅剩的淡水河岸興建快速道路,毫不留情地破壞淡水河的自然景觀與淡水鎮的人文風貌,頓時覺得極度的荒謬、錯亂以及憤怒!

根據交通部所擬的計畫,這條由大度路接過來的快速道路,自關渡大橋到沙崙的這一段約有七公里長,將沿著捷運路與河岸間佈線。未來,搭乘捷運的遊客在鑽過關渡小隧道之後,將不再被乍見淡水河面與觀音山的景緻所感動,而是看到六線的快速車道阻隔於河面與捷運之間,直到出了竹圍站三五百公尺之後才有所改觀。

可惜的是,平行的車道並不消失,只是上昇。它將緊貼著捷運路線在上方廿五公尺處疾走。因此,在這段逐漸接近紅樹林的路段上,捷運乘客必須從高架橋的橋柱下,像看動畫一般看著一格一格破碎的觀音山、紅樹林,總長二公里又五十公尺。當然,車窗外你再也看不到最近才完工的自行車道了。

進入鎮區前,高架路回到地面,從氣象聯隊前經過(不知要砍去多少棵老樹﹖)。過了捷運總站後,它破壞捷運公園後開始吞食河岸。在現有老街後方,自堤線向外填出四十公尺,其中廿七公尺是快速道路,可怕的是,它將比現有河岸高出三公尺多(正好一層樓),所以現在的河岸將成為深溝,在那裡不僅看不到淡水河,更看不到觀音山。規劃單位說他們並未忘記淡水河岸,他們計畫在快速道路外填築更寬的觀景平台,只不過,你得從現在的河岸鑽過地下道或者爬過天橋才能抵達,那經驗雖然不似台北市環河道路般可怕,但實在相去不遠。這樣的段路涵蓋了整個老街、小漁港一直到忠烈祠前。簡單的說,在淡水街區與淡水河間將有一堵厚牆,堅實地「保護」著淡水街。我們不知道未來的畫家還願不願意來淡水寫生,但可以確定的是,他們不再能夠取得街屋與水面相臨的畫面了!

聰明的你或許要問,這個計畫到底有什麼好處呢﹖根據規劃單位估計,這個工程總共要投入七十八億的工程費,創造的好處是:讓開車的人,由沙崙到關渡大橋的行車時間可以由廿四分鐘縮減為十分鐘,規劃單位說它「效益顯著」!您看,多麼不可思議的偉大工程啊!(實在再也不能忍受這些沒有一點人文素養的工程師了!)

根據計畫,這項工程將在八十七年七月開工,九十年底完工通車。亦即,在進入廿一世紀之後,淡水鎮就可以改名了,因為它失去了淡水河,不再有一丁點人們記憶的淡水印象:榕堤暮色、老街、渡船頭、小漁港,連搭捷運都看不到完整的觀音山,淡水也不再是個臨水的小鎮,那又怎能稱為淡水呢﹖

如果淡水失去了淡水河,那整個台北將永遠失去淡水;如果台北失去了淡水,那…

回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