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1998.05.25


關渡、淡水、紅樹林 難道只值十四分鐘

莊豐吉/新竹市(淡水學院學生)

一八八二年,馬偕博士在面對淡水河的砲台埔建立「牛津學堂」,用來教導當 時的漢人學生。一百多年來,牛津學堂依然屹立在砲台埔,而淡水河依然以母 親之姿靜靜流過。但這樣的景象,卻即將在交通部空泛的經濟理由以及粗糙的 評估下斷送,身為淡水的一份子對此實在感到憂心忡忡。

 交通部所提的「淡水河北側快速道路」方案,因為地方上的意見不同而一變 再變。由原先的採取全段高架方式興建,改成先建台北到登輝大道段,其餘的 部份緩建;再變成全段興建,其中淡水捷運站到沙崙段採地下車道方式興建。 令人質疑的是,如果政府提出的是一個經過審慎評估,而且非建不可的方案, 那為何能 夠一案數變?對原先的規畫、評估毫不堅持?而如果這個案子並不是 唯一的解決方案,是能夠再斟酌、考慮的,那麼交通部就應該暫停這個方案, 在和地方人士、環保團體充分溝通以後,再宣佈最後的結果。而不是輕易的提 出計畫,再隨意改變計畫,這樣的交通計畫要人民如何信任?

 交通部改採地下車道方式來興建,雖然能夠挽救淡水傲人的夕照景觀。但是 ,該工程還是會通過全球最北端的國寶紅樹林、關渡保護區,那麼不論是在興 建的時候,或是通車之後,還是會對當地寶貴的天然景觀造成極大的衝擊,仍 是為德不卒。

 更何況為了這一條路做了這麼大的破壞,所得到的經濟效益居然只是縮短台 北到淡水的時間十四分鐘!難道,紅樹林、關渡保護區和淡水的景觀在交通部 看來只值十四分鐘?

回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