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 社  論 1999.03.18

核四會耗去台灣社會多少代價?

 即使衝突不止、風波不斷,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終在昨日簽准核發我國核能 史上第一張「核子反應爐建廠執照」,台電核四建廠計畫終告拍板定案。然而 ,在漁業權抗爭方興、台北縣政府不歡迎、反核團體集結等外在抵制下,台電 核四計畫真能如期興建完成運轉嗎?這是風波的止息?還是另一次山雨欲來風 滿樓的預告?

 事實上,監察院對核四糾正案都尚未結案,原委會就核准核四建廠執照,即 讓外界有過於倉卒及程序有問題的印象。當然,我們不能不看見原委會對核四 的審查長達十七個月,委託過國外工程顧問公司並行審查,同時也邀請國內學 者專家提供指導與諮詢,其過程可謂周密而慎重。但這些都不足以解釋為何選 擇在此時此刻通過,真正的原因恐怕是立法院結構的丕變。

 任人皆知,自舊蘇聯轍諾堡核融爐事件後,核四一度宣告不予興建,當時還 是由行政院院長俞國華在立法院公開宣布。然而曾幾何時,反核聲浪雖在升高 ,台電的核四預算卻也予以解凍。立法院則是對核四預算凍結與否成主戰場, 每年總預算期間都要衝突,幾次拉鋸戰下來,立法院執政黨與在野黨的比例, 就成為核四生死存亡的關鍵。而此屆立委中,執政黨占了絕對多數,在野政黨 即使要抵制抗爭,亦無由使力,若要興建核四,此次立法院任期正是最佳時機 。否則萬一以後再改選,勝負猶在未定之天,核四恐將年年遇審年年難過,興 建益發困難。原委會通過核四建照,立法院結構應是關鍵因素。

 然而,立法院只是對台電核四預算具有審查權力,真正要害仍在地方的抗爭 。自核四宣告興建以來,地方環保團體的抗爭未曾間斷,中間甚至有保警死於 汽車衝撞之下的悲劇,其抗爭性不可謂不強。前不久,省漁業局為興建核四廠 海域工程而依法變更、撤銷及停止貢寮區漁會漁業權部分海域之處分事宜,則 經貢寮區漁會理監事會決議,採「隨時以抗爭方式」,爭取漁民生活權益;對 政府擬發放之補償金則予以退回。這種種事例顯示,抗爭已由環保團體擴大至 生活權益受影響的漁民,而漁民的退回補償金則是抗爭意志堅定的顯示,台電 如何將核四建在一群毫不歡迎的鄰居中間?更何況核四所在的台北縣政府已表 明不歡迎的態度,核四又將如何排除萬難,繼續興建下去?

 當然,我們並不反對台灣需要電廠,以支應經濟成長後的發電所需,同時核 一、二、三廠的機組將會面臨運轉年限已至之限制,政府若無規劃,屆時可能 電力供應不足。然而,我們想指出的是:在民營電廠已逐漸興建而接近完工之 際,政府是否還有必要花費巨大的社會衝突成本、敦親睦鄰之公關費用、巨額 之補償金及立法院內不和諧的抗爭,來支持台電興建核四呢?

 再由經濟效益來考量,作為公營事業的台電在興建電廠及運轉過程中,所花 費的經營及社會成本,恐怕也要遠遠超過民營電廠。台中火力電廠的海域污染 屢遭漁民抗爭,而致賠償多次;林口火力電廠的污染則早為附近海濱農民所詬 病抗爭,而其支出則往往以數億計。試問,此種管理及賠償,又豈符合經濟效 益?若台電營運如此,政府為什麼不改為向民營電廠購電,既毋須支付社會成 本及管理費用,且不致於為公營事業而賠上政府公信與形象,何樂而不為?

 更應慎重考慮的成本則是核廢料處理。蘭嶼已無法堆放,且因當地原住民抗 爭而終有移走之日,則以往之貯存場投資豈非浪費?而未來之核廢料更是無處 可去,連北韓之運送都已作罷,廢料能朝何處堆放?這些未計入的成本,若再 加上環保團體作社會動員而未計入的民間花費,僅僅是核四,台灣整體社會又 已支付了多少代價?

 我們想強調的已非反核與否,或面對核四興建將站在什麼立場,而是深怕台 電會因為核四的興建,為政府財政挖個難以收拾的無底洞。而社會衝突若因此 升高,即使執政黨仍可掌握立法院多數,讓核四預算通過,未來的政治代價又 豈能不加思量?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