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即使兩顆都是好蘋果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2004/3/21


  這次總統大選的氛圍,都是「兩個爛蘋果中選一個比較不爛的」,即使是社運團體推動的廢票運動,也是「兩個蘋果都爛,所以兩個都不要」。然而,即使我們有幸,遇到的是兩顆好蘋果,那又怎樣?是選賢與能還是講信修睦?紛紛擾擾的大選,在極為接近的差距中仍未能完全塵埃若定,然而結果大概已底定,因為不論誰都會是以經濟發展為主論述、以吸引外資為總指標的政府。

  讓我們暫時跳開台灣,先看這些吧。單單這個禮拜的國際環保新聞與發表的報告,就令人詫舌:由於「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下的傾銷,美國的基因改造玉米使玉米發源地墨西哥自然及農業生態系統的完整性遭受嚴重威脅;英國政府核准英國首宗基因轉殖作物商業化種植,導致歐盟對基因改造飼料作物與食品的禁令可能鬆動;350位科學家抨擊美國布希政府擬開放瀕臨危險生物進口;紐西蘭核准於帕帕瓦國家公園內進行煤礦開採。這些都是令人擔心的發展,因為即使在所謂的先進國家,也可看到全球自由貿易跨國財團攻城掠地,政府如不是集團利益共同體也至少得政策臣服之下。那麼台灣呢?在惟恐被邊緣化的情結下,以上這些鬆綁,猶有過之,即使是台灣環保界大聲疾呼類似國土規劃、區域劃分、環境資源整合等這些比較進步的國家大計,各政黨的反應也都是以快速融入全球化體系的思維下來規劃。

  台灣社會過度熱情的選舉中,兩造群眾情緒對立、中間選民號稱理性,但所有人對拼經濟共識卻高的很。而因為台灣的特殊國際地位,在國際社會,政府身份常像個NGO,立場卻極端配合,所以成為第一世界國家予取予求的對象。這真的就是台灣面臨的處境,所以,即使兩顆都是好蘋果又怎麼樣?

  同樣的,台灣的民間社會與社會運動,我們大家也必須共同來省思這個困局。以環境觀點,這幾年來,環保運動已經從早期反公害、環境立法,比較單一議題或開發與環保等對抗的模式,進入到錯綜複雜的跨領域論證,譬如候鳥與禽流感病毒,譬如水電資源國有或民營,譬如國土規劃與民眾參與機制,譬如生態基因庫與智慧財產權,譬如國家公園與原住民權益,不是對立,而是對話與論述的深化,這些如果不趕快開展,民間力量將隨波逐流、淪為妝點。

  偉大的社會要有強大的批判力量,但不是台灣這種弱智媒體式的隨興叫囂。批判力量的反省與集結,是刻不容緩,因為「外資」對台灣政策的主導權越來越大,況且在台灣的確兩顆都是爛蘋果。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