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缺水缺電是反省的起點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2002.5.12

 

缺水,有人質疑的是,就是不蓋水庫,怎麼拼經濟;通報系統出問題;農田該休耕,全面供應工業用水。

 

缺電,有人事後諸葛的講,缺水沒有水力發電,運補困難天然氣發電根本不可靠,燃煤會有空污,別一天到晚與核能為敵,「該是想想如何和核能共處」了。

 

然而,有一些平常環保團體大聲疾呼關於「水」的反省,開始不再被污名化和邊緣化了:是漏水率過高 ?是水費偏低?是水庫上游水土保持不佳,淤積問題嚴重功能退化?還是水資源分配不當?吃的水和沖馬桶的水為何都一樣,食用水與一般用水管為何久久不分開舖設?

但好像「電」的反省就沒有這樣幸運了。其實台灣電價也是太便宜,尤其是工業用電;關於漏電率台電說百分之四∼七,但有專業人士預估從電廠送出到用戶端真正使用,可能耗損高達百分之四十;電力離尖峰使用差距太大,電廠管理面不善;以及缺水時正是太陽太大的時候,太陽能呢?我們的新能源政策在哪裡?

 

原因就是在可以成為反省之前,「政治」就先把空間亂棒打掉了。

 

水、電作為資源與民生必需品,從來就不是個人能決定的,而是掌握鉅額金錢的國家或財團在控制、調度、運作的,因此,「選擇的優先順序」,就是權力、就是政治。落在經濟,就是工業先於農業;落在環境,就在開源重於節約;簡單的講,就是人頭優於正義的「選票精算」。於是,窮人要比有錢人花更多錢才能得到同樣的水和電。

 

但,諷刺的是,在民國四十六年,為了興建石門水庫,一個泰雅爾族的卡拉部落因此而永遠被淹沒在水底,四十多年的時間,經歷了三次的遷村,到現在族人四處離散。而今年,竟因為台灣乾旱,石門水庫幾乎見底,他們的家才重見天日而得以回去憑弔。同樣的,租約到期的蘭嶼核廢料儲存廠問題,台灣社會和媒體,有沒有對「電一定不缺」後面,憑什麼就一定得犧牲弱勢群體的問題,多一點深沈的自我批判和輿論教育?

 

缺水缺電,應該是所有反省的起點,但,就看台灣是不是一個進步的社會了。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