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綠色運動永遠需要群眾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2002.7.28

 

馬來西亞很有影響力的組織「城消費者協會」,同時也是積極的反核團體,他的負責人說過講環運、講工運、講社會運動,一般人都會覺得跟他沒有關係,但當你訴諸的是「消費者」的事,大家就會覺得很「切身」,因此以「消費行為」來講,就什麼事都可談。甚至講反核的時候,身為一個消費者,就會很怕廢物亂丟,而核廢料也是廢物,於是反核也就變成他們很重要的議題。又最近,日本雪印乳業公司6月舉行股東大會,主動宣布全國消費者團體連絡會前秘書處出任負責「安全」的外部董事。這在台灣正在起步的綠色投資相關運動,是有不小的股舞與啟示。

 

啟示一是社會運動需要與多方群眾對話,啟示二是有群眾基礎的運動有機會進到企業決策核心去改變企業。可惜這些積極的運動意義,在台灣被簡化成「有我們的人進去裡面」。

 

已在台灣剛起步、暫以股東大會抗爭形成輿論壓力的株主運動來看,我們更應該去細探這種綠色投資運動的社會養成,並檢視他的機制結構性問題。外部董事的意義,在於認定大企業享受了國家一定程度的養成環境,因此有其一定的社會責任,但台灣準備在公司法中修法需強制納入「外部董事」時已反彈四起,更何況外部董事由環保或勞動領域的運動團體擔任。

 

其實換個角度來看,台電的董事也已經直接納入長期的反核學者,行政院永續發展委員會納入多位民間團體代表,某種程度體現的「公益董事」和「民間參與」。然而屢屢分身乏術,甚至在沒有,也不可能有完整的準備下,疲於奔命。尤其台灣的環保運動團體,和消費者運動、健康風險議題民間組織、勞工組織、甚至於地方草根的互動有限,如果沒有群眾運動的應許,公益董事或公部門決策機制中的民間團體代表,必將高處不勝寒,甚至在會議運行的氛圍下,漸漸建制化。

 

台灣的消費者運動組織,多年來在某些與業界關係甚從的傳言下,引起質疑和公信的下跌;當你知道,台灣廠商想拿到ISO認證,聽說是有其「行情價」時;當你看到台灣一些廠商試著提出「企業報告書」時,原本用意是「企業環境年度會計帳」卻淪為「企業形象手冊」,我們都得不斷的提醒自己,綠色投資運動,有其嚴肅的運動思維,也有其細膩卻紮實的社會監督,如評比企業的「監督年鑑」,以及支撐這種監督和後續抵制商品的市民社會。

 

群眾的意義可以賦予新的意義與思維,「有我們的人進去裡面」很重要,但沒有群眾,意義也就僅是個專家學者。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