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基本人權商品化的危機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2002.9.22

 

九二一屆滿週年,組合屋拆遷與否顯「住」的問題,災區居民與社運團體提出公共住屋的訴求,除了直指災區種種弊端外,其實就是對土地商品化的一個徹底的反省和正視,也在於提供人民基本安身立命的保障中,政府角色錯置的批判。

 

地球高峰會議官方團團長葉俊榮政務委員,曾在回國記者會中提到,峰會中談的問題台灣有的早已沒有問題,他舉的是乾淨用水的例子。然而,其實重點不在「有沒有」,而在於後面的機制是什麼。譬如說如視「水」為基本人權,就不只是有沒有水,還包括「水」不適合變成商品,於是要求「基本用水量」免費,拒絕讓單一財團操控水權和水價,甚至談到水資源豐沛國家的國家對水資源匱乏國家的供輸機制。

 

同樣的思維再來看看台灣的災區重建工作,對於活絡九二一災區(所謂重建區),政府提出的政策方向,就是活化與再創市場機能。以永續希望就業工程,鼓勵地方社區發展出有利基的地方型產業,於是一股腦鼓勵大家「地方文化特色」和「生態旅遊」。然而有成功有失敗,而諷刺的是,其中被視為成功的一個案例是「某地方特產,獲得大型食品企業青睞,而得以變為代工在全台便利超商上架。」

 

市場競爭導向和地方自主產業,從來就有其基本的矛盾,但二者卻是政府都想要的,然而事實證明絕非那麼樂觀,甚至是另一個夢魘的開始。當初九二一大地震,多少災區的民眾在浩劫餘生之際,莫不擔心另一個更大的地震的衝擊,也就是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台灣農業將崩盤。政府提出推動觀光產業作為願景,然而另一個WTOWorld Tourism Organization,世界旅遊組織)在南非地球峰會中的論壇中,卻也提出警告:政府必須支持在地生產消費與地方經濟關聯、而社會面向更包括資金保障與在地組織培力等目標,以及解決區域利益衝突。否則在全球資金浪潮下,很多有創意的點子都將被衝垮。

 

中部災區在還沒地震前就是一個相對貧窮的區域,也因此藉著地震的機會,才有機會在政府的財政支出中,得到分配比較多的機會。然而,在一個比較純樸的地方,要在三年內恢復所謂的「市場機能」,其實是更快速的要災民去面對絕對陌生而弱勢的資本主義遊戲規則。

 

這些其實不陌生,然而土地在台灣早就是一個商品,甚至是金融工具和債券化衍生性金融商品,在多年來陸續推動的農地釋出、徵收公共工程用地時,農民如何被迫以土地換小錢,再在不熟悉的市場投資中血本無歸的例子已經屢見不鮮。只是災區三年,是政府有計畫而大規模的讓災民領到一些補助款卻投入這樣的遊戲中。

 

另外,不斷推銷將以市場自由競爭來解決台灣未來供水、電力市場問題的說法,除了複製開放、民營化、效率的好處,也弱化了政府對維持基本經濟正義的責任要求。因此,類似居住權、工作權和基本的用水和用電,應視為基本人權,任由他由市場決定,他牽涉到的土地、資然資源,在商品化邏輯和大量私人集中資金的運轉下,幾乎將直接導致貧窮問題與貧富差距的惡化。不見得在第三世界國家,台灣也是如此。

 

在月圓人團圓的好日子,恰好遇上令人感傷的九二一,環境權和基本人權被商品化,一直非常嚴重的存在,只是台灣社會對九二一災民的同情之心,稍稍讓問題有顯的機會而已。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