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永續的城市,只有激情沒有社會力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2002/12/8

 

北高市長大戰落幕了,定期改選作為一個最基本的民主機制,就在於它是檢驗民眾意向與施政滿意的法定場域。然而這個過程如果只有「投票行為」,那麼,所有投票行為與結果的詮釋權,還是被政治語言所壟斷。所以,當激情過後,大多數人從「顏色」消長,很快速的給「選民」高分,稱讚他們已經透過選票傳達了重要的訊息,然而,選舉作為一個全民運動,更多的訊息,是透過其他面向展現出來。以台北市而言,譬如說,「民間力量」。

 

首先,這是一次罕見只有非常少數民間團體要求候選人簽署特定議題政見的選舉。因為選舉是選「人」,除了洋洋灑灑學術性質的白皮書或願景,多元社會,只有特定「承諾」才能彰顯對特定政見的特定意向,做為選民投票的參考。當然台灣多的是跳票的政客,但是「支票」簽署與否的思辯過程,如果沒有被清楚的推衍給選民看,會有可能流於先簽再說的投機,於是媒體與輿論做為見證很是重要,但這次似乎顏色比支票更重要。

 

另外是關於「高格調」:街頭咖啡、謾罵、露天音樂會,布爾喬亞調調,莫名的亢奮,自我陶醉的國際街軌;但是這次北市議員選舉中,呼籲建立生態城市的綠黨候選人陳朝順與爭取性產業平權的日日春總幹事王芳萍,得票數居然低到千票以下!這個兩位市長候選人口中所謂偉大的城市,居然於給弱勢卻具反省的力量絲絲的空間,反而泛來去配票配的不亦樂呼,算計這要給誰教訓給誰公道,選議員角色是監督市府口號居然是讓市長好做事,結果沒有了多元的視野與包容,缺乏對少數族群隱含的進步價值,於是這個城市不再繽紛少有反省,只淪為政客佈局的籌碼。

 

在選戰中,以環境面向為例,國科會公布「永續台灣的願景與策略白皮書」,強調台灣有愈來愈走向「永續」境地的趨勢。污水下水道比例嚴重偏低、河川污染嚴重、天然海岸消失、海洋嚴重浩劫、土地污染,結論就是台灣拼經濟的方式,只會讓台灣窮的只剩錢,然而從來沒有變成輿論檢驗候選人政見的標準。

 

而另一項由環保團體與社區義工組織所組成「民間台北市零垃圾政策推動聯盟」所做的連署,在緊迫盯人下,下一屆市長在十大說帖中,終於回應做出重大承諾,包括任期內將北市總垃圾量(含事業廢棄物)減量六成、廚餘及有毒有害廢棄物兩年內建立回收體系、焚化爐進場管制與民間參與、以及推動焚化爐周邊居民與市府簽訂有停爐權的環保協議書。結果,媒體完全青睞。然而,這是將政治人物誠信收伏為未來零垃圾運動的一個籌碼與武器,但是,未來運動推動的成功與否,從來就不是政客的善意,而是民間社團的監督壓力大小,以及民眾參與的廣度與深度。

 

選舉有激情,卻不是激情在對民間社會力量的重視與多元弱勢觀點的鼓勵,當這個城市只剩藍綠,將是走向永續的境地。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