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傾聽來自草根的訊息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2003/2/9

 

過完年後,總會到多年來一起為地方環境問題打拼的幾個老戰友家裡,去拜個晚年,也順便談談地方的近況和未來的展望。

 

循著地理位置,分別前往林口、淡水、金山,分別是北台灣重要的環境運動的在地據點,分別是垃圾場抗爭、河海漁業生態保衛戰以及核電廠抗爭。這些曾經歷過林口太平村灰渣掩埋場抗爭、下子垃圾場抗爭、八里污水處理廠海洋放流管抗爭、淡海新市鎮填海造陸抗爭、以及核核二廠反核運動,幾乎就是北台灣環保運動史。然而陸上這些不同鄉鎮市,如果就海上再看進來,卻算是同一馳騁的場域:淡水河口南岸、淡水河口北岸、北海岸,海上相連,討海、洋流、海洋生態系卻是一體。

 

三群不同的朋友,三種不同的故事,卻有了驚人的疊合:一、從海上看到的是海洋整體污染,海邊的不當工程與突堤,潮流線變了、漁場水文變了、海床淤沙高程變了、漁類物種及棲息地也都變了。二、回饋金以各種檯面上和和檯面下的,或快或慢的讓大多數了成為利益共同體的部份。三、台灣豐富與不同年代層的遺址、古物在眾多工程中被發現,成為抗爭助力,但結局卻弔詭的成為「只有工程所在地的遺址,才有機會從原有的工程款中經費補助跟重視來做文物館」。四、對重大工程造成漁場與環境衝擊,曾經官方勾勒的願景是輔導轉型為觀光和休閒,結果最後的方向都是引進外來團隊以及讓資本雄厚財團方便進駐和經營管理為方向。

 

這些在陸上是邊陲城鎮服務中心都市的所在地,幾乎不約而同的,在普遍而綿密的政治部門,不管中央級亦或地方級民代的覬覦,還是公務人員在升遷、現實的多重牽引下,張羅出迷離的利益網絡,除了環境衝擊之外,也重創「疼惜鄉土」的素樸風情。諷刺的是,台灣的經濟建設與發展,似乎就是靠這樣的方式來「勇往直前」。

 

在過年前一月二十五日,政府舉辦的「台灣永續元年行動」,並發表永續宣言,當時陳水扁總統說的是「經濟生態並重」,這個高來去的活動,動機甚佳,但是反省不足;而民間環保團體在觀望之餘,以環境正義、社會公義、世代福為永續度量,提出了包括2008年國發計畫、經發會結論、蘭嶼核廢場、核四案、工業區政策、農地釋出政策、焚化爐政策、山林政策、檳榔政策、旅遊休閒政策等「十大永續政策或議題」,而為什麼是這些,我想,林口、淡水、金山這些總是清楚、堅持和豪爽的自救會前輩們的一手觀察和語重心長,是所有問題的癥結,也是答案。

      

  在心死或不甘之間,他們說,「不甘就是還想再拼,心死就什麼都沒了。」台灣的永續發展的選擇絕不只是經濟或是生態,而是整個社會文化的深層結構。嗯,受教,新年快樂。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