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界限不能止在「傳染與否」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2003/4/27

 

曾經轟動一時的輻射屋事件,經過近十年之後,在最近由原能會依據「游離輻射防護法」,公佈國內被列為有輻射污染之虞的建築物名冊並列管,幾乎都集中在台北基隆桃園,未來辦理過戶需檢具無害證明,住戶在名冊公告以後,仍可以申請補測,若經檢證實未遭輻射污染,就可除名。諷刺的是,另外一千八百多戶已經確定污染的卻反而沒有完整的公布,而環保團體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網站上公布的輻射屋住址,也曾有一段時間房屋仲介業者要頻頻求我們撤掉網站,原因是會影響他們的房屋的行情。

 

原能會願意往管制的方向前進一步是好事,但是,其實還有一些盲點更是棘手。因為當時那是輻射源融入鐵工廠熔爐,造成生產的輻射鋼筋流布,主要污染是七十一年到七十三年建造完成的房子,但一來是當初出廠的鋼筋有相當數量不知去向,二來並沒有作全台的大檢查,再加上輻射源半衰期較短,現在可能已經降到安全範圍之內。所以現在測出無輻射污染,並不代表之前就不是輻射屋,也不代表這些住戶就沒有受到輻射污染,集中在台北縣市基隆桃園,也不代表其他地方沒有。另外,未檢出是輻射屋,但改建時拆了以後的輻射鋼筋回收再製,如何流布更難追蹤。

 

在此同時,SARS病毒感染,因台北市立和平醫院防疫網失控,導致千人突然被強制隔離留置,形同「和平監獄」,那種被隔離者身心的痛苦、恐慌與扭曲,其實住了好久,突然被檢查出是輻射屋的住戶,一定最能感同身受

 

源頭在哪?流到哪去?又轉給誰?健康影響多大?輻射除了不會傳染,和SARS一樣,當源頭控制不住,就是麻煩的開始;當列管未徹底,事後的大海撈針,困難重重,甚至導致寧願欺騙,也不願承認或相信,以免惹更多麻煩。

 

然而,又何止輻射屋和SARS?環境資訊,誠實為上策,否則弄得草木皆兵,反而重創社會安定,但在此同時,台灣還有多少環境問題資訊是隱而宣、沒有積極作為:有毒事業廢棄物流竄,地下水和土染污染區到什麼地步,種植的農作蔬果賣到那裡去?河川海域重金屬污染,魚貨養殖管制何在,賣到那裡去?空氣污染戴奧辛二氧化硫,溢散到那裡去,造成呼吸道慢性病影響何在?

 

因大陸SARS情嚴重,台灣外移產業回流,根留台灣呼聲再起,然而,台灣環境承載的問題,以及污染管控追蹤防制的作為,有辦法守住「利基至上、拼經濟」的前提下,相對薄弱的環境封鎖線嗎?環境問題的界限不能止在「傳染與否」,全民對環境問題的重視界限也不能止在「傳染與否」,否則,整個社會終究要付出慘痛代價的。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