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依法出賣吉貝出賣台灣?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2003/8/31

當澎湖風景管理處宣布吉貝島觀光BOT的計畫,打算把計畫中21.9公頃的土地,以及210公頃的海域,用50年,2,000萬的租金租出去,開發經營國際觀光旅館及相關觀光休閒設施時,我們才驚覺,台灣原來這麼廉價啊?

 

當然這隨即引起民間團體強烈的反彈以及最基本的一些質疑,除了明顯有賤賣祖產之嫌外,當然包括環境承載、生態資源以及整體的規劃的方向都是問題,然而除此之外,我認為最該注意的是:為什麼交通部觀光局敢這麼亂搞?答案揭曉,引用的法源依據,是「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法」。

 

2000年二月趕著在當時總統大選前,「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法」(俗稱「促參法」)及「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施行細則」通過,當時以可解決國家財政負擔等各項問題外,並可引進民間企業經營之績效與活力,加速國家的建設發展為由,以立法全面讓公共建設引進BOT,其實真正的立法用意在於讓有關公共建設用地取得與開發、融資及稅捐優惠,以得以有法律的授權。其實已經開啟了大門,把交通建設及共同管道、環境污染防治、污水下水道自來水及水利、衛生醫療、社會及勞工福利、文教、觀光遊憩重大、電業及公用氣體燃料、運動、公園綠地、重大工商業及科技、新市鎮開發、農業等設施都納入民間參與範疇。

 

而政府的政策制訂與推動,因為牽涉到的是國家整體資源的分配,本來應該是接受人民的監督挑戰,但是當政府把幾乎國防以外的所有公共建設都讓所謂的民間(其實是財團)來參與,就幾乎把一個政策變成一個個「以利潤為導向的投資案」。譬如台灣的垃圾處理政策現在是焚化政策,每一個焚化爐興建爭議的抗爭,本來都是對政府整體垃圾政策的衝撞,政府該負擔與回應整個決策對錯與否的責任,但現在,很多焚化爐在「促參法」下BOT進行,荒謬的是我們(沒錢但也是民間)對焚化爐興建的質疑,竟然得面對的是「停工的話要賠償廠商很多錢」,讓環保運動嚴肅的政策之爭,降格淪為一個商業行為的爭議。

 

再回到以吉貝的例子,只要援引促參法,就可以把國家整體的資產租讓給財團,我們才知道原來政府這麼卑微的拼經濟,讓每個中央和地方政府都成為招商公司,以「促參法」為法源賦予地方訂定獎勵措施來搶得財團青睞。但問題就在促參法完全不處理一個問題,就是當所謂的公共建設是民間投資的時候,投資者到底跟公眾利益的關係為何?除了消費關係之外還有什麼?以吉貝為例,BOT規劃案中的購物中心跟原來漁民及地方小規模店家的關係是什麼?國際觀光大旅館與民家民宿的比例原則是什麼?吉貝的未來生活品質是誰來保障?歷史告訴我們,這種切割,注定是個悲劇,屏東車城公辦民營的海生館,因為設置過程沒有與地方溝通,後來造成地方激烈反彈阻撓,後來只能回歸最赤裸的利益折衝,更不用講月眉大型育樂區、墾丁凱薩大飯店這些也都是用BOT的方式經營的案例,除了做生意賺錢,還有什麼?

 

當我們還在擔心很多國營事業民營化後,是否會財團化、是否會讓公共服務品質下降,其實2000年的促參法,早已門戶洞開,「讓民間能做的政府就不做」結果,讓國家與財團建立了更全面的結盟關係,但也讓台灣社會被嚴重的切割。吉貝的例子不會是唯一,但如果連這種案子都可以這樣被BOT,那我不知道,還有什麼才叫做「出賣台灣」。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