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解讀坪林公投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2003/9/14

 

一個建設或開發行為,如果沒有辦法通過環評或其他相關法規,那該開發行為就不得進行,一切爭議停止,這是很清楚的道理。只有在是可以通過相關法規的前提下,那才有要不要蓋的問題,而此時的爭議,當然可以行使地方住民投票,結果也必須予以相當的尊重。如果不同意開發的比例較高,自然該開發行為不得進行,如果同意的比例較高,那麼當然樂觀其成;但是如果同意此項開發,會影響範圍更廣的區域住民的權利,範圍較廣甚至全國區域居民可舉辦公民投票,來對此同意開發的決議行使否決權,這至少在開發行為爭議上處理的先後順序原則和遊戲規則,是應該如此。

 

依此原則來看,這次坪林行控中心該不該改成所有車輛都能行駛的交流道,坪林舉行公投之後,環保署長擔心公投有骨牌校應對環境衝擊太大,「民意不能凌駕專業,公投不能推翻環評」,講的鏗鏘有力,但我們要求環保署長要以此標準來檢正自己的所有作為。

 

當初林俊義署長任環保屬署長時,的確認為核四當年的環境影響評估非常有問題,所以打算要求開發單位台電重做環評,然而後繼接任的郝隆彬署長,卻斷然否決重做環評,而這兩年來核四海域工程造成的鹽寮灣海域、生態,以及福隆沙灘倒退的種種浩劫,正是當年環評根本認為沒問題的部分,環保署長是否是站在捍衛環境的這一邊?又另外雲林縣林內鄉的焚化爐就在自來水淨水廠旁,為何環保署還是繼續撥款鼓勵興建?

 

回過頭來看坪林,其實如果更往前推,環保署早就該表明立場的是為何會讓北宜高這個工程通過環評,因為整個工程是工程界的挑戰,卻是雪山山脈的浩劫。而且這次的坪林交流道公投,環保署未事先表明捍衛環評的立場,也沒讓這次公投前,讓所有問題攤開來,成為社會好好來討論的公民論壇,只一味把坪林鄉百姓描繪成為自私自利的情景,而沒有解決坪林鄉親在北宜高通車後北宜公路行車銳減即將被邊緣話的憂慮,進而引入其他解決方案與替代機制跟地方對話,中央政府角色消失甚至不同單位互相角力,讓專家淪為箭靶,也讓公投簡化成投票行為。

 

然而,環評有時往往成為執政者的禁臠。以核四為例,譬如幾乎所有專家學者心裡有數,如果現在核四工程重做環評,一定不能過關,這也是國民黨時代環保署長,以及民進黨執政郝龍斌署長堅持,在核四機組容量違法擴增、海事工程環評草率至極下,還是堅持不重做環評的原因。也因此在這次坪林公投裡,環保署的表現的確令人印象深刻。所以我們雖然肯定環保署對這次坪林公投中捍衛環評的立場,但環保署也應該肯定住民投票的機制與行為,因為那不是環境浩劫的骨牌,而是在專家、環評這些把關制度失靈,甚至根本就是失職的環評,放水的專業之下,還有第一線住民所張出的又一道為環境守護的防護網。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