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商品齊全,花樣繁多,商機無限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2002/11/3

延續著結束的約堡地球高峰會議的基調,十月二十三日至十一月一日在印度新德里召開為期八天的第八屆聯合國氣候變遷公約締約國會議(COP8),同樣以強調解決貧窮、永續發展、合作解決的方向,來討論「如何」把一九九七年京都議定書付諸實施。

京都議定書是最錯綜複雜的環境條約之一,當工業化國家以20%的人口數,卻排放全球80%的溫室效應氣體,基於此,京都議定書僅限制工業化國家的排放減量責任,要求工業化國家明確減少碳化氣體的排放,以1990年為基準年大幅減抑,並要在2008到2012年的截止期限前辦到。而在地球峰會中重量級的國家俄羅斯加入後,京都議定書已超越需在1990年排放二氧化碳總共全球百分之五十五的國家簽署的門檻而生效。

工業化國家除了必須依據議定書所提的各種減量方法,包括能源效率提升或停止對環境有害的不當補貼等政策與措施外,京都議定書也引進三種彈性機制:除了大家比較常聽到的排放交易制度外,還包括聯合減量、及清潔發展機制(CDM)。而這些機制,代表著就是環境問題的衍生性商品,而如何訂定這些「商品」的遊戲規則,就是COP會議中的角力之所在。

當然彈性機制有其優點:它可能是以最有成本效益的方式達成減量目標;同時聯合減量及利用CDM計畫為工業化國家創造巨大利益;也可協助開發中國家建立符合永續發展的目標、對環境友善的能源系統。

然而這些彈性機制也是問題重重:譬如透過交易制度,將使製程轉換技術的研發必要性降低;另外排放交易制度需要嚴格的查核制度,然而,嚴謹的查核制度牽涉到國家主權疑慮且不易法於國際上實施;在CDM方面,對排放基準的認定可能會有被誇大申報的風險;尤其要是CDM納入從事如森林作為碳槽的機制,則開發中國家與新興工業國非常可能先伐林,再提出造林的CDM計畫。當然另一個的就是核能工業集團的虎視眈眈,因為即使歐盟再三呼籲排除核電作為清潔發展機制,但最後仍然只有建議「節制」及「最好避免」,而未被明確排除於機制之外。

而今,COP會議至少還有三個彈性機制和基金注計畫繼續討論和確定,也因此全球化的資金自由化流動的幽靈下,「全球思考,在地行動」顯得如此弔詭,「舉手之勞做環保」也令人啞然失笑,也難怪即使每次都有一百多NGO與會監督的COP會議結論,全球企業論壇會在約堡會議中和綠色和平組織開記者會選擇欣然接受。

到底是誰得到了好處,美國COP8代表出了一個有趣的考題,他說:「京都議定書將意味著相當於七千萬輛的車子不能在美國上路。」是七千萬美國消費者的權益受損?是七千萬輛汽車商機的消失?是七千萬輛次耗油量的油商生意短少?還是七千萬輛歐洲與日系氫燃料汽車潛在市場?還是七千萬人次的大眾運輸系統商機?

而到底誰真正受害,恐怕在這個精妙宛如藝術的框架下,是蒼白卻唯一值得檢證的指標與運動的思維。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