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非常巨蛋

2003/11/9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這個禮拜,全台一起瘋棒球,一場與韓國驚心動魄的大戰,注定要成為台灣之後數十年的社會集體記憶,每一個細節每一個轉折,都將不斷地讓人比手劃腳津津樂道。然而這個禮拜,也有一張光碟名為「非常報導」,以戲謔粗俚的言談和表現方式,將一般市井的政治幹醮長景,製作成影像CD販售,而在政治人物的強力反彈下,反以具廉價和快速燒錄拷貝的態勢,或賣或送迅速延燒,也在民間社會造成爭議與轟動。
  棒球熱潮,很快的被簡化為「台灣沒巨蛋」。這是個選票精算主義的時代,在弱智媒體記者的囈語裡,在閱聽者喊爽的呼聲中,在政治人物察言觀色後選邊奮力炒作,這開放社會,卻營造出一種詭譎的集體意向,而成了政治正確。「棒球需要好場地,好場地需要巨蛋,巨蛋就要快建」,這種快速劃下等號的情況下,巨蛋的環評、巨蛋的財務計畫、巨蛋蓋在生態豐富而完整的松山菸廠適合與否,甚至真的需要巨蛋?還有台灣棒球運動裡的人才培訓、職業棒球經營者的規範、球員工會的建立與保障、棒球與庶民文化的整合等等問題,通通在主流媒體缺席,只被簡化為「我們要巨蛋」,這種簡單的論述,便被新聞播報員的不斷重複。
  有趣的是,「非常報導」,會用來反制上述這樣的媒體對「國球」的貧乏論調嗎?或者應該換個方式問,如果有人製作光碟是質疑巨蛋非蓋不可,那會引起轟動,進而撼動主流媒體的論點嗎?
到底是誰的聲音?做為反制主流媒體的光碟,其實能夠捲起的千堆烽火,並不在於他真正傳達了弱勢的聲音,而在於他站穩政治力的一邊,「單挑」另一邊。因此「非常報導」承襲了小眾的穿透性,卻沒了昔日戒嚴時期的「綠色攝影小組」街頭紀實替弱勢發聲的那份使命與莊嚴。
  記得在兩千年核四風暴的時候,核二廠附近的野柳反核廢自救會會長打電話給我,忿忿不平的說,說他們天天看電視CALLIN節目在談核廢料問題,就是找一些不同黨派的立法委員和媒體記者吵翻天,根本都不懂還亂講,「我們萬里離台北也不遠,怎麼就沒有人要找我們上電視去講我們的心聲?」一個禮拜後,他們動員了三台遊覽車來台北抗議,結果新聞連一日行情都不到,他們的觀點,主流非主流媒體,藍綠至今都沒興趣。
  其實搶救松山菸廠、核廢料,都有一種弱勢但懇切的聲音,這些聲音的存在,是一再提醒社會反省,也是避免社會向不公義傾斜的防腐劑,這些結構性的資訊不對等,不再被忽略或簡化成藍綠對決,而是如何被比較合理的加權對待,必須有一套好的成熟民眾參與和政策辯論機制。
  政治光碟還是非常政治,但要真能在棒球風潮建立一個「非常巨蛋」的討論空間,台灣社會才是非常厲害。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