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植樹問題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再也沒有比「植樹節」更令人覺得是環保的節日了,每年的三月十二日,之前威權時代的「國父逝世紀念日」,但在政治正確的現在,則是種樹救台灣。

 

        在今年各地植樹之際,環保團體揭發林務單位將逐步砍除的「黑心杉木」,根本是另一品種而不是生病心黑,終於讓社會了解所謂的「植樹」「造林」,是有一套整體的政策思維,和相當程度的「專業壟斷」。是為經濟林還是水土涵養,都有各自言之成理的完整論述;所以不論誰是誰非,揭發與質疑的本身,就是紮紮實實的全民教育。

 

        從小學的算數裡的應用題就有一種叫「植樹問題」,而除此之外,真正的種樹可一點都不單純。

 

中鋼在廠區種樹,為的是未來在管制二氧化碳排放徵收碳稅時,能抵銷該工廠溫室效應氣體。植樹是種「污染權交易」。

 

核四工程進行時,之前遭外界批評對當地海洋環境與生態資源,因此援魏救趙,在廠區圍牆部份大量種植樹木,並以此博得當時原委會主委「環境好的一塵不染」的笑話名言,然在核四續建後,現在根本把樹全部推倒做工程。植樹是種「騙術」。

 

之前爭議財政收支劃分的時候,地方中央爭的臉紅脖子粗,但似乎離不開「照人數分配」的原則,人多分的多,人少分的少,然而從實際情況來講,有錢的縣市工商發達自然人比較多,因此曾有學者建議,中央補助款應以「綠地面積」來補助,也就是「照樹木數分配」,才免窮縣一味寄望砍樹蓋工業區。植樹是為「生態銀行」。

 

        而在所謂不當工程所需用地的徵收時,除了土地的費用外,還有地上物的補償,這包括植物,尤其是果樹,所以默許搶種就成了最容易灌水上下其手與收買人心的部份,而且這邊種完、查估、賠償,確定後還能立即拔起,還能用在別的案子繼續如法炮製。植樹是為「利益共犯的契約」。

 

        樹自從開始一顆一顆算錢,樹就不再只是樹了,而當經過環境經濟學的量化後,它是資然資源、是生活舒適指標「生態足跡」、甚至可以是可交易的配額和期貨,而也就因此種樹與政治、經濟、國際的姿態和遊戲規則,有了不單純的關係。

 

        你會說我會不會扯得太遠了,或許是,但或許你能看到想到的比我更多,也唯有更多人檢試著植樹政治經濟學的真相,種樹才能回歸真正單純的聞到翠嫩的新綠與泥土的芬芳。而我想扯的更遠的是:三月十二日是我父親的生日,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爸,祝你生日快樂。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