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駭客任務之不斷擴充與控制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2003/7/27

 

前陣子電影駭客任務續集再起風潮,虛擬世界與電腦合成的影像世界,令人嘆為觀止;然而在錯亂的台灣,以「發展」的面向來看,駭客任務虛擬的世界似乎預告了將來可能更真實的台灣。

 

我們辦公室的的電子信箱,今年突然湧入大量的無效郵件,起初只是大量垃圾郵件,後來甚至是定時持續灌信,即使我們不斷的向系統業者回報灌信伺服器來源,他們也誠實回應愛莫能助,這大概不是惡作劇,因為很多人都有類似的情況。讓我駭客任務第一集,讓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說到「人類讓自己不斷靠掠奪自然資源來維持他的成長,因為只要一停,就會崩解,而世界只有另一種東西也是這樣,那就是(電腦)病毒」。這的確令人感慨萬千,在我們備受猶如病毒般的垃圾信煩擾時,我們同時感受到的是台灣環境問題的不斷倒退,尤其一個小小的花蓮縣長改選,在被賦予總統前哨戰的使命下,各黨支票幾乎變成環境生態的屠場,可能台灣又好一陣子沒有死傷慘重的大自然反撲了,政客們也就肆無忌憚的以拼經濟之名,以「建設開發,開發建設」來壯膽,反正只要不在我任內出事,台灣人民似乎對政客的寧圖效應(NIMTOO, Not In My Turn Of Office)是厚道且健忘的很。

 

而最近輾轉也接到一位台電員工的文章,在這份反對台灣非核化的說帖裡,提到「如果您到我們核能電廠去看一看,看我們那批同事,把電廠照顧到那種程度,您會不捨」。這不禁又讓我想到駭客任務二集裡一段精彩的口白,「整個母體整個基地,就是靠那個巨大的核電廠來供應所有的電力去做一切的事情,我們是夠偉大能控制這麼大一個電廠,但有時我會想,是不是我們反而是被那核電廠所控制」。我在想,或許我們真的該感念有很多台電員工把電廠照顧到令人動容的地步,但這話其實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一種發電方式需要比其他發電方式更加呵護,其實就是因為他的潛在風險與安全顧慮,實在是無可承受的。而在核能技術完全是外來移殖性的情況之下,是不是以為操作了十幾年,就認為已經能完全駕馭這個科技?完全能掌控所有可能突發狀況?而呵護備至就是一定萬無一失?

 

        海島型國家的台灣,沒能讓豐富的生物多樣性成為社會價值的主流,反倒是以為曾經有過所謂的經濟奇蹟,讓台灣社會至今仍沈湎於「不斷擴張」與「控制」的敢拼賭徒性格。在虛擬世界,最後的結果,是崩解,就算沒有了救世主,反正不過就是下一個版本建構遊戲的開始。然而在現實社會的台灣,要是政黨輪替只淪為變臉,執政者換了面容,但都是那個「寧圖」的執政思維,台灣人民不斷沈浸在發展開發拼經濟的咒語裡,那麼貧富差距擴大將只是第一個警訊,下一個就可能直接是GAME OVER了。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