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政治正確下巨蛋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巨蛋似乎定案就要蓋在松山菸廠了,在經過去年世界盃成棒賽的激情與催情下,原本爭議的巨蛋就成了無可取代的「既定政策」。當然比起核電廠、焚化爐、掩埋場等鄰避設施,巨蛋象徵的是商機、人潮與棒球國求的理直氣壯,然而他同時也是交通動線與動線、都市土地利用謬誤、無止盡的噪音等的環境重大衝擊的必然爭議。

 

然而這個發展讓我們再一次看到一個非常負面的示範,因為:到時候如果環評沒過怎麼辦?憑什麼現在就決定要蓋或蓋在哪?

 

在掌聲和政績效應的驅使下,政治人物首先要滿足的是「民意」,先講先贏,於是所謂的「專業問題」就交給環評委員、都市計畫委員去克服,但如果專業客觀到最後認為無法通過環評,這時候責任就不在己了,當然以前政治力直接介入,這樣的情況從未發生,然在民眾參與機制越來越健全有活力的台北,市政府最近則提出一個構想,就是覺得如果最後做出不通過的決定時,結果卻必須由市長去扛政治責任,所以打算「讓市長對環評結論有否決權」,而且市政府還說「以前環評多是工程專業,未來應多聘一些是社會經濟層面考量的委員」。

 

        事實上,市政府擔心的兩個大案子就是內湖內溝第三掩埋場以及巨蛋的環評。前者之前也是先定案再做環評,現在過關了,但核定內容卻在地方自組推薦的環評監督委員的逐項質疑挑戰下完全無法招架。而後者則是徹頭徹尾沒做過任何環境評估,也怪不得市政府會在「建設換成選票」的精算買賣中,先爭取「沒收環評」與「爭取迴旋空間」的保單。當然環評的機能淪落至此,絕不只在台北市,而是全台皆然,只是台北市想把「環評工具化」寫成白紙黑字。

 

巨蛋在環境與都市發展問題的討論,是城市市民檢視與監督的一個好的議題論壇;而在另一面,對於不少台北市民尤其市中心區人,長期嫌惡鄙夷邊緣鄉鎮的人民捍衛家園的作為,卻享盡鄰避設施所的帶來便利,在這個難得發生在自己生活圈卻需做環境影響評估的案子,該是去將心比心、感同身受的時候了,尤其試著把巨蛋換做是核電廠、焚化爐,你怎麼想,怎麼看。而也唯有不論城鄉的朋友都能互相學習與體諒多樣的監督政府模式,政客才不會一味政治正確的「便宜行事、犧牲弱勢」。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