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對不當既定政策的抵抗權就是環境權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一個社會的環境意識的演替,通常一開始是從生存環境遭到嚴重威脅的公害抗爭自立救濟期,再來意識到需要有制度法規把關於是進入爭取環境法立法期,最後則因制度就緒而提昇為推動生態觀與價值變遷的生態保育期。然而在台灣,卻讓「既定政策」四個大字不斷破壞這樣環境意識的成長軌跡而攪成錯綜糾結的醬缸

 

        當今在環境領域所謂的「環境影響評估」中的「替代方案」及「環評後續追蹤」,就接了政策檢討與風險管理的精神,因此很多的「既定政策」說穿了就是蠻幹。可是當遇到官場倫理或政治正確,他就成了政府排除萬難的施政決心與展現政治魄力的春藥。

 

既定政策之下,說徵收就徵收,說禁建就禁建,說挖山就挖山,說填海就填海,於是十五年來,台北淡海新市鎮,毀了淡水河口最豐富的北岸珊瑚礁群和漁場,在全台空屋過剩下繼續政府舉債蓋房子;於是二十年來核四廠,毀了台灣最美的隆海水浴場和三貂灣,全台電力過剩下幾千億的核電廠就是要建;於是四十多年來高雄紅毛港,毀了潟湖毀了聚落文化,讓早已需求不大的貨櫃儲存計畫把他糟蹋成有毒事業廢棄物與煤灰空污的法外之地。既定政策之下,國土管理與住宅政策被忽略了、電力與能源政策的檢討被綁死了、港務成長管理與環境承載的機制抱殘守缺。沒有配套,沒有反省,重要的是不要有人承認政策錯誤因而下台就好。

 

        新的內閣上陣,環保署長沒有在核四案對環境破壞事實立下重做環評典範,農委會主委在縣長任內放任山坡高爾夫球場氾濫成災,內政部長家族從事的行業對南部水源區的破壞眾人皆知,交通部長工程背景以開發建設為導向,這些與環境領域相關的新內閣,我們實在憂心他們只會是或已經是「既定政策」的捍衛者而非前瞻的反省者。

 

1995年台灣有三個不同地方的小村落,因為村內的污染遲遲無法解決,於是用全村罷投的方式來表示對所有候選人不聞不問的抗議;1998年台北市內湖居民用自辦公民投票,來否決慈濟在山坡保留地的開發案;這次2002年在台北縣平溪鄉,也有當地居民發起罷投,來表達對候選人對挖山填河的廢土場不聞不問的憤怒。而高雄紅毛港的居民,選擇了更直接的抵抗權,來表達對長期以來選舉承諾與體制矇騙的徹底決裂與憤怒。

 

紅毛港的案子不只是官逼民反的個案,而更是對種種無限上綱的既定政策的警鐘。環境權就是生存權也是天賦人權,如果任何政府蜷伏於既定政策之下不知檢討,那麼我們認為「抵抗權」和公民投票權一樣都是基於憲法保障免於生命財產恐懼所賦予人民的權力,只要政府仍耽溺於「拼經濟」,小心人民依憲法跟你「拼命」。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