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這一回合,退步保守的水資源政策大獲全勝

(綠色公民行動聯秘書長賴偉傑)

 

這個禮拜,對於翡翠水庫的水到底夠不夠供應板橋地區的事鬧的不可開交,在淪為政治角力之餘,媒體為求跳離口水,展現專業,就直接以算數問題加加減減,以「庫存水量」來裁判孰是孰非。然而這些論點顯然太小看了「水的政治學」中的是是非非。

 

水做為人類生存活命的必需品,自然就被賦予的極高的正當性與道德意涵。國際上許多衝突發生在上游國家與下游國家之間,原因便是上游國家切斷封阻水源,而下游國家也常因此作為聖戰號召而師出有名。台灣是個海島,自然沒有國與國水資源對抗問題,但多少利益伴隨「給人民水喝」的神聖訴求而得以隱身其間上下其手。譬如說有人會大聲疾呼要給大家喝乾淨的水,便強烈要求政府把自來水取水口往河川上游移,以便有較好的水質,鏗鏘有力、言之成理。然而其實骨子裡是因為有土地在水質水源水量保護區內被套牢,只要取水口上移,便可大量解禁。殊不知很多「森林遊樂區」就是如此在走,甚至有昔日應為位於基隆勒水源區而被否決開發的高爾夫球場預定地,便依此道後來反而蓋了兩倍大的廢土場;而前年九二一台中縣石岡水壩損毀,石岡鄉便要求廢壩將大甲溪取水口上移自東勢取水也是一例。

 

然而再回到水的問題來講,我們就真需要用那多水?水資源有限難道就必須滿足無限制供應?真正用於飲用與醫療等需求的水以外,須讓台北市民也用翡翠水庫的水來澆花、洗澡?為何對水的循環使用訂定法規、飲用水與清洗用水管道分離、都市雨水擷取系統設立等面向都沒被提到?在此次台北縣市的爭水戰中,令人憂心的是,開發、調度的主流水資源管理的論述,再次順利取得有利、有理的正當地位。也就是---開發水庫、蓋進水廠,使之變成水源區得以依法保護,且又提供人民好水---根本被視為理所當然,而且還披上環保的外衣。

 

口水終究將淪為笑話,但我比較擔心的是,像十年反美濃水庫所帶給台灣社會省思水資源的社會教育,會不會比不上這一個星期的台北所謂「為民搶水」的保守觀念強化教育?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