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看是誰在那邊搞環保的把戲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大規模的造林本是好事,但並不是每一個地方都適合造林。有的在天然崩地種樹、有的在坡度陡峭處種、有的在河川行水區種,甚至有聽說是在檳榔樹與檳榔樹之間種樹,還有是買些生長快速的外來種來種,這也是之前國民黨時代所提出的大規模造林計畫被學者與環保團體強烈質疑而擱置的案子,沒想到新政府急病亂投,竟重新包裝此案為「建立綠色矽島,用樹根牢牢抓住台灣」在九二一兩週年粉墨登場。

 

加以清砂疏以免河床過高容易淹水,也是好事一樁,但清運到那裡則是嚴肅的課題。然而在颱風之前,一個小鄉鎮的遭遇就可以預言基隆河必定水患的大問題:因為在天燈的故鄉台北縣平溪鄉,位於基隆河源頭集水區的柴橋坑溪谷,幾年前被核准設置幾十公頃的廢土場,挖山埋溪做水泥溝,他承載了大台北大小建設的廢土,尤其包括了從基隆河疏出來的淤沙;然而一個颱風豪雨下來,地方人稱「別讓平溪變土城」竟一語成,廢土場下的石底、平溪、十分三村,幾乎有三分之二泡在泥水裡,三年前筆者在「柴橋坑溪的最後巡禮」一文提到「然而雨就不一定了。平溪、石底、十分、三貂嶺、侯,瑞芳、暖暖、汐止、南港、大直、社子、關渡到淡水,有誰擋他,他絕不手軟。今天太陽照著這天燈的故鄉、聖水的源頭,然而遠方山頭逼近的烏雲,不知是否曾經籠罩過南投神木村的上空。」唉,而今竟真無一倖免,而且這些土石也毫不吝嗇的處處有份。

 

桃芝、納莉颱風來襲,台灣水患頻仍,而種樹、疏卻假借環保之名,行「永續經營」之實。前者是山林開發下,不斷崩塌與不斷種樹的循環;後者是中下游的土清運到上游,再被大雨沖下來得不斷循環。上個月的經發會,號稱要拼經濟,然而也完全排除任何有關環保議題代表,但當時與會期間老天派了「桃芝」當代表,換了個「用樹根牢牢抓住台灣土地」,而今,經發會後續推動立法院開議之際,老天又派了「納莉」,我們不知能喚起台灣社會什麼,會不會真的就只是「讓高牆(提防)保護母親台灣」還是「讓河床向下沈(清砂),讓台灣往上升」?

 

「是誰在那邊搞環保的把戲?」如果全民不一起來強力監督、強力質疑目光短淺的政治人物,二十一世紀的台灣歷史,只怕將是一頁頁的災難和救難史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