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兩黨一個樣--永續發展?不可能的任務

2004/02/08

劉惠敏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幹事


  

  總統大選將至,台灣社會又被熱熱鬧鬧的口水、口號吵的喧騰不已,實際的來看,各黨的造勢宣傳不脫吹捧與推卸責任,吹噓過去執政的重要建設、決策,而將造成社會經濟蕭條、貧富差距、人民痛苦的種種問題歸咎於對方,兩組候選人也不免再次的高呼「永續發展」,然而回顧兩黨過去執政的成績與既定的思維,不禁要問何來的「永續發展」?
  國民黨執政在追求高度經濟成長的同時,低度的管制各種工業污染與環境破壞,在重大建設的背後,盡是財團獲利、環境剝削的血淚故事;而在政黨輪替後,民進黨在其環境政策白皮書中明確提出「堅持環境正義、邁向永續台灣」的方向,而今四年執政期間,眾人看不到白皮書所揭示的永續發展之「綠色智慧島」,只見延續國民黨無限成長的經建政策,以及討好資本家的環境政策鬆綁。
  民進黨黨綱明列「匡正過去破壞生態環境之經濟掛帥政策,確立生態保育及生活品質優先之原則。」的基本原則,而在其四年前大選白皮書中特別強調「公民參與」的機制,包括「強化環境影響評估」與「公民環境訴訟」等,讓公眾能參與環境政策決策過程,以社區、草根的力量來追求自然資源的最適化利用。而陳水扁總統在2001年視察桃園廣達電子公司,竟批抨地方政府的環境影響評估設限過高,成為國家建設、企業發展的障礙,甚至大言不慚的說為了替企業請命,「要我跪下來都可以」!
  在核四興建案上,更表現出陳水扁政府充滿矛盾不一的政治決策, 97年在立院表決核四覆議案,民進黨立委放水讓覆議案通過,卻表示反核不成是因為民進黨還沒有掌握行政權;而今執政四年,既未重新檢討當年錯誤百出的環境影響評估、違法事項,也未積極推動替代方案與能源教育,更別說尊重地方以及當年「同志」們的反核運動,在其自以為傲、爭取朝野共識下的「非核家園」,與國民黨的能源政策內涵實無明顯差異,不過是核四興建問題外美麗的糖衣。
  面對從地方參與環境建設決策的公投,陳水扁政府又作了什麼?要真公投請先尊重當年的核四公投結果。如果公投是民主精神的展現,而陳水扁在總統選舉投下的公投議題,卻是排擠由下而上公民參與、資訊公開平等對話的精神,忽視地方民眾對公共議題、環境與生存表達的空間與機制,公投機制與立法也淪為選舉的工具。
  在細數民進黨執政的「政績」,也與所宣稱的「綠色」台灣背道而馳,反到是跟對手國民黨沒有什麼兩樣:國民黨在選舉時,拿出各式樣的開發計畫,無論其對環境生態的嚴重衝擊,也成就黑金政治下地方利益大放送,就如99年國民黨行政院長蕭萬長促成的「八輕行動年」,民進黨也在2002年再次提出第八輕油煉解廠的計畫,無視眾所皆知南台灣水資源、土地利用的環境問題,同樣的操作成政策把戲。在廢棄物政策更是一脈相傳,延續國民黨時期的焚化政策,執意要提高垃圾焚化率達90%以上,儘管焚化形成戴奧辛等有毒物質威脅環境、健康,國內外反對焚化,提倡替代、回收方案的聲音及證明再清楚也不過,政府仍耗費千億預算在興建焚化廠,加上進場處理費、垃圾燒不夠需負擔的違約金,只有財團獲利,社會人民卻要承受更多的千億和難以計價的成本。
  在即將到來的大選前,爭議不斷的蘇花高速公路竟然敗部復活,暫時不論此路一開是如何的切割破壞花蓮的好山好水,及勢必造成的生態浩劫,在國家財政困難,濱海公路沒有飽和,北迴鐵路雙軌及電氣化即將完工之際,一千億的興建計畫圖的是什麼?同樣獲利的也不會是花蓮人,而是可以參與招標、招的到標的大財團。
  這之中真是有點邏輯存在的,簡單來說,財團、資本家的利益,就是政府也是兩大政黨政策的方向,不需要未來的遠見,只有眼前短暫的利益。為解決工業尤其是耗水的高科技園區用水,經濟部積極展開北水南調及調撥農業用水計畫,由於目前水利會將農業用水調撥供工業使用仍屬私下行為,與水利法等規定不符,經濟部還積極主動協助水利會解套,反觀受困於缺水危機的民眾,只能求天!推動新的水資源開發案,諸如湖山水庫、高屏大湖,也是為了提供最低廉的水價給資本家,遑論水庫帶來的生態、社區文化迫害;所謂的生態觀光產業發展,卻是以營利為導向的觀光客倍增計畫,沒有生態保育、環境永續的規劃想像,像是澎湖吉貝嶼沙尾BOT案,以2千萬的代價租借財團50年之久,形同賤賣國土;開放10公頃以下山坡地,供從事宗教慈善事業之個人或團體申請興建宗教建築;「工廠管理輔導辦法」政務審查,讓工廠輕易取得登記證,有條件讓違章工廠就地合法;修正廢清法授權相關單位,可自行尋求非專業廢棄物處理機構,暫時充作事業廢棄物處理設備,皆是以環境、生存健康為代價、為財團著想的決策。
  然而強調振興經濟而召開的「經發會」,共識中徹徹底底的將台灣勞工、社會福利與環境出賣了,針對環境法令的檢討中,最大共識便是將環境法規鬆綁或不溯及既往!無論朝野,為求討好產業界,落實經發會共識,透過立法和行政的推動,一步步在環境保護的把關中退位,在環境政策上改惡。
  在兩組候選人相互嗆聲的口水之下,未來經濟遠景、增進人民生存條件、永續發展只可能是口號。2002年正式立法的「環境基本法」,明確揭示經濟、科技及社會發展應以「環保優先」為原則,然而我們也看到立法、政策推動與執行上卻是相互矛盾。犧牲台灣環境,也就是犧牲台灣人民生存的條件!永續發展,現在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而繼續如此,將會形成未來社會崩解的土石流。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