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除了要求給環境政策白皮書之外

2004/03/07

賴偉傑(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最近重看十二年前的環境紀錄片「人民的聲音」,那是一個公害糾紛層出不窮、自力救濟的時代,片中記錄了八○年代末期四個反公害與環保運動事件:花蓮漁民對抗中華紙漿廠、後勁居民反中油五輕廠、台南將軍溪漁民對抗養豬場、以及反核運動,來呈現台灣的環境問題。

  其實自力救濟,除了個案的意義外,它後續所開展的,往下是成為「更具積極性的社區運動」,往上是成為衝撞整體「產業政策與環境政策」的契機與動力。而進入九○年代,社區運動作為一種地方整體再造,但在由國家以資源給予的形式發動的「社區總體營造運動」下,因循著「計畫案—補助—成果報告」的模式,固然使得社區運動呈現多樣風貌,但多了細膩卻也少了生猛,有的拉大了社區間的強弱差距,複製了新的中心邊陲,有的是金玉其外曇花一現,遇到強行公共政策大軍壓境,依舊束手無策。

  在另一方面,十幾年來,各種環境污染防制的立法工作漸次完成,環境影響評估制度與環境指標建立也陸續成為常態,永續發展的語法更是取代經濟發展,環保團體也成為政府相關委員會的若干代表,不可謂不進步。但新一波的環境鬆綁,卻是在全球化的浪潮下,各國紛紛下修環境標準以爭奪流動的跨國資金,台灣的環境問題也不例外,又再度成為拼經濟犧牲者。也因此,水污法規定的排放標準,竟一而再再而三的延長「緩衝期」,而當年以為會是最後一個輕油裂解廠的五輕,重污染的產業即將淡出,但現金,石化投資卻還是被奉為「獎勵民間投資條例」中的上賓,甚至因當年五輕開工而取代關閉的一輕和二輕,現在卻都有重新運轉的呼聲。

  而這一兩週,社區運動團體與環境生態團體,都對這次的總統大選中,兩造競選陣營對社區營造和環境政策議題不是完全不見,就是把類似的文字只是拆解穿插在其他白皮書的字裡行間,感到憤怒,因此即將以「相信社造,建立社區守護網」以及「要求主動發佈政策白皮書,支持民間版國家環境政策」的訴求,分別要求選人承諾表態。

  然而,這其實並不令人意外,因為我們面臨的不是雙方陣營的怠惰,而是看到藍綠在全力擁抱新自由主義的情況下,根本是對環境問題與社區自主束手無策,即使雙方勉強有回應,只怕也淪為以模擬兩可的「永續發展」「生活品質」作為妝點門面的作文比賽。而時間通常是最好的答案,十二年前「人民的聲音」影像中的承諾,如今安在?

  以前「人民的聲音」,是對昔日「唯發展至上」思維造成的環境反撲與公害的怒吼;而現今,我們所代表的「人民的聲音」,要的不應只是白皮書或承諾書,而是檢正往下延伸下的社區運動與往上促成國家產業政策的導正的運動,是不是真正走對方向,而且串連成整個社會運動的清楚目標與良性集結,否則的話,小心「民間」財團的聲音理不直但卻氣壯的很呢。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