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問題怎麼辦? ──社會運動的反省與觀察


重新認識垃圾問題

一般對垃圾的定義,指的是「固體廢棄物」,但是垃圾還有一廣義的定義,即「公 共惡」--大家所厭惡的東西。主流經濟學對於「公共惡」的解決有兩種方法,一是「 外部性內部化」,也就是使用者付費,另一個辦法是使解決問題變成一種行業。但是, 由於垃圾有「匿名性」,因此不可能真正達到使用者付費,而資本主義下生產與消費的 極大化正是垃圾問題的根源,垃圾也就成為資本主義的永恆危機。

台灣垃圾問題行之多年,但真正發生垃圾大戰,是從一九九○年新莊瓊林里開始, 最後甚至動用數百名警察開道倒垃圾。過去台灣在農業社會時代,將垃圾傾倒在河邊, 當時的垃圾可以分解,河川自淨能力強,因此環境尚能承受,但工業化之後,垃圾場型 態仍未改變,仍將垃圾倒在河邊,大漢溪上游到處是垃圾場,即是因為如此。

台北市雖然用焚化爐解決垃圾問題,但其燃燒不完全造成的戴奧辛卻難以解決,更 何況它還是需要灰渣掩埋場。焚化爐一建,垃圾問題永遠難解決,它將所有垃圾混在一 起燒,這種集中處理方式對官僚而言是最省事,但卻不能促使官僚進行根本的垃圾減量 措施。更何況,台灣的焚化爐技術全由國外引進,燃燒不完全,使得焚化爐壽命大減, 事故頻傳。

垃圾問題「怎麼辦」?

解決垃圾問題要從制度面著手,有幾種可行的制度:一是從垃圾減量著手,督促地方 政府設補助款,建立社區垃圾減量的補助系統,藉以鼓勵社區從事資源回收工作;二是 設置「全國垃圾期貨市場」,由政府主導,嚴格審定台灣一年可容納多少垃圾量、有哪 些地方可堆置垃圾,然後由「買方」(欲丟垃圾者)及「賣方」(可提供場地者)公開 叫價,藉此使垃圾成本浮上臺面,地方政府才知垃圾處理成本「有多貴」,開始做垃圾 減量。同時,公開交易也可打擊黑市,阻絕目前黑道「包垃圾」的情形。

第三、要鼓勵產業回收,設計減稅制度,使其回收越多、減稅越多。這包括產業間 的集體協調、互相監督。同時要爭取勞工的加入,因為他們既是消費者,又是生產者。

最後,最重要的是要「振興回收業」。現在拾荒者多半是老人,其實台灣青年失業 問題相當嚴重,但青年不願從事回收業,因為「沒面子」。振興回收業,就是要讓它變 成一種「專業」,提昇社會形象,讓剩餘的勞動力能注入此行業中。

形成社會壓力的幾個著手點

要解決垃圾問題的前提是草根自治、社區動員。不但社區要投入,產業、勞工也必 須加入。透過社區間鄰里的合作,可以改變人與人疏離的關係。

總之,這就是一個社會運動,逼迫政府訂出垃圾零成長的年限,形成一持續的壓力 。找出國民黨大型計畫的毛病,要求政府放棄大計畫(如焚化爐),以改善回收系統。 同時,在社區試點,結合拾荒者、回收業成為利益聯盟。

另一種價值觀

解決垃圾問題是轉化資本主義、官僚主義的持久戰,它必須整合各條戰線,促成 「觀念上」的轉換。資本主義的邏輯是「大量生產、大量消費」,但垃圾運動是一種 「耐久」的觀念,要增強社會上「修補」的機制,而增加產品的耐久性,其實就是增 加產業的更新。

垃圾運動是以「用了就修」替代「用了就丟」,以「社區團結」替代「偉大的科 技、由上而下」。

台北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