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社運碰上選舉時!?


  終於到了三月二十三日,從今天起可以停止再電話催票、走路拜市場、騎小蜜蜂宣傳 車與造勢活動,也不用再綁旗子、綁布條、吃便當與睡眠不足了!只是,多日來的學習與 努力是否會得到好的成果呢?

  選舉真像是一場賭博,努力與耕耘沒有必然的關係,人人有希望,個個沒把握,每個 候選人都有一些籌碼,這些籌碼可能是學歷高、形象佳、經歷豐富,或者是錢多,淑慧長 期以來一直從事社會運動,是新莊、五股、泰山、林口地區國代候選人中,在學經歷上條 件較好的,就是選舉經費非常不足,導致大家必須一個人當好幾個人用,什麼都得幹!今 天晚上開票結果就會出來了,如果沒選上,多麼令人傷心啊!因為這是台北分會全力輔選 啊!這是我的第一次選舉經驗,無論如何我在其中有很多收穫。

打一場不一樣的選戰

  守在電話旁邊,大家都在等待結果,這是一個生理輕鬆,心理緊張的時刻,直到選務 中心傳來當選的消息,心裡的緊張凝聚為狂喜,每個人都在鞭炮聲中互相擁抱,真的非常 令人高興!以社運為主的競選班底可以打贏選仗,沒有派系支持,沒有金錢攻勢,也可以 殺出一條血路!

  民主就是要在公開、公正、公平的原則下讓選民選擇自己心目中的代言人,無奈,傳 統的選民往往不清楚一個公職人員關注社會議題與否跟自己的權益息息相關,他們往往也 不清楚各種公職人員的角色與權限,導致了金權與派系能左右選情。新莊、五股、泰山、 林口地區相較於台北市尚屬傳統選區,這使得以社運為主的選戰班底在爭取選票上挑戰很 大,淑慧競選國代的班底主要來自環運、工運與社運界,提出一個包含環保、殘障、工人 、婦女、社區等議題的弱勢憲章不會是太難的事,主要的挑戰來自如何面對一般非理念型 的選民,怎麼樣在有限的時間裡讓選民相信你的理念與政治承諾?怎麼樣讓選民將票投給 你?這些都考驗到一個社運工作者推銷候選人的業務員能力與社會化程度。

  我們讀書的學校與這個社會脫節太多,參與選舉是認識這個社會的一個方式。參與這 次競選班底的成員平均年齡不超過三十歲,大部份的人選舉經驗都不足,對於一個選戰應 如何進行,每個人的想像都不同,除了分組負責的事務,大家一起折文宣、寄發,或吃飯 時總會不停地想點子,對彼此負責的事情也會有一大堆意見,常常的情況是七嘴八舌,成 熟的、不成熟的意見滿天飛,熱鬧哄哄,當然這會有負面效果,可是每個人出去都像在為 自己拉票,每個人都是候選人,這裡沒有花錢請來的走路工!

理想與現實的差距

  我在這次選舉中的分工是組織組,而在組織組中又負責女性與環保組織的拓展,女性 選民的開發可說是既成功又失敗,原來在三月八日婦女節欲出的一波以女性處境與女性解 放為訴求的文宣,因考慮到新五泰林地區婦女的接受度而作罷,婦女革命的火還沒燒到這 兒來吧!然而,我確信淑慧不少的票來自婦女,從電話催票與沿街謝票的反應中可窺一二 ,這一方面可能來自淑慧「好女兒」的形象,二方面可能是「支持同性」意識的萌芽。

  行筆至此,忽然回想起在競選總部一些不愉快的經驗,常在總部裡來來去去的,十之 八九都是男人,那段日子總覺得到處是男人,男性的眼光、男性的手、男性的腳,讓我感 到極度不安,除非我假裝沒啥,但因選戰壓力不敢發作,只能無奈的陪笑,只能偶而躲到 角落,選戰壓縮了一切!

改革的路還長著呢!

  選舉像是產品促銷期,而選民是消費者,產品間的惡性競爭往往表現為廣告大戰,這 時候,誰投資的宣傳成本越多,贏面越大,選舉後期愈來愈多的旗海將你的旗幟埋沒,各 式各樣的宣傳單滿天飛,只要你有錢,你可以製作很多宣傳品,或雇用很多的人去告訴選 民你非常有誠意要為民服務,不管這是真是假,經費不足的話只好盡量將物資做最好的分 配,或者將人做最充分的利用,譬如:總幹事也下海去開宣傳小蜜蜂,然後大家都累個半 死,無錢無勢的社運團體要玩選舉這種富人的遊戲,大概就是這樣吧!

  淑慧開出來的票很是漂亮,算是一場漂亮的勝仗!也許是外在情勢使然,也許是策略 運用得當,也許是選民的體質慢慢在轉化中,選上國代不代表真正的勝利與結束,國代的 公職位置除了去開會,為健全台灣的憲政體制而努力外,有很多運動創意空間可發揮,例 如,陳秀惠國代在內湖的社區婦協就是在婦運與社區中努力,好不容易選上了公職,應詳 謀如何壯大社運,也可以去思考如何讓新莊、五股、泰山、林口地區動起來。這應該是社 運界參政的積極目地與自我期許吧!畢竟改革的路還長著呢!

台北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