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龍的工作心得


自「反空氣污染行動」以來∼∼

連續參加這兩年民間「反空氣污染行動」(簡稱反空污)的觀察、感想,個人認為此 議題必須是動員社會各界方能有成,但目前的現況是僅有少數「選手」下場,而且做得很 爛。為此,本篇文章即是我對搞好此議題的相關當事者的提醒與建言,這當中有期許、批判 、質疑、肯定……和種的情緒,不論喜歡與否,個人很歡迎這些「當事者也有話要說」,您 可來信、來電,或者傳真,表達您的意見,也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我們能在反空污的行動上 「併肩作戰,一起搞吧!」以下就是我對反空污相關當事者的提醒與建言∼

給環署官員:預防重於補救

污染防治的一個重要核心概念──「擴散效應」,也就是說事前只要花一分的心力,就 可將污染量有效減少、抑止,但若等到污染排出時,可能要花五倍、十倍的心力、經費或許 都還未必能做好!我們拿這個觀念來看環署現階段改善空氣品質的相關計畫,很顯然仍著重 在末端的處理,既不經濟又不環保,例如花費一、二十億的經費開闢〝環保公園〞(比起一 般公園又環保在那?)實際上對解決從各種工廠、交通、工地排出的污染物(No6、PM10、 O3等)有多少功效,令人存疑,反倒是替營建署省下不少公園開闢的工作業務,而此種移 轉政務支出的情況,確有違空污費的製訂精神……「專款專用」,反倒成了「變相加稅」的 事實,應該改變。另一方面環署在推動乾淨的交通工具上路,如電動車(機車、車)、瓦斯 營業車、腳踏車等也面臨一些相關條件不配合的情況下,如燃料供應站不夠或沒有腳踏車的 專用道,使得推廣不易, 這些是需要有心改革的環署官員,再花心思去跟相關單位(如內 政部、經濟部等)協調溝通,擬出可行戶案及時間表,以早日推動達成。

而對於半年內要開徵營建工地空污費與二年內工廠空污費的收費要改成按煙囪排放、 按實際污染應落實,不應受這些有力團體的施壓而退縮,「改革需要一點勇氣」,這是 千古不變的道理。

給予商、企業:投入環保、提昇競爭力

國內的企業、廠商從過去就一直都認為環保是增加經營成本的工作,不利本身的競爭 力,再加上台灣現在推行的「污染者付費」常是針對最後的使用者(常是消費者)來收費 ,所以,對投入環保的工作,廠商、企業總是興趣缺缺,但隨著人們愈來愈發現地球環境 的惡化(如溫室效應、臭氧層破洞等)已嚴重威脅人類的生存時,相關的要求及環保產業 也就快速增長,面對此一新的局勢,包括ISO-14000等日益形成的新貿易環保規範,台灣以 外貿出口為導向的產業及廠商勢必要早做準備,投入環保,減少污染,建立良好社會形象 ,提昇競爭力,這絕對是有遠見的經營者,想永續發展的企業體要開始努力的。我們也認 為廠商、企業取之於社會,也應用之於社會,過去的「污染者付費」(常是消費者付費), 並未規劃到廠商企業的生產方式或產品本身,因此未來環境管制的空前手段應往「受益者付 費」來推動,讓企業、廠商也能被要求做「減污」,甚至這樣的制度推展了,才能促成環 境保護有一個比較確實且能馬上看到的成效,舉空污為例,中油是國內油品的主要供應商, 如果,中油能提較好的油品,則空污也就改善許多;另一方面,世界的未來是朝人類與環 境共存共生的路子走,台灣的企業若能從空污改善開始積極做起,不但能減少空污費的支 出,提昇社會的形象,未來避免碳稅及ISO-14000等國際環境規範的衝擊上也能奠定基礎, 何樂而不為呢?

給李連高層:另一種國家競爭力的建立

最近「提昇國家競爭力」一詞非常熱門 ,官方、企業、媒體動不動就搬出來,但細究 其內容不外是如何提昇經濟的開發,仍不改執政黨財金技術官僚的那一套。在此,個人倒是 建議高層在看待台灣的發展時能從國際趨勢及國內民情之方面來思索,藉由政府大力投力改 善空污,建立另一種國家競爭力,怎麼說,從前面對「給企業、廠商」的忠告中,即提到台 灣的產業未來必定會面臨到全球環境貿易規範的衝擊,如碳稅、ISO-14000等等,一個有為的 政府就必須提出前瞻的思考與對策,另一方面國內空污月益嚴重,特別是在都會區,人口眾 多、車輛龐大,民怨頗深,如果高層能把握機會,將施政重點調整成改善空污這類優關民生 ,產業的課題,則可收一兼二顧,建立國家的競爭力及民心的支持。

給民意代表(制度比喊價重要)

連續二年,立法院針對空污費的爭議,都以喊價減列,通過預算,但是對於如何建立 一個可長可久的反空污制度卻缺乏共識與方案,同時,民意代表如何建立起立法機構的制 衡力,確實保障民權,不讓行政權獨大,隨意解釋法令或變相加稅,則更是艱鉅且責無旁 貸的工作。

給人民大眾(權利是爭來的)

人民守則第一條:「權力是爭來的」,當然在公共政策的議題上,個人是很難有影響力 ,如果沒有人民組織起來,則很難成事。空污對人民大眾來說,既感關心又感無奈,要改變 這樣的處境,一則個人可從一些綠色生活,減少污染做起;但另一方面,透過輿論或參與人 民團體組織起來與其他社會力對話,則是另一重要的實踐。

給環保團體&幹部(有組織才有力量)

在這二年的空污費爭議中,到後來僅成為官員、學者、民代的角力,殊為可惜,問題雖 是環保團體提出,但顯然因為環保團體沒有聯結到足夠社會支持力,所以,進不了最後的 角力場,未來如何吸納更多關心環境政策的大眾與消費團體、社區團體、計乘車司機、交通 專家等,無疑才是未來民間團體有無實力介力此一空污議題的重要關鍵。

給地方政府(自立又自強)

空污牽涉產業、交通、營建等,與地方息息相關,按理說,防治空污因地制宜,可惜在 長期中央集權地方弱勢的政治現實下,地方對此議題也沒有發害權,但隨著政治民主,地方 意識抬頭,未來這些悠關民生的課題會愈來愈受地方民眾重視,而地方政府的角色也會愈來 愈吃重。面臨這些新的挑戰,凝聚人民共識及借重人才、社會團體投入服務就是很重要的施 政課題,宜蘭縣政府即是一個不錯的範例,唯有地方政府(首長)有心自立,展現改革決心 ,人民與相關人才也才會襄相投入、支持,則地方自強便自然形成,未來環保署將營建工 地空污費,移交給地方政府開徵,將是一個新的契機,也試驗各地方政府有無能力,決心 做好這工作。

台北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