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轉捩點﹍綠色消費與環保會計


以綠票選擇環境友善商品

地球的各種資源庫存就好像一本帳簿,為了迎合日益擴大的社會性物質循環(人們 為了生活得更好所追求的各種消費),已被「提領」至「虧空」的境地,因此消費者也不 自覺的陷入「污染共犯結構」之中,生產及消費兩個系統的生態「斷鍊」,使得每一項產 品的生命週期都產生了莫大的社會成本,「富裕中的貧窮」正是目前台灣的寫照。為此綠 色消費企圖以「綠票」來選擇環境友善商品,換言之,也讓環境不友善商品的生產者「落 選」。更進一步在日常生活的食衣住行當中從事「生活環境影響評估」,產生負責任的環 境行為,而各種綠色消費(含不消費)的手段即是一種「環保會計」一期許使生態帳簿 轉虧為盈。

台灣在牛仔式經濟及游擊隊式經濟的運作下創造了所謂「台灣奇蹟」,但由「全面福 祉」的觀點來看,雖然累積了不少「經濟資本」,但卻損失更多的「自然資本」,沿海養 殖及高山茶園、果園等所造成的山河變色只是其中數例,賀伯颱風更用事實來「討債」。 但如果說環保標章的產生是由於上述背景,顯然過於牽強,倒不如說是「環保是最好的經 濟」下的產物。

從事產業綠化的結構性調整

  如眾所週知,以環保正字標記來彰顯出產品的綠色度始於1978年的德國藍 天使標章,到目前全世界有27個國家或地區使用了40個的環境標誌,而台灣的環保標章( Green Mark)的出現不論在時間上及核發產品方面都可列入「先進」範圍,多少顯示了其 不尋常的感度,而這主要來自台灣為外銷導向的國家,產品綠化及相互認證勢在必行,台灣 站在此一轉捩點上,綠色在上已不是可有可無的「冷盤」,而是生死存亡的「主菜」 ,並可藉此從事產業綠化的結構性調整。因此台灣在有環境標誌的國家中,其出現的 時間排名第7(1992年8月),而1996年6月底前所核發的32項342產品其數量則排名第5。

  由環境社會學的觀點:政府其實是最大的污染源,因此綠色消費應該是由下而上的一種 全民社會運動,並且應該有民間版的環保標章由生活層次切入,再由此擴展至生產及生態層次的「環保會計」。世界銀行於年初發表了三種指標來衡量一國的國力、經濟資本、自然資本及人文 資本。這樣的轉變已彰顯了「沒有土地,那有花」的永續觀─發展而不成長 (development without growth)。綠色消費正是開門的key,心動不如行動,因為台灣已 站在文明或野蠻的轉捩點上。

台北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