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去北韓? 對核廢料運送北韓的看法


作者/張育正

在核廢料運送北韓的這件事上,由於南韓的環保團體來臺灣抗議,臺灣的環保 團體基於反核無國界的立場,也前往聲援與協助,但此舉卻使得臺灣的環保團體被 冠上「漢奸」、「賣國賊」等名號,這真的讓環保團體百口莫辯,覺得十分委屈; 一場核廢料風波焦點不在核廢料上,反而集中在國家民族間的恩怨情仇中,這看在 環保人士的眼中,不禁憂心忡忡。用政治的角度來解釋一切,只會掩蓋事情的真相 ,而不會解決問題,在這風波稍微平靜的時候,我們有必要回過頭來釐清這整件事 到底暴露了甚麼問題?我們的想法是甚麼?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純粹商業行為 vs 公害大輸出

臺電與經濟部的官員都宣稱這次運送核廢料的舉動是件純粹的商業行為,也宣 稱訂定契約的過程符合國際公約,以及在美國與國際原子能總署的同意下進行,所 以一切合法,完全沒有問題。不過我們也知道,很多事不是合法了就沒有問題,尤 其在關於環保的問題上更是如此,在臺灣許多開發案就是在政府帶頭下破壞環境, 一切都合法,而合法了只是讓毒藥包裹上一層可口的糖衣,而顯得更加危險。

核廢料在目前的科技下還是一種無法妥善處理的垃圾,只能用掩埋的方式來隔 離,但還是會造成許多可怕汙染,在不知不覺中傷害人與環境。以商業的邏輯而言 ,對於這種沒有人要的東西當然可以用錢來解決,只要有人願打、有人願挨,但正 是這樣的邏輯加速破壞了環境;過去臺灣接收美國的廢五金來焚燒賣錢,同時也造 成大量的汙染,現在經濟富裕了,就反過頭汙染東南亞、大陸等地區,以這樣的邏 輯循環下去,再沒多久,地球上就再也找不到一塊乾淨的土地,世界就會如寂靜的 春天中所描述的一般,一切都寂靜了!

所以不論在程序上如何正確,對於這種在本質上就是公害輸出的行為,我們不 能單純的以商業的角度來看,今天我們不能處理,送給別人,別人也不能處理,而 同樣的會汙染這個地球。為了我們生存的環境,我們要放棄這種以強凌弱的商業邏 輯,重新思考,停止汙染的惡性循環,停止汙染的繼續產生才是根本解決之道。

國家民族情感 vs 反核的世界觀

這次環保團體被罵做「漢奸」、「賣國賊」,實在是冤枉,環保團體為了臺灣 的環境、為了臺灣的未來在努力奮鬥,是對這塊土地最有感情的人,何來「漢奸」 、「賣國賊」之嫌,這樣說的人真是昧著良心,顛倒是非黑白。

南韓環保團體來臺灣抗議,許多人都認為他們是來臺灣撒野,也有許多人討厭 南韓,把氣一起發在他們身上,由於臺灣的環保團體前往聲援,被認為胳臂向外彎 ,所以是「漢奸」、「賣國賊」,這樣的推論看來似乎有那麼一點道理,但我們仔 細想,是誰讓臺灣必須輸出核廢料?是誰製造了這些核廢料?要讓臺灣冒著這麼大 的風險與在國際社會中的污名,來向外尋找核廢料的最終處置場?答案不是別人, 就是我們的政府官員,他們才是真正的「賣國賊」,在興建核能電廠時沒有考慮清 楚核廢料的處理方式,事後才想要亡羊補牢,造成這麼大的問題無法解決,最後還 想到這麼一個違反國際慣例、且不人道的處置方法,這才是真正讓臺灣陷於不義的 始作俑者,才是真正的「賣國賊」。

核能工業是跨國的產業,以帝國主義的方式向外輸出,臺灣的三座核電廠及未 來的核四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產生的,台灣人想要不蓋核電廠都沒有辦法,所以若 要反核,也是必須以國際串連合作的方式,才能成功的圍堵核電政策,所以我們不 僅要在臺灣各地反對設置核廢料最終處置場,也要反對臺電將核廢料運往國外處理 ,要讓核廢料無處可去,以此迫使政府放棄興建核電廠,否則核四興建了,核五就 跟著來了,我們只有疲於奔命。

無可奈何下支持輸出 vs 尋求更好的方法

在這次事件中,有許多支持反核的朋友都有一點困惑,站在環保的立場,應該 不要讓核廢料輸出,但事實上核廢料留在臺灣對臺灣也沒有任何好處,能夠丟掉是 最好的,在這樣的情況下令人十分為難,到底該怎麼辦?核廢料要放在甚麼地方?

對於這樣的問題,老實說,環保團體也沒有一個比較好的建議,有些人期望的 是將核廢料運回美國,因為從哪裡來就從哪裡回去,製造商要負責資源回收,況且 臺灣的核電廠都是美國在背後推銷興建的,但這樣的期望是很渺茫的,因為美國也 無法妥善處理,不可能收我們的核廢料,不過這好像是一個比較好的建議。

也正是因為如此,我們才要反核,我們無法處理萬年惡靈 -- 核廢料,唯有停 止核電廠運轉,停止核廢料的繼續產生,才能解開這自我製造的困局。若默許臺電 將核廢料運送到北韓,核廢料有了去處,核電廠就有理由繼續興建,況且運送到北 韓的核廢料不過六萬桶(最多可到二十萬桶,且僅是中低強度的核廢料),對於最 終可能產生的九十萬桶而言,是不夠的,且隨著國際局勢的變化,何時運送會被終 止都不知道;另外,更可怕的是為甚麼美國、國際原子能總署等國際社會不出面制 止?事情背後隱藏著重大的陰謀,由於核廢料的難以處理,國際強權也想將核廢料 輸出至第三世界國家,但唯恐遭到非議,如今由臺灣出面來開這個先例,若成功了 ,國際強權就可以跟進,撿到這個便宜,但在地球環境保護上的汙名將由臺灣承受 ,臺灣在這件事上仍擺脫不了帝國附庸的角色,而成為強權的馬前卒。

所以單純的將核廢料運送到北韓,並不能根本解決臺灣核廢料的問題,反而可 能會引起更多的糾紛,這並不是一個好方法。

然而到了最後,我們還是必需面對現存臺灣境內的十六餘萬桶核廢料何處去的 問題?我們絕對反對核廢料繼續放在蘭嶼及三座核電廠內,造成附近無辜居民的傷 害,但也不希望用掩耳盜鈴、眼不見為淨的草率方式送到別人家去,來丟掉這個燙 手山芋。這個進退兩難的結對臺灣的環保團體是個很大的挑戰,也是對支持反核的 人民的考驗,在我們內部多次反覆討論後也沒能產生具體的結論,而這還有待社會 大眾及政府部門的集思廣益;唯一的希望是臺灣能終止核能發電的使用,停止產生 更多無法處理的核廢料,這樣才能避免搬石頭砸自己的腳的窘境,這是我們衷心的 期望。

台北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