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讓美麗的寶島不會成為垃圾島


吳招治(作者為台灣省第二資源回收物運銷合作社總經理)

成長、生活在台灣六○、七○年代的我們,在那個年代「垃圾」這個名詞似乎是很陌生的,因為感受不到他的威脅,也感受不到他對環境的傷害,因為只要有再生及利用價值的物質都回收再生或回收重覆使用,甚至廚餘也都回收作為養豬的飼料,在那個年代「酒矸倘賣無!」的吆喝聲是伴隨著小孩的成長,回收業者的身影也出現在我們的生活當中,每一個人都有過將用剩的牙膏,或用完的醬油瓶等去換取麥牙糖的經驗,他是中國人勤儉克苦生活的寫照,但也證明了當時為何沒有垃圾問題,因為從個人、家庭開始都已把資源回收工作做好,全世界各國都知道,垃圾問題解決的最好方式是減量,而減量唯一的方式就是資源回收。
最近我們生活在台灣的同胞,常常自己比喻自己住的地方是垃圾島,我想這是自我解嘲,但是如果我們不加以正視,並改變全民對廢棄物處理的習慣,很快的垃圾島可不是自我解嘲的笑話,台灣地小人稠,過去我們不重視環保,甚而經濟掛帥的大環境,大發工業區大量五金的進口,夾帶歐美先進國家工業化下產生的有害廢棄物,如今我們必須付出很高的代價來處理,二崙溪是一個最典型的代表。過去環境最大的傷害是國外廢棄物的進口,但如今因為國人經濟生活豐裕,相對的各種的包裝材、容器材大量使用,而大部份的人們因為怕麻煩,所以不管是可回收或不可回收的容器、包裝材,全部都當成垃圾,流到掩埋場或焚化爐,造成全省各地隨時都有一觸即發的垃圾大戰。所以資源回收、垃圾減量是當務之急,非常重要,中國有句話「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資源回收工作要落實,也是一樣每一個人要從本身切實做起,再推廣到家庭、公司,整個社區乃至全國,如今環保署所推廣的四合一回收政策,也正是如此。
紙類的廢棄物,應該是每個人每個家庭每天都產生的,而且是隨時產生,每一張紙都可以回收,甚至紙機所產生的廢紙都能回收,所以在家裡或辦公室的角落放一個紙箱或一個廢棄的袋子,隨時把廢紙隨手丟進去,至於報紙把它堆置一起用塑膠繩加以捆紮,紙箱、包裝盒則攤平與報紙等堆置一起,如此回收不會佔據很大的空間或是雜亂不美觀,所有的紙,除了衛生紙以外都可回收,至於需不需要分類,我個人是認為家庭產生的廢紙如果不分類也無所謂,紙廠都能再生利用;但是公司或工廠產生的事業廢棄物的廢紙,因為量大,而且有些比較特殊如電腦報表紙、下腳料的廢紙,則應該分類,回收商會分別送到不同的再生廠。有人問廢紙淋溼了能不能回收,事實上是廢紙在漿過程也要加水,所以如果回收日剛好下雨,我們拿出來露天淋雨等回收車或回收業者來收集也無所謂。
紙類以外家庭中產生最多的可回收廢棄物,應該是塑膠瓶及紙盒容器,牛奶、果汁、礦泉水、汽水、豆漿等都是用以上材質,這些材質都是可以回收再生的,所以用完後,以清水簡單沖洗,也用一廢棄的袋子全部不必分類裝在一起,甚而鐵罐或鋁罐也都一樣的回收,由回收者回收後再加以分類,鋁罐因為比較軟,所以可以用腳踩扁,可以減少堆置的容積;玻璃瓶也是可以回收再生,但是易碎容易割傷,所以最好不要用袋子裝,而用一廢棄的紙箱裝置,俟一段時日再交出回收。回收工作要持之以恆,所以過程愈簡單,不論自己或家人,才能落實做好。至於水銀電池、日光燈管裡面都有汞等有害物質,不過在目前的大環境中,我也不知如何回收好,最好是環保署能執行廢清法,即販賣業者必須負起回收的責任,則在販賣點都置有回收容器,我們就可以送到該處集中回收處理。
環保工作、資源回收都是必須漸進的,而且是全民要一起來,別人不做我們自己先做,隨時找機會影響身邊的人也一起做,持之以恆是很辛苦的,但是想到環境可以因而改善,資源可以再生,惜福是一種美德,每一個做資源回收工作的人只要一投入養成習慣後,都會繼續做,碰到特殊情況無法做時反而會覺得生活上少了點東西。讓我們共勉之,一起來做,台灣絕對是一個美麗的寶島,人間的天堂。

台北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