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垃圾 才有生機


伏嘉捷(作者為綠色陣線協會執行長)

近年來,台灣地區每人每年垃圾量以平均百分之五的增加率快速成長,各地垃圾掩埋場宣告飽和時有所聞,縣市垃圾大戰常一觸即發,這其中,除了國民所得提高、垃圾製造量自然增加以外,政府錯誤的資源回收政策以及草率的實施,造成民眾無法配合,垃圾收費政策的不具經濟誘因、無法促使民眾行為改變,都是造成垃圾量持續增加的主因。
據<蓋洛普徵信股份有限公司>於民國85年5月底至6月初對台北市民所做的抽樣調查顯示,
約七成的台北市民自行處理垃圾,三成左右則是委託大廈管理員或者是社區清潔人員代為收取垃圾。家庭總收入愈高者,其垃圾愈是由專人來收取,故受 "垃圾不落地" 政策衝擊最大者為一般的勞動階級,因其需親自倒垃圾,但其心聲也最不易被社會大眾聽到。
自環保局大力推動 〝三合一垃圾不落地〞 政策以來,台北市官方統計的資源回收量並未大幅增加,部份行政區甚至有回收量減少的情形發生;早有傳聞在此新制度下,清潔隊員一方面工作減輕又可領加班費(因 〝垃圾不落地〞收集垃圾所需時間較長),另一方面,大部份的回收物並未進到南港分類廠(回收一隊)或木柵分類廠(回收二隊),其中資源垃圾殘值較高者,被私自變賣進了清潔隊員個人的荷包,故由清潔隊員來從事資源回收,在現有制度下,清潔隊貪污舞弊之風必定更加興盛;且相較於民間自願從事回收工作的社區而言,市政府環保局的資源回收業務極度無效率。另據行政院環保署資料顯示,自85年4月1日環保局開始大力推動〝三合一垃圾不落地〞政策以來,台北市平均每人每日垃圾量有不減反增的趨勢,由此可見,此政策根本無法達成其垃圾減量的預定目標。
超過半數的台北市民認為〝垃圾落地〞政策下,垃圾收集點製造髒亂、影響市容,嚴重損害台北市作為一個現代城市的外觀,故市政府解決此一問題的必要性刻不容緩。落實垃圾分類、資源回收,進而達成垃圾減量,才是解決台北市及全國垃圾問題的正本清源之道。
正確有效的垃圾收費制度,將有助於資源回收工作的推展;現今垃圾費附於水費中徵收,對民眾無任何減量的經濟誘因。國際間,垃圾處理費〝隨量徵收〞已成為新的趨勢,無論城市大小,民眾依其製造垃圾量的多寡購買〝指定垃圾袋〞或〝垃圾貼紙〞,清潔隊員只清運使用〝指定垃圾袋〞裝妥或貼有〝垃圾貼紙〞的垃圾包,對於亂丟垃圾者給予重罰;此即垃圾處理費隨〝指定垃圾袋〞或〝垃圾貼紙〞的數量課徵,符合垃圾費〝隨量徵收〞的原則。
垃圾費〝隨量徵收〞可達成名符其實的〝污染者付費〞,符合公平正義原則;現行垃圾費附徵於水費,無法反應垃圾清運處理的真實成本;在實行垃圾費隨量徵收之前,應對各項清運處理成本詳細估算,訂出合理的每單位體積垃圾清運處理費用,據以訂定每個〝指定垃圾袋〞(或 〝垃圾貼紙〞)的價格,民眾依其垃圾量購買所需之〝指定垃圾袋〞或〝垃圾貼紙〞。垃圾費隨垃圾量多寡徵收,垃圾量愈少,所需支付的垃圾費愈少,故隨量徵收將提供民眾垃圾分類、減量及資源回收的經濟誘因;韓國自實施垃圾費〝隨袋徵收〞以來,二年內全國垃圾量平均減少37%以上,美國實施垃圾費〝隨量徵收〞之城市,其垃圾量平均亦減少38%(10%-50%),可見垃圾費〝隨量徵收〞對垃圾減量具有立竿見影的效果。
垃圾費〝隨袋徵收〞時,可沿途配合家戶資源回收的推動,將使資源回收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事前做好宣導教育(例如民間社團的協助宣傳),佐以徹底的執法(例如鄰、里長協助勸導監視),不配合者處以重罰,可解決少部份民眾投機取巧、不依規定丟垃圾,或者是垃圾袋仿冒的問題。在仿冒利潤有限及重罪嚇組與鄰里長監視之下,偽造垃圾袋或亂丟垃圾的情形將大幅減少。
統一規格的垃圾袋可改善垃圾收集點的環境衛生情形。據國外實施垃圾費〝隨袋徵收〞的經驗顯示,透明或半透明之〝指定垃圾袋〞,可減少社區意識薄弱的都市人丟垃圾匿名性的問題,促使市民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同時強化丟垃圾的社會控制力;超市或一般商店亦可提供〝指定垃圾袋〞以替代一般塑膠袋。
垃圾費〝隨袋徵收〞將可解決台北市街道旁垃圾收集點環境髒亂問題,又可有效達成垃圾減量的目的。台灣土地面積狹小,自然資源匱乏,垃圾問題迫在眉睫,望各級環保單位提出一套具體可行的政策,勿再蕭規曹隨、便宜行事了。
註:本文原刊載於 1997.5.22 自由副刊

台北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