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志堅

我在今年十月時卸下會長的擔子,回復自由之身。

年過四十、人到中年的人,多年來在台北分會自始與大家在一起,實在有點令人感到不解。這實在需要一點傻勁、一股熱誠,及對環境的熱愛,甚至夾雜著一種莫名的激忿。這樣的人做事有其優點,也有其缺點,當然也有一些能力的限制。

台北分會創立於民國八十一年九月,第一任會長為張正修,再次為張國慶,本人於民國八十四年六月接任(其中半年為續任張國慶的任期)。望著「台北環境」由第一期到第十六期的身影,可以感受到一路走過來的痕跡,也記載、追訴著我們的心聲、呼籲、追求與努力的議題。這一路過來,也見證著台北地區及台灣島環境的遷變。

我認為有幾點是我們一貫持有的特點:

堅持做為一個純正的非政府組織(NGO,或稱民間團體),不為政府或權勢者收買、攏絡。

為受害者、弱勢者發言,爭取其不被侵奪的權利─爭取環境權,抗拒環境權益被迫害、犧牲。在此,「環境」本身也是一個無言的弱勢者,且常是受害者。

善用組織,聯結各方團體、勢力,建立普遍、廣大的聯結網絡,以企求環境保護的目的。

普遍的基層、草根的關懷。

基於專業知識及純正的環保理念,能掌握環境問題的根源,及其徹底改善的必要策略,推動新世代生活的典範。

幹部、會員成份、能力頗為多元,且多能以理念相結合,內部凝結力強。

有能力利用傳播工具(如電子網站、廣播、文宣),以宣揚理念。

有聯結、整合國內環保團體、洽接國外團體的潛力。

但我也可觀察到如下一些有待改善之處。即使不一定真的如此,也可做為針砭、自勉。

行政幹部的秘書行政能力較不充份,或訓練不夠。

回應社會的(當紅時事的)議題,速度不夠快。

擴充普遍的組織基礎(如召募會員),速度不夠快。

宥限於人力、資源不足,對社會的活動力、衝擊力略顯不足。

對政治面、產業界面的聯結不夠,故資源少,較無政治影響力。

少有魅力型的、突出型的領袖或幹部,較為吃虧。

內部對資料的收集、整理的成果,不很理想。

可以算是成功的是,在逐年的社會變遷、政治勢力起伏興衰,台灣環保聯盟台北分會有良好的內聚力,始終能堅持其立場、維持其環保理念,保有其社會活動力於不墜,代代相傳,應是可肯定的。

台灣環保聯盟台北分會中,有很多人的熱情參與、獻身。有在社會上各行各業有成就的先行者,有剛出校門的熱血青年,相提攜前行。我們曾奮擊衝向政府衙門,砰擊不當的政策,我們曾諄諄立於百貨公司門廊下,推介綠色商品,我們曾同悲於輻射屋受害者的無助,我們也編書撰稿、手持麥克風,宣揚及辨正環保理念。前日、昨日、今日,直到明日、來朝。

總之,可愛的一群人,當我們同在一起的時日,是那人生最美好的辰光,我們與大地、母子,相互融為一體的「當在」。

< 回上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