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益明 財務長

社運團體屬於公益事業,是非營利機構(NPO: Non-Profit Organization),通常是以基金會或社團的方式來運作。若是以基金會的方式,則財源可能較為穩定,可由基金孳息來因應。但是目前台灣大部份的社運團體都是由滿腔熱血、以改造社會為己任的年輕人來獻身,且大部份都是屬於議題導向的性質。設立之初,並無週密的規劃,只因為發現社會不公不義或是不合理的現象後,亟思以一己之力或三五好友共同來引起其他人的注意,突顯議題,思考及提出解決的方案,並利用說明和宣傳動員群眾,組織遊說及抗議行動,對政府相關部門施加壓力以求改善,或喚醒民眾以自身的力量來解決問題。因此自始就毫無經營企劃及財源規劃,不只是無經濟基礎,亦因事煩人簡(主要原因是財源無以為繼),常常不知如何來作財務預算,使組織運作不僅無法朝向組織設立的目標邁進,又如何來談組織的發展及永續經營。

分析社運團體的財源,我們可從兩方面來看:「內部財源」及「外部財源」。所謂內部財源,不外乎是由團體內部來籌措,方式有會員所繳交的會費、會員的捐款、以及自草根活動中得來的募款等;而外部財源有政府的補助款、公私機構的專案計劃補助款、個人及基金會的捐款等。

我們先從外部財源來看,在可能的來源中最大的部份應是政府的補助款;其方式林林總總難以計數,最常用的是活動補助款、專案計劃執行補助款、委辦計劃執行款等。這些款項某些是政策計劃的預算款,某些是屬於政府善意的施捨。目前在國內有很大部份的社運團體是靠這些財源的收入維持其生存,原因是成員的人數不足,甚至有些還是一人團體,要以會員繳納的會費或捐款來支撐,相信是癡人說夢;更因組織不良,勢必無法對外做任何募款活動。當然就只得利用各種特殊的管道獲得政府部門的施捨;而有些政府部門也樂得廣納善門,康他人之慨來消化預算,同時減少批判或指責其施政錯誤或執行不力的壓力。

我們並不反對拿政府的錢;如果計劃對社會大眾有利、或彌補政府執行之不足、亦或是能達到監督政策執行的目的,更應該多多爭取政府的補助款來運用。但是政府的善意並非長久之計,亦非募集財源的萬靈丹。如果過份依賴此一財源,則勢必與政府單位維持友善或特殊的關係,雖然我們不必然認為是拿人的手軟,因為拿了政府的補助款而對政府的施政失去了批判的勇氣;但是當團體的人力資源過多的投入於應付政府補助的項目時,相信就難於抽出人力或資源來從事其他較有批判性的社會議題:例如政府有意規避的問題,或是政府惡質的政策。而且在民主的政黨政治下,因選舉的成敗而有政黨輪替的現象,那麼常常會因為政治立場的問題而產生與執政者不同的關係,因而影響補助款的有無。我們建議為了社團的獨立性,最好在外部財源方面盡量減低政府公部門的補助款,而著重於與組織和議題運作有關的公開募款上。

通常運作上了軌道的團體,應該把募款當作常態性的年度活動。不管是以何種活動分式─茶會或餐會,其意義為將一年來團體的成績攤開來讓關心的大眾及會員來檢驗,以贏得公眾的認同與信任,因此獲得公眾資源─人力或財源─的支持。社運團體最大的力量是來自於社會大眾的積極參與,出錢出力;有錢有力,才能發揮運動的效果。切記不可等到沒錢時再來辦募款活動。籌措財源應視為團體運作中重要的一環,日常的業務必須有此項目。有了足夠的財源,則易於匯聚人才,獨立推動社會改革或長期經營議題。

內部財源應是社運團體最基本的財務來源。其中會員繳納的會費因會員定位的不同而有極大的差異。但是一般社運團體所從事的議題較多是與社會大眾息息相關,因此為吸收一般大眾的加入,會費不宜收得太高。所以會費的收入佔經常性支出就變得很低,有些團體可能低到不足應付其一個月的行政開銷。那麼就得加強組織的活動與聯系,透過這些方式獲得會員的捐款。尤其是所從事的議題活動,不管是組織抗議活動、示威遊行及宣導活動,必須考慮是否足以引起大眾的共鳴與贊同,附帶在現場給與財物支援;此即為草根活動中的募款,也是屬於內部財源之一。草根活動中的募款其基本條件在於我們是否有能力去發掘社會大眾所關心的議題,再來規劃突顯議題及陳情抗議,而這些活動的設計與延續性是否對議題的解決有所影響。

當然,既然是社運團體就得以社會大眾為基礎,所以最重要的是如何發掘及耕耘議題,使該議題能以社會大眾最有利的方式解決;另外我們更不能忽略了組織的重要性。組織包含了會員的招募及聯絡,再者與有關機構、人員與團體的公關事務。社運團體成立開始,三大要務就是:議題、組織和公關。這些要務處理及發展的好壞,都足以影響該團體財源的良竊與否。用議題來吸引民眾與會員的參與,由普遍的參與中可發展出更多會員;組織工作做的好,不僅會員不會流失,會員還會帶入更多的會員。會員數目的大幅成長,可充裕內部財源。再者組織內公關工作的完善,對議題的發展和會員的擴充會有相乘的效果。而最後的結果就是會費和捐款的金額會大幅增加,而募款的活動也可順利募得滿意的數目。當然在人力與財源充足的情況下,團體就有足夠的力量來發揮影響力,從而步上良性循環的發展機制,步上永續經營的坦途。

< 回上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