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66年次的異類新秀KILASME

自從KILASME的漫畫在台北環境推出之後,對台灣的環保運動(以及其他社會運動)而言,實在是一個有力的新聲音。現今坊間的漫畫市場幾乎是日本漫畫當道,台灣本土漫畫在近幾年來雖然新秀輩出,但其漫畫的體裁及風格大多還是傾向日本主流商業漫畫,如今台灣本土的漫畫家出現了一個這麼年輕的『異類新秀』(漫畫界的興衰不見得和社會運動有什麼關連) ,的確令人欣慰。不僅如此, KILASME是畫環保的漫畫,從她生活經驗中的感受,到對社會事物的觀察,透過漫畫來表現出來,KILASME在《台北環境》已連載六期了,藉此機會向讀者們介紹這一位年輕的本土漫畫家KILASME......

社會議題是主要的創作體裁

其實當初在選擇走漫畫這一條路時,壓根兒沒想到要以社會議題作為創作的體裁,本來的預設是畫些少女漫畫或娛樂性較高的漫畫,但到了國中以後發覺自己不是那種很會幻想的人,無法去虛設一個美好奇怪的情境去創作,每次主題的架構總是由週遭的生活經驗反省轉化而成,尤其是對社會上所謂不公不義之事。久而久之就喜歡將對生活的不滿藉由漫畫發洩,但都是些較零散的衝擊,直到認識了台北分會,才對社會議題有了較完整的認知。而深入這些議題所帶給我的感觸真的是前所未有,之前的日子過的太單純簡單,一但親身了解隱藏在檯面下的悲慘事件,種種深刻感觸更加讓自己確定:紀錄這些生態才是我想藉由漫畫表達的。許多社會事件總得是得行情看俏,才有優先被注意權,而一旦引起軒然大波,卻又得被主流媒體的定奪牽著鼻子走,所以我們能不小心判斷嗎?能忽略那些現在正受著傷害及未來即將受到傷害的生命嗎?因為受到傷害的有可能是自己 ,我的漫畫希望呈現的不只是個人的批判,更虛心想紀錄難以聽到的聲音。一個淡水漁民現在再也補不到像從前那樣多的魚,生計發生了困難...、把諸如此類的場景去延伸擴大,對整個台灣的漁業資源污染問題是一個警訊,那麼之於當地靠海維生的漁民又是什麼?只是怨恨無奈嗎?還是其對逝去土地的種種不捨...,而我也不自詡成為傳教士,只是紀錄一些人事物,用自己的觀點消化她,因凡事沒有所謂的正負對錯,走社會議題這樣的創作路線,只是讓自己更清楚在同一片土地上的其他人是如何堅韌地力搏自己的生命。

拼貼、電影式的剪接、電腦合成營造出散文式的個人風格

我的漫畫在現階段幾乎都是用電腦來合成圖像,而貼拼的手法是我認為最能展現我想說明的場景,而現階段礙於時間和篇幅的關係,圖像的取得來的不那麼的精緻;而且因故事情節都是較散文式的,所以跳躍及分割的畫面就來的比較多。希望讀者在閱讀時能多加注意,其實每一格都包含了很多我想說的話。而畫面的經營上也是嘲諷的方式居多,用電腦來完稿,好像是現在的熱門趨勢,但我使用電腦則是考慮她的方便性及可處理較複雜的畫面,大多的漫畫家都事先手繪後再將底稿掃進電腦作處理,而我只用電腦剪輯拼貼平面的影像,實驗性質較高,不過也許這只是現階段,一步一步去向自己挑戰及開發新的影像格局都是未來我想努力去嚐試的,甚至最大的中程目標是組一個小組來製作動畫,當然自己的動畫類型也將和卡通有很大的不同。

漫畫創作是一種奢靡的實踐

心中規劃的這些藍圖是對自己的期待也是要求,台灣這個有著特殊政治環境的地方,造就了許多個人風格強烈的創作家,在電影中也很容易感受到對社會環境的批判,漫畫亦或動畫是我理想實踐的戰場,台灣的優秀漫畫家很多,如何與之競爭及合作,並使自己的作品富商業性又能保有向來貫有的批判性,且與社會議題作生動的結合都是將要去深思熟慮的課題。尤其台灣整個漫畫市場亦或所謂的次文化都快被日本掌握,日本一直很用心地拓展國際市場,身為一個本土創作者,有一種不得不的危機意識。整體而言,台灣只能說是一個嚴重混血、缺乏強烈特色的地方,許多個人風格強烈的漫畫家要和已習慣日本文化模式的消費群作說服工作是很消耗的。不過,就因如此才更有『運動性』,能畫漫畫,且能畫出一部受歡迎的漫畫對我都將是一種奢靡的實踐......

社會運動是一個漫長且複雜的過程,改變社會的方式也是多種多樣的。可是自從解嚴以來至今,已跨入第二個十年,台灣的社運界在理念的宣傳卻往往停留在政治和學術這兩個層面居多,在文化戰線上則比較薄弱,這也和這些年來的社運發展情況有關。一般民眾對社會議題的關注通常是直接反應在政治面上,而社運幹部往往較熟悉的是理論及原則性的東西,對於宣傳的方法卻缺乏研究。kilasme的漫畫多半不是一時義憤之作,往往是為了想講些理念而作。從訪談中可以感受到她對社會採取批判的態度,並且溶入作品中,換言之,她是在漫畫裡搞社會運動!或許未來會出現更多像kilasme這一類型的漫畫家,創造台灣社會運動的新文化戰線。

畫漫畫是一件既快樂又嚴肅的事情 •kilasme

< 回上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