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台東反核廢怒火

呂建蒼

自從8612月報載:「台電核廢料最終場址看好台東達仁」,並聲稱有七成鄉民同意,我就感到非常憤怒,一來是因台電這種便宜行事,欺負少數族群的作法,繼蘭嶼達悟之後,又將再度踐踏達仁排灣原住民,難道原住民必須一直淪為台電核能錯誤政策的犧牲者嗎?

另一方面,其實台電正計劃著核能發展的春秋大夢,除了想要強行興建核四之外,也欲以降低二氧化碳排放議題來增加核能機組。但是台灣地小人稠,全世界沒有任何國家敢保證安全地處理核廢料,以台北現有四部核能機組,每天生產的核廢料都難以解決,台灣實在沒有本錢發展核電,如果讓台電以欺騙社會大眾、掩飾核廢料危害事實的方式,便宜行事地找到核廢場址,那台北將永遠籠罩在核電陰影之下。因此,台北分會站在「建立非核家園」的立場,我們也投入下鄉反核廢的行動。

首先,我先說明原由,台電為了解決發展核電所帶來的後遺症,自822月起就已經在尋找核廢最終處置場,但是這五年來任憑台電使出渾身解數,「核廢料」就如同「惡靈」般遭世人唾棄。但不幸的是,台電於今年2月時提出了5個核廢最終處置場預定地,目前金門烏坵、屏東牡丹及小蘭嶼皆遭遇地方強大反對壓力,基隆澎佳嶼也因李進勇市長提出的海上觀光計畫而不被看好,但卻得知台東縣達仁鄉正處於水深火熱中,台電花了金錢利誘當地排灣族原住民前往日本「考察」,當然30億的回饋金也讓長久缺乏資源的窮鄉僻壤沖昏了頭,對於台電用「金錢收買人心」「隱埋輻射傷害事實」的行徑感到不恥,因此反核行動聯盟發起了「搶救台東淨土、莫讓台東成為核廢縣」行動,希望讓達仁鄉瞭解輻射傷害的嚴重性,不要成為核能犧牲品。並呼籲漢人朋友及政府,原住民已經是社會不當資源分配下的最終弱勢者,如今,卻依然想把在台北製造出來的「後遺症」往邊陲地方丟,種下日後台灣種族衝突的火種。

高怪、曼麗、許思明、梅心怡、小美與我一行六人於是展開了四天三夜的達仁反核廢行動,首先我們來到達仁鄉的隔壁-大武鄉,多虧大武國中顏華老師鼎力相助,打點場地及動員鄉民,讓我們第一站能圓滿順利。開始時大武鄉長王政國就表明立場:「輻射傷害是必然的,大武鄉民反對的居多,我個人也是反對的。」另外,大武鄉代表會主席黎世祥也指出:「達仁鄉如果同意的話,真正受害的其實是大武鄉。因達仁鄉南田村沒多少居民,可以全部遷移,其餘的部落都不再污染範圍內,反而大武鄉接近的最多。另外,如果核廢料放在台東,那還會有人敢來這裡觀光嗎?」在與鄉民的對談中,有人認為「核廢料要放在這裡,勞師動眾,引起社會極大不安,這個應該是立法委員要負責任的。」「過去的立法委員贊成核電,應該就要想出解決辦法,可是現在上面的不負責,讓底下老百姓亂糟糟,不能因我們這邊人少,居民純樸,比較好欺負。」更有人現身說法,將台電在地方慣用的金錢利誘攻勢給揭發出來:現在核廢料要放在我們隔壁南田村,台電對我們說:「一戶可領一仟多萬元回饋金」因此有些鄉民打算錢領了就跑到外地居住,並不打算長期住在這裡,台電的這種騙術,立法委員知道嗎?所以現在台灣的政治都是用騙的,騙的大家鬼迷心竅。今天,如果政府好好做,反核朋友也不用自費風塵僕僕跑到這裡對我們說明,這些都是社會成本。把問題丟給百姓來解決,政府實在很不應該。現在讓原本和諧的地方互相攻擊,政府實在不應該再繼續放毒。

隨後在達仁的行程,我們透過長老教會牧師的幫助,密集地進行著教育的工作,這其中值得一提的,是由一群長老教會原住民牧師組成了「東排灣反核廢自救會」,發言人戴明雄牧師指出:「自救會將結合散亂各地的反核廢力量,透過教會系統,宣導核廢污染到信徒、村民及一般民眾。希望藉由自救會組織力量,由本地自己發出聲音,成為與台電對話的在地單位,不再讓台電對達仁鄉民予取予求,繼續欺騙蹂躪原住民。」另外,達仁代表會主席林正行牧師也指出:「達仁不希望重蹈蘭嶼覆轍,希望政府不要將核廢放在達仁,以免屆時再與政府抗爭,逼得鄉民走上街頭,付出社會成本。」真是樂見地方集結成反核組織,我們也將加強他們在文宣資料上的不足。

這幾天的反核廢料說明會是反核團體首次到達仁宣傳,也是鄉民第一次看到關於輻射傷害的照片、影片及聽到核廢場不安全的聲音,許多鄉民紛紛感到二方各說一詞,不知該相信誰,我也整理了台電一直對鄉民灌輸的核能教科文,其中首推「輻射線對人體無害,舉凡電視、自然界都有輻射,你有怎麼樣嗎?如果我們妥善應用輻射,甚至還具有經濟價值,如水仙花長不高、沒有米蟲等」「核廢場在全世界沒發生過問題,尤其是低放射性廢料,只是衣服、手套之類的物質,大家不用怕,而且只有核電廠才有發生過問題。」另外,鄉民也常常提起「沒電怎麼辦? 國家就會變窮!國家窮,人民也會變窮。」「電力公司如不給我們電,我們怎麼生活?」「核電廠的工人及週圍環境也沒怎麼樣的危害阿!

聽到鄉民這些說法,讓我更加覺得台電誤導無知民眾視聽的可惡,只要瞭解真相的人,都知道這只是台電的爛蘋果包裝。首先關於缺電的問題,台灣的電力主要是「用錯地方」,我們應儘速調整產業結構。舉水泥工業來說,用掉台灣百分之八的能源,只產生百分之一的GNP。另外,水泥、鋼鐵、化工、造紙這四個工業,用掉台灣百分之三十八的能源,只產生百分之八的GNP。而且就算沒電,目前應發展的能源是太陽能,當然在科技及成本的考量下,太陽能仍需要時間研發。但馬上可達到的是天然氣發電,台電為何給我們只有一個選擇?關於輻射線的傷害,在全球核能發展後的半世紀以來,已陸續出現慘痛教訓,如全球核爆受害者、蘇聯車諾堡,美國核廢場外洩,印度卡拉拉輻射傷害到台灣輻射屋、秘雕魚…等,已經有太多輻射受害者,可是也因為官方一慣的避重就輕、刻意掩飾,導致今日輻射污染無法停止。

對於原住民發展的問題,有一位牧師說得很好:「國民政府五十年來給原住民到底有什麼發展?有沒有給原住民機會?幾乎都沒有!如果我們要有錢,老早就很有錢,不是等核廢料來才會有錢,如果等核廢料來,我們的子孫就完蛋了。」另外,戴明雄牧師也指出:台電的技倆非常惡毒,利用原住民生活上物質需求的缺乏,在此前題下,台電提出相當高的利誘,設法讓原住民能接受核廢料,甚至利用民意代表去向族人說明:「這是政府的政策,一定要當地的人配合」。純樸的原住民一聽到政府政策時,大家都肅然起敬,甚至於要立正站好順從政府措施。我們不能只從世俗眼光或政府提出龐大利益的角度來看待此事好與壞,另一方面,也應就原住民生存權利及後代子孫延續的角度,我們不得不站出來為自己同胞爭取權益。所以我們成立自救會的目的,就是台電在六月底決定最佳核廢場址之前,我們必須要有所行動讓台電知道,原住民部落已經不像以前,你們要做什麼就可做什麼,從今天開始我們將透過組織來與台電對話,事實上如果沒有組織,政府就會像以前一樣在這裡予取予求,任由他們蹂躪原住民生存權利,也希望透過自救會尋求更多社會資源的協助。

有一位曾經在蘭嶼當過五年的宋科長也在說明會中提醒鄉民,台電每次開會,蘭嶼都是反對到底的,只要台電一講到核廢料要放在蘭嶼,達悟人通通跑掉,沒人會信任台電。蘭嶼的回饋金當初是伍仟萬,並設立管理委員會處理這筆經費動支,然後在每年四月前必須將動支預算交給台電,台電再送立法院審議通過,來去之間需要半年的時間,然後以納入預算證明經代表會通過請台電核撥,鄉公所才可動用。回饋金的用途只能用在公共建設,如排水溝、馬路等,且須標示「台電核能後端營業處補助」及日期,所以這筆錢不可能給個人,因要編預算讓立法院通過。在蘭嶼時發包了好幾個工程,如果快做好一工程,民眾看到台電補助,晚上紛紛趁著水泥未乾以鐵鎚將其破壞,達悟誓言「驅逐核廢惡靈」,不要核廢,就不需要收買人心的回饋。

來到台東,深深覺得大地的美麗與人民的純樸,我們其實正為著理想與台電角力,只是雙方基礎差太多,在我們辦說明會的期間,台電正揮霍著人民血汗錢,同時宴請地方政治人物,企圖降低我們的殺傷力,可是,我覺得爛蘋果再怎麼包裝都一樣,只要將事實告知大眾,台電謊言不攻自破。以下這段話,是我要給達仁鄉民的,希望大家記取蘭嶼教訓,因為「請神容易送神難」,如果同意讓核廢料永駐達仁,那將對不起祖先留給我們這一片美麗土地,也將遭後世子孫唾棄詛咒。另外「反核行動聯盟早在十年前就開始反對核能發電,告知台灣政府核廢料處理將是棘手且難以解決的,政府不聽,如今偏遠的達仁鄉實在沒有必要來為錯誤政策付出慘痛代價」,「人救不如自救」,在台北輻射屋受害者急著逃離輻射之際,達仁鄉民不要被金錢沖昏頭,回饋建設繁榮地方不是家裡後院擺著不安定的核廢墳場。

願 非核家園早日實現!

< 回上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