撫平大地創傷 ( Healing Global Wounds )
美國反核八日行感言


陳建志

緣起

核能發電引人詬病的問題(不安全、不經濟、廢料難處理)中,近二年來因為核廢料永久儲存廠的選址設置風波,而讓社會大眾開始關注到此一過往大家較為不注意的議題。但台電及政府當局仍是不改其一貫強力為核電工業背書的立場宣稱「低階核廢處理是很樂觀的﹐甚至連高階核廢燃料棒都可送回美國處理」(今年2月底在立法院公聽會上對外作此表示)的說辭;然事實上美國的核廢處理確實是那麼可靠無誤嗎?由美國反核活躍人士Lynn協助策畫台灣第三度(前2次是在1995年及1997年)組團前往參加美國「撫平大地創傷」並拜會一些反核廢地區、幹部,作反核資訊及運動經驗的交流、學習活動。我與其他9名伙伴於台灣時間48日出發,踏上了美國反核8日行。

行程與重點介紹

經過十一個半小時的飛行,我們在美國加州洛杉磯國際機場降落,由於碰到當地已開始「日光節約時間」,所以原本兩地時差相差16小時,但到當地已是48日下午2點半;之後,我們搭上「綠龜和平巴士」在市區逛逛。四月的洛杉磯天很藍,氣溫則有些涼意,寬寬的街道、綠意盎然的行道樹、井然有序的交通及建築風格多樣又和諧的房子,令我對洛杉磯市留下很美好的初次印象。在欣賞完古蹟教堂美景、數完一列滿載123截貨櫃的火車後,我們驅車到華人開的餐館吃晚飯,本地台灣同鄉會的鄭藥師也到場表示歡迎。

由於與導遊Brlin約會合的時間較晚,我們一直到49日凌晨一點多才出發;而Lynn因為必須接隔天從台灣飛來的另2位伙伴,所以他便留在 L.A.,一直到美國時間410日早上才和我們在Peace CampNevada會合。為了連夜趕路,我們租的巴士是有臥鋪的,頭一次在趕車的巴士上睡覺,睡得不是很習慣,不過,這種經驗還真是第一次,挺難得的!早上九點多醒來,在洗過天體營溫泉後,就繼續驅車往Shoshone,中午在參觀了Shoshone博物館之後,出發前往Peace CampHGW的活動地點)。在途中,我們曾繞到一個已關閉的低輻射廢料場Betty,守衛以假期不開放為由拒絕我們參觀的請求;後來,我們才知道這個廢料場也是由U.S.ECOLOGY經營,但因輻射物質滲透到地下水,而使這曾宣稱在沙漠中可以安全存放上萬年的廢料場只啟用了三十年就關閉了。

49日傍晚我們到達了Peace Camp,開始了我們此次行程的最主要活動。當晚台灣團一行加導遊十人出席了主辦單位的說明會,印地安Shoshone族的主持人還唱了一首印地安的歡迎歌。隨後,我們也在飛魚的領唱下獻唱一首台灣達悟的歌曲回禮,高亢的歌聲聽說頗受歡迎,令全營的反核人士都津津樂道!音樂的確是一種最能超越文化、語言隔閡的溝通媒介。

隔天(4/10)一早(大約5點半-6點),我們就參加了第一天的日出祈禱,隨後三天早上也都有同樣的儀式,但最後一天的儀式在核試爆場內進行,最為特別!這個儀式讓我們學習印地安如何看待土地與環境,每個人應謙卑地生活在地球,畢竟「人是依靠地球而活的」,不是「地球依靠人而活的」。

幾天的課程(Workshop)中包括了溝通技巧、非武力抗爭以及和平守護者之訓練、多文化世界中聯盟關係的建立之訓練、終止核子生產循環的緊急動員、以及來自包括台灣、菲律賓、南非、瑞典、德國的反核團體、代表報告等課程,但受限於語言能力的不足,所以,我個人只參與其中23場的課程學習。當然,整個營隊期間的課程都是為4/124/13行動作準備,在4/12復活節當天早上,所有的群眾都走到營區旁500公尺遠的Nevada Test Site前做「重生的循環復活節」慶祝活動-抗議美國非法侵佔Shoshone的土地,及要求停止核試爆。很多抗議者越過大門,就會被捉到旁邊的臨時拘留所;這樣的活動或許有些阿Q,但透過連續十幾年來的非暴力行動以及媒體的廣泛報導,也的確使得美國政府不敢在此試爆,同時並讓更多的人了解美國政府惡意侵佔Shoshone的土地一事。

413日中午結束了HGW的活動,離開Peace Camp連夜來到Ward Vally414日拜訪了Ward Vally(數個科羅拉多河上數個印地安民族的聖地;同時也是一種珍稀的陸龜保育區),在C.A.(加州)也面臨要開發成核廢場的危機,但經過原住民團體及環保人士的努力,此案目前從1993至今尚未能開工。諷刺的是,此一開發案又是U.S.ECOLOGY的計畫!414日傍晚回到洛杉磯,隔天並拜訪了另一保護社區原住民遺址的社區團體(在加州州立大學旁)及參觀西南博物館,最後416日歷經了14個半小時的顛簸飛行才回到台灣,並於422日舉辦回國記者會(在台電門口),呼應今年4月「反核月」的活動訴求-反核廢、反核電。

感想與啟發

核廢也是美國的燙手山芋。在深入瞭解美國的核廢處理後,才發現美國核廢處理也是亂七八糟,用過的高放射性燃料棒也只能暫時存放在核電廠的水池中,而過去幾十年來啟用的廢料場(不論放核電廠的還是軍隊用的核廢料)則是出現很高比例的外洩情況。連美國都無法處理好,台灣就更不用講了。所以台灣希望美國協助處理一事,在「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的情況下,我想是【睡罔睡,賣眠夢啦!】。另外,有趣的是因「資訊落差」的這種(原來美國也搞不好核廢)感受,竟然連瑞典的反核團體代表也有類似的反應!

不同的國度(膚色),相同的壓迫!不管是在美國的核廢場甄選或是在台灣,候選場址大概都是在一些偏遠、原住民或弱勢者的土地上,使得雖然相隔數千公里遠、文化、膚色也不同,但這種強勢族群欺凌少數民族與中央核心對邊陲地區剝削的「環境不正義」(或說是種【核壓迫】),是不分東西的。

反核運動必須有國際視野-Breaking the Nuclear Chain.發展40來年的世界核電工業(技術),來自美加、歐俄、日等「核電發達國」。但因各國民間近20年來的反核武、反核電(不安全、不經濟、反核廢等)及節約能源提高能源使用效率與產業提升運動,使得這些核電工業的發展在各自的母國都遭遇到極強大的阻力,一度面臨崩潰而被迫裁員及開始大量向亞洲(尤其是台灣、南韓、中國、東南亞、南亞等新興經濟發展國)推銷核電,而形成所謂的 the Nuclear Chain.;在這樣的態勢下,台灣的反核運動不應只有把視野放在台灣本地(我的意見並不是同意說台灣現階段的反核草根經營已經成功了;相反的,我認為台灣的反核運動要獲得成功,決定性的基礎還是要靠更廣大、堅強的草根力量、組織才可能翻轉的成!),如何思考在突破跨國核電工業集團結合本地國家官僚體系及政黨、地方政治勢力、科技萬能的學術界還有短視近利的資本家等利益集團上,我們的『盟友』在那堙H除了內部力量的集結外,結合「核電發達國」的反核團體經驗(包括資訊)以及與我們面臨相同【核壓迫】命運的南韓、中國、東南亞、南亞等新興經濟發展國的民間社會及NGO(非營利民間社團),如何互通聲息、經驗分享、(如非核亞洲論壇)還有結合海外台僑同鄉會對台灣的關愛、支持共同打拼早日Breaking the Nuclear Chain,為台灣、地球、人類創建一個無恐懼、無毒害的非核家園!

運動要有創意並強化宣傳工具,如Earth and Sky Women`s Peace Caravan有一輛很棒的終結核子年代的博物館車(裡面有很詳細的反核資料:包括反核武、核爆、核電等);又譬如能激憤人心的反核歌曲,及令人可以很快瞭解反核的宣傳影帶、刊物、網路等,運動的工具與模式應該是有更多的可能。

< 回上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