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蟲組的探勘紀事

/周東漢

淡水河的初體驗,在決定舉辦這個營隊之前,至少對我而言親近淡水河是件陌生的事,更遑論去感受他的存在,以往的記憶中他不過是一條每次進出台北縣市所必經的黑色河流,一條炎炎夏日下會散發出腐臭味的排水溝罷了。對於我們而言,似乎很難想像他曾經孕育了多少的生命,灌溉了多少的良田,繁華了多少的沿河市街,豐富了多少的人文歷史,似乎我們每一個人都與她疏離了,原本孕育著生命懷抱著我們的淡水河,曾幾何時已變成人們所拋棄不屑一顧的臭水溝,如今我們只會把垃圾、廢水往她身上拋,不再去感受和她的親近,不再投入她的懷抱,「大自然」人們原本應以一敬畏感恩之心去面對,然而因為人類的狂妄無知破壞了彼此間的平衡,與自然產生了極大的疏離感,因而人們不再認同萬有生命的母親,就如同我們不再親近淡水河一般。

淡水河的初體驗,讓我們重新地去認識她瞭解她,第一次登上觀音山硬漢嶺,鳥瞰蜿蜒的淡水河以及貫穿過的大台北盆地,傾聽兩百多年來她所孕育出的歷史文化,從平埔族住民傍水而居以漁撈、採集、簡易耕作沿河係形成點狀分佈的族社,到西班牙、荷蘭人在河口與盆地留下若干的歷史,連續再到渡海來台的漢人移民將河系的主支流作為農業灌溉水源,使台北盆地成為一富饒之鄉,而人口的增加也促使沿河市鎮的繁榮,由新莊、艋舺、大稻埕奠基了台北都市發展的大致輪廓。

然而,隨著商業貿易的快速擴張,原本以河運為主的台北盆地,因鐵路及公路的興建而為之所取代,也由於人們的背棄與遺忘,淡水河不再是神聖的水源,卻成為今日人們所離棄的對象。

對於紅蟲組,淡水河今日所呈現的似乎都只能是那哀愁的一面,而另一面的美麗只能在老一輩的回憶或歷史記載中,才能勾勒出她那美麗的身影。我們也只能在過去的歷史中玄想她曾經美麗。

紅蟲組以淡水河口、大漢溪下游段、基隆河下游河段為主要對象,範圍含括淡水、八里、五股、三重、蘆洲及關渡社子,大漢溪部份,針對淡水河整治計劃二重疏洪道及其下游河段之污染問題作全盤性的觀察與瞭解,基隆河部份,係針對匯合處之河口生態和位於台北盆地邊緣的南港山豬窟垃圾場來觀察。

依營隊行程,我們先接觸到大漢溪這部份,在數次的探勘過程中,一直以為只有「垃圾」兩字可形容的探勘路線,竟也有令人感動的部份。而這些感動卻都來自人類意志力的無限擴充與毅力,在八里污水處理場對於第一次接觸他的人而言,一定會為這浩大的工程感到驚嘆,但是我們可能都高興的過早了點,雖然它自己號稱是全亞洲最大,第一期日處理量可達一百三十二萬噸,然而卻只做最初級的沈澱處理,並在海洋放流,由於這島嶼上政府好大喜功的意志力下,總經費高達一百零二億的第一期工程就這樣完工了。我們遠遠的就可看見它那最醒目的蛋形消化槽,就是被人戲稱為『大而不當的那六顆鳥蛋』,我和明龍也才深切的體會到國家公共工程的預算就是這麼地被『偉大』掉了,還記得七月初探勘時仍在試車,而主管單位宣稱1998年九月一日『鐵定』會正式運轉,但是這支票還是跳票了,之後更傳出有一堆『技術』問題仍待解決,例如原本設計處理132萬噸污水量的機器在處理量加到60萬噸時機器便會『異常震動』,真不知道那些錢花到那去了?使得全亞洲最大的變成全亞洲最『癟』的,污水處理場我們也只能猜測這工程品質之差是否又和伍澤元有關了,後來發覺花點想像力探勘過程會更有趣,於是我和明龍又繼續著需要幻想的垃圾探勘之旅。

從八里到五股一路順著省道線道走,沿途盡是灰濛濛的一片,許多工程車砂石車連結車飛奔而過,這時便知已經接近五股工業區了,這時我們看到了『位處中山高速公路五股交流道旁,佔地數百公頃緊鄰淡水河畔,二十分鐘即可到達市中心,交通便利地段極佳』這可不是房地產的廣告詞,而是經過數十年人類以『愚公移山』的精神所造就出這片連綿不絕的小山丘,探勘前所讀到的資料說這『山』是以廢土垃圾所堆出來的,然而對於我和明龍這第一次看到的人都不太相信『那有可能會堆的那麼高而且都長滿了草哩』,為了要一探究竟我們便爬上小山丘,原本想要找一個最高點來看看這座『山』到底有多大的範圍,但是繞了近一小時還是無功而返,我便想是否這以前就是小山丘,只是表面堆了許多的垃圾而已。為了驗證此說,我們便找了一處看起來像是山的底部而長滿茂密的草堆開始向下挖,這動作帶給我們的就像尋寶探險般的樂趣。最後終於證明它『果然是垃圾堆出來的』。不相信的人自己去挖挖看吧!當你看到挖出的都是腐爛的垃圾時,你就知道人類多麼厲害了。

在多數人自以為地晉身為中產階級並要求高度生活品質的今天,其實我們很難想像的到,以往人們是如何去解決自己所生產出的大量垃圾,就像上面五股垃圾山的例子一樣,更難以相信的是竟然將沒經任何處理的大量垃圾就這麼地往河川地拋。知道嗎,整個淡水河系共有十二個這樣的垃圾場,隨著歲月的流逝,垃圾也越堆越高,於是原本低窪的河川地便隆起了一座座的小山丘,不但使淡水河的滿目瘡痍,也使行水區遭堵塞造成污染及水患的原因,大雨或颱風時垃圾便飄過海來看你囉。

順著淡水河南岸,八里、五股、三重都走過一遭了,接著來到了蘆洲,行前閱讀的資料說著『以前蘆洲是一望無際的稻田現在卻…….』,然而我們所見到的是近百年來灌溉無數良田的渠道,卻變成人們排放工業廢水的臭水溝。探勘的當天,我們當場看到一個婦人,毫不掩飾地將他家的兩大桶垃圾,在光天化日之下往渠道裡倒,差一點眼睛給他凸了出來…….唉!原本孕育著無數食糧的她,現在不知作何感想?『忘恩負義』我想是人類最好的寫照吧!一條浮著許多垃圾又黑壓壓的死水,就這樣流呀流的,迴堵在鴨母港的抽水站下,又慢慢地流進了淡水河。

經過了長途的探勘,已接近黃昏了,回想這一天的行程發覺體會到淡水河那哀愁的一面似乎多了點,美麗的部份卻不多見,我和明龍自嘲地說既然我們這一組所看到的幾乎都是一堆堆的垃圾廢土廢水的乾脆改叫『垃圾組』算了。沿著蘆洲那灰灰大大的堤防,一路上只能以創造力去想像堤防的另一端是怎樣的景色,終於到了紅蟲組的大漢溪探勘最後一個點----蘆洲抽水站,選這個點原本是因為想讓大家看看在整個污水處理系統中抽水站所扮演的截流功能,但是當我們爬上那灰色長堤我想沒有人會瞄一眼那醜醜的抽水站,因為放眼望去,是伴隨著金黃色的雲彩和夕陽一片山水相連的美景,這也是紅蟲組在大漢溪探勘過程中唯一稱得上是『美麗』的部份。一直以來,我們都是活在高大的堤防內,眼睛所見、雙腳所觸及的,都是與河隔絕的灰色叢林,不論是騎機車或開車,每次經過環河快速道路,『河』不是被堤防擋住視線,就是在高速飛駛中也無暇仔細地去看看她,彷彿堤防便是世界的盡頭。探勘那天我們站在蘆洲抽水站的堤防上,觀音山與大屯山就在正前方,中間橫跨著關渡大橋,淡水河從右後方轉了個彎,在前方與基隆河交會,交會處的一片綠色小樹林就是關渡自然公園的紅樹林,紅樹林後方隱約可見的便是關渡宮了,這時夕陽西下,關渡大橋上方就像掛著一顆金黃色的蛋黃酥,這樣的美只有當您跨越堤防才體會的到吧!結束了當天的探勘,我和明龍都覺得以後一定要帶大家來看看。

另一天的探勘,也就是紅蟲組的基隆河行程,由於營隊流程中所分配到的時間較短,所以我們之前只預定探勘三個點:關渡自然公園、大湖山莊、南港山豬窟垃圾場,由於營隊的第一、二天都在淡水舉辦,為了計算當天所需的時間,我和明龍便開著車,從淡水出發二十分鐘後,便到了關渡宮前的關渡自然公園,在矮堤的另一邊,紅樹林自然生保護區很不自然地被區隔出來,堤防旁立了一塊建設局的牌子,說明禁止釣魚、禁止進入等保護事項,為了讓人們能方便地觀察到紅樹林內的動、植物生態,那裡的堤防是矮了點,而我們站在矮堤上也只能看到許多的白鷺絲、招潮蟹、紅樹林,卻看不到原本想看的基隆河匯入淡水河的景觀。因此我們便想,如果到對岸的社子島看過來也許會更清楚,於是我們便改變了行程,沿著大度路到北投士林,再從百齡橋那端進入社子島,順著延平北路,過了中國海專後到社子島的最尾端,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了,站上那最尾端的堤防上,面對著觀音山,右側是流經北縣、基市、北市路過十二個鄉鎮區的基隆河,左側是淡水河主流,交會於視線的正前方,就如同兩條手臂在面前緊握著,此外右側的關渡宮和在它之前一大片的紅樹林也盡入眼簾,左側的視線越過淡水河便看見了之前大漢溪探勘的最後一點----蘆洲抽水站,如果那天在那兒插一根旗子,現在就可以遠遠地看到了這樣彷彿可以彼此呼應眺望的景點,讓我和明龍興奮不已,這也許就像站在某一制高點上指著說,「那就是我家」同樣的興奮感吧!所以我們便決定選擇這個地方做基隆河探勘的第一點,由於時間並不充足,加上社子島探勘的形成就要花費一個半小時了,因此我們也將探勘大湖山莊的行程給刪除了,直奔山豬窟。

又經過了一個小時,終於到了位於南港山麓的山豬窟垃圾場,這也是現在台北市內最大的垃圾衛生掩埋場,處理北市焚化爐的灰渣及待處理業者的一般事業廢棄物,於民國八十二年動工的山豬窟垃圾掩埋場,由於主管單位當初的粗糙評估,使得完工後垃圾污水外溢,附近孩童罹患嚴重的呼吸道疾病,惡臭滿天等等問題,而原本產茶、煤礦,山林蒼鬱、風景宜人的美景,至今已面目全非,也難怪當初除了居民反對外,連附近的許多教師甚至中研院的122位院士都連署反對興建此垃圾場,探勘當天由於並未接洽到場方的主管,所以我們也只能在場區外面繞開著車往山裡面走,這才發現垃圾場之「大」不是用多少公頃、多少甲來衡量的,而是實際的去看、去體會,當你繞過一個一個的山丘後又看到一個一個要當掩埋場的大窟隆,這時你才真正的瞭解「大」的意涵。

紅蟲組的淡水河初體驗於大漢溪下游、淡水河口、基隆河流域的探勘過程中,我們體驗到許多的環境問題不能只是坐在冷氣房中看著資料書籍去討論,而是更要有實際的體驗探勘才能真正的瞭解人與河與自然生態間彼此的關係,應該如何地去找尋其平衡點,而不是只以「人」為中心的單向思考,人類總是以破壞自然生態來展現「人定勝天」的意志力,彷彿將自己等同於上帝,如果真的可以等同的話,那就祝自己幸福吧!

回台北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