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挺車拼的所在

羅敏儀 (輔大環保社學生、台北分會現任執委)

就像大多數人一樣,接觸環保的開始,可能都是國小國中做的全校資源回收;要不,有幸遇到一兩個熱忱的生物老師,諄諄教悔,循循善誘,教導惜福過生活和少用塑膠袋;最少,也會在報章雜誌,大眾傳媒上看到,溫室效應啦,臭氣層破洞啦,聖嬰現象啦,保護雨林啦……,知道這些環境問題是世界「流行」的大事。

參與台北分會才知道,環境問題不只是資源回收,也不只是遠在天邊的雨林,臭氣層;它就是我腳下的土地,頭上的天空,張口吸進的空氣,舉目可見的山林,是我生活中一切林林總總的集合。正在興建的核四廠,正在一吋吋侵蝕山林的靈骨塔和新建社區,正在一步步污染空氣和水的石化工廠、水泥廠,正在動工的數座大型焚化爐,每次風災過後就會掀出的水土問題……,沒有一個是脫離我的生活世界,我可以假裝看不見的。

如果,對待環境的態度不變,傷害只會加快加劇,永遠沒有停止的一天。但是若改變人心,改變掉這些作為,傷害總有一天會停止,傷痕總有一天會平復。我寧願抱持這種信念,年輕人必須抱持這種信念!

今年,是我參與台北分會的第四年頭,也是我大學生涯的第四年。曾經帶一個學弟到分會,來認識這裡的人,感受這裡的氣氛。他說,這裡的人是群瘋子,一群為理想而瘋的瘋子,一群讓他羨慕的瘋子。

年輕,總要做些什麼,留下什麼,才不枉青春。高尚的職業,豐富的薪水,華服美食……,物質享受可以是每個人的追求的;對環境的重視和珍愛,也可以是每個人的信念。怎麼去融合兩者,怎麼去判斷輕重,是這一代年青人無法避免的問題。我們必須反省,必須學習。

台北分會始終以精減得不能再精減的人力,看顧台北偌大的環境。委身在萬華某社區,某個舊公寓的某層樓面中,30坪的空間,滿是傢俱、書籍、像本影帶…這些工作的傢伙和環境紀錄資料。物理空間雖然塞滿了,精神空間卻是絕對開闊,因為這裡,有夢在。

身為一個學生,我知道自己要錢沒錢,要學識沒學識。有的,只是感動的力量,作夢的力量,不顧一切向前衝的力量。年輕的你,不妨也衝進這裡,作作夢想,較較衝勁,試試自己的可能,更試試我們這一代的可能。

回台北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