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eA.jpg (10052 bytes)

葉先生 (平溪廢土場附近受害居民)

赴環保聯盟台北分會分會求診,雖逾年半,談認識,因「柴橋坑溪」癰疸待解,未能投入,猶怠生澀與慚愧,不敢誇言。

由於環保常涉經濟與法理事項,單憑事後追擊,動員花費不貲,且不見得可善終。準此,會務似可朝預警與智庫方式努力,如將吸收會員層次,深入公職行政體系,向環保、財經、地政、營建、水利、警政、農林漁等單位佈線,或與從政者多作邀訪,建立訊息管道,遇事即能在短時內掌握現況,準確因應,緩解大量的“補破網”環境與財力。

惟陣陣飄送的溫馨,將使台北臍帶「母親之河」沿線的基隆河生靈,在往後的歲月與環保高漲的歷史聲中,留下珍貴的一頁,不論成敗如何,都將令人緬懷。

回台北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