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核廢料的複雜與簡單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2002/5/19

 

核廢料的問題嚴不嚴重,說實話,很多人會有不一樣的觀點,譬如在五月十五日的的一場立法院衛環及社福委員會比照審查會模式,舉辦「由環境與健康風險觀點看核廢料處理現況與未來」的公聽會,上演了活生生的官學現形記。

 

衛生署報告說總共在民國8287年做過核電附近小規模的死亡率與血液調查,結論「是和輻射無任何相關」,「目前研究資料有限,尚不宜下任何結論」,但核一二居民代表則說當地在大馬路邊的的瞬間輻射偵測劑量看板,「數字從來沒變過」,「現在在金山萬里,大概不是死於車禍,就是癌症」。而蘭嶼則完全沒做過調查研究,但當官員說完「蘭嶼沒有血液病變,沒有血癌」後,接著下一位上台的就是達悟族的代表,他說「我爺爺去年就是死於血癌」。

 

因兩年前核四在評估捍衛核發而一戰成名的清大李敏教授,也在會中以一貫的新中間路線立場,「不管喜不喜歡,問題已經產生,不要非理性的反對,給專業者一個處理的空間,好好來處理,國內絕對有能力處理」,倒是貢寮居民的代表除了憤怒的斥責台電在核四計畫偷渡一個核廢料儲存廠計畫外,建議同時也是台電董事的李敏教授,擔任核廢廢料處理召集人,去說服清華大學後山成為永久核廢料儲存場,因為「李教授認為沒問題,而且讓他去說服清大應該比較會理性的接受」。全場的笑聲中,卻清楚的凸顯專業者的偽善。

 

有趣的是,美國在台協會這個星期也前往台東縣政府關切蘭嶼核廢料問題。他們好奇為什麼一個存在已久的問題,竟然會在台灣釀成如此巨大的抗爭風暴。其實,美國輻射防制沒有比台灣高明到哪去,從以前的華盛頓州核試爆落塵、科羅拉多州的核武工廠核污染、內華達州的育加山核廠料永久儲存場計畫粗暴的定案,美國把核能玩成是強國象徵、挑動人民多數暴力以犧牲落勢的功力更是可觀;因此無關人道關懷,唯恐蘭嶼反核廢影響到核四奇異公司的生意以及成為美商潛在的投資風險,恐怕才是他們關切的主要目的。

 

        核廢問題有時太複雜,複雜到產官學、國家、國際關係,但有時其實單純的驚人。「源頭停止,廢料暫時遷回處,共同尋求永久解決知之道」,核一二有居民代表提出了這樣簡單卻充滿包容的呼聲,停核一核二,讓蘭嶼核廢運回暫存,在互信與誠意下推動核一二廠核廢搬遷,找出永久儲存最終解決方案。

 

當然可能又有人開始講電夠不夠的問題,但,我想請你們聽的,是台灣根本不缺電的事實,以及那一群弱勢卻令人尊敬的人民的心。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