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不能強迫人民不怕鬼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2003/1/5

頗受爭議的「低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場址選定條例」草案,在行政院通過後正式排入立法院審查階段。首先令人好奇的是,這個法為何以前國民黨執政時不提出?反而現在所謂反核的民進黨時才提出?所以顯然最大的原因是此法是為了讓低階核廢最終處置場址的設立時間表「浮現」,再據此作為蘭嶼核廢料場「遷廠時間表」,作為化解達悟族的憤怒以及政府的跳票危機。

 

然而如何作為時間表的保證,就在於強制徵收條款的法源!在國民黨時代,其實本法能做的都做了:草案中所謂的依據場址調查、安全分析、公眾溝通及土地取得等…. 符合選址作業公開透明之原則,以及隱含的利誘和回饋制度,台電那樣不是依此再進行?所以民進黨所謂以負責任的態度來立此法,說實話,只是以民進黨「清新的反核形象」,來偷渡一個國民黨時代不敢的「公權力介入」。

 

最重要的問題,不在於核廢料該不該解決,而在於必須先清本法制訂與否的前提:執政黨到底認為低階核廢料到底可不可處理!?是「技術不是問題,只是民眾恐懼,大家都想要,所以最後只得用公權力來取得用地」,或是「核廢料根本不可能解決,但問題已經產生,只能盡政府所能盡量的來面對,做好處理監督的工作」。

 

顯然民進黨政府被核能專家與技術官僚說服而選擇前者。所以如果現在的草案過關,問題不只在法的粗暴性,他幾乎也宣告以前民進黨揭的反核論點,根本完全崩盤,因為如以此觀點,核電產業技術上也是可行,也可以做好,只是民眾被誤導,所以要是民眾反對的話,基於國家需要,但還是得用公權力來。那麼,幹嘛反核

 

或許你會說民進黨政府還是堅持反核的,但是以前的問題總要立法做「善後工作」,那麼請問:民進黨為何不請台電和原委會請先公布歷年核廢料處理、運送,到底發生多少意外?多少事故?多少車禍、船難、輻射外?建構的民間監督機制為何?有哪些台電與原委會之外的獨立且專業力量可以監督?而且核一二三機組爐心隔版裂縫歷年檢查情況與善後情況不公開,核四興工弊端一團迷霧,這些沒有一樣做到。反而第一個「推動非核家園」的具體立法就是要大家相信專業並賦與強制徵收公權力。

 

核能專業,不是用來作為說服老百姓核能是安全的,而是用來說服核工業者核能不是人類能完全駕馭的。我們不是要做論述的文字推衍,但「低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場址選定條例」的確是在正當化以前台灣核能業界的處理模式,而且繼續做下去。

 

原委會歐陽主委曾說大家怕核廢料就像怕鬼一樣,但是,政府總不能繼續做虧心事,卻要立法要求民眾不能怕鬼。蘭嶼核廢的解套不在永久儲存場的地點,而在於信任,信任何來?而在於不斷積累的實際作為。政府要認為「核廢料根本不可能解決,但問題已經產生,只能盡政府所能盡量的來面對,做好處理監督的工作」,才可能真正一步一步互動出解決之道。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