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3分,入木三分,不止是三分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2003/3/9

菊地洋一,一位奇異退休資深工程師與工地品管主任,實際建過日本東海和福島電廠,來台灣訪問參觀核四工地後給了三分,引起台電激烈的反彈。然而,三分不止是三分,他所透露出來的意義,及後續的反應,傳達了深沈的意涵。

 

其實應該不是3分而是0分,只是因為他認為核四廠願意讓外人進去看這種民主的表現,值得肯定可得三分,但工地的施工品質,如不處理而繼續施做下去,未來一定會出事,而且責任很難清。其實,關於鋼筋和混凝土的問題,早在核四尚未停工之前,貢寮地方居民就一再質疑,包括當初趕工混凝土連續灌漿,以及反應爐的核島區上方原是水塘,地下水豐富,怎麼抽都抽不完。而菊地先生剛好在日本和中東工程界的專長,就是這兩部分,所以他的專業觀察,跟當地居民的質疑完全吻合。

 

然而台電居然不知透過何種管道查出,菊地先生是一九八零左右從奇異退休,「可能不知道技術日新月異」,還有鋼筋混凝土早就有按照「標準作業程序」以及經過「奇異公司的檢驗通過」,所以嚴厲的指摘他「預設立場、侮辱專業」。其實,菊地先生在奇異公司的最後幾年,他看到很多年輕的員工,因為需要工作的穩定性,或者限於專業瞭解的侷限,要是有疑慮的話,也會不斷自我說服會有更高階的人知道怎麼解決;而菊地先生就是所謂全盤瞭解的高階資深工程師,他原先就知道核子反應爐的一些裂縫問題是先天的盲點,卻也是人類智慧無法完全克服的,因此他越來越無法說自己都不相信的話,所以選擇離開。

 

如此,什麼是專業,誰認定的專業,還有台電自我捍衛的手段與方式,以及後面所代表的核能安全認定的價值判斷,才是「3分」攪動出的深沈思考與問題。

 

其實,菊地來台灣本來是傳達需重視BWR的真正技術上的瑕疵問題,但後來他發現,包括台電和原委會對核安超乎想樣的自滿心態,將會是台灣最大的核安問題,甚至在離台之前沈痛的說:「雖然我覺得鋼筋生鏽、混凝土都是很嚴重的問題,但是,要是比起台灣政府根本不想去瞭解問題的嚴重性」,那些都是小事,因為生鏽、水泥的是都還可以改進,但那種對核安本質上的輕忽,對人民生命可能遭受危險不以為意,使他「感到難過,真的非常難過」。

 

在台灣,核能本質的爭議,已被簡化成「非核家園」的戀人絮語,或「政治口水」中過度消費的議題,而真正最重要本質--核能安全,幾乎被認為是杞人憂天,甚至原委會官員都婉轉的表達實在已經做太多,並且自豪國營事業比較重安全,不像民營電廠唯利是圖。然而,現在日本東京電力公司發生弊案後,知恥近乎勇,四月即將十七座機組全面停止運轉,徹底檢查,但同樣機型的核核二台灣卻完全不考慮。

 

如果3分都不能成為台灣社會的警訊,那麼,再多的「非核家園」,只能成為符水或是囈語。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