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電力亂世的真面目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2003/4/20

 

台灣最近的「電力」新聞真是令人眼花撩亂:台電購買汽電共生預算被砍,大潭火力發電廠預算被刪,核四嚴重破壞福隆沙灘但不可停工,即將進行「非核家園分區座談會」與產業談再生能源產業。這其中夾雜掏空台電、非核家園,藍綠交鋒,刀光劍影,但究竟該怎麼去釐清其中真委?

 

其實,先該問的是:台灣電力公司,到底是一個國營企業,還是一個公司?

 

過去台電實在背負了太多的「政策包袱」。發展核能電廠,背負的是外交及衍生的國防、軍事採購,或甚至是是台美關係的帳單;而保證價格價構汽電共生的發電量,又負有鼓勵再生能源產業的推廣任務;當數十年電費不調漲時,台電扮演的是廉價提供工業用電以降低業者生產成本的賠本生意;在開放民營電廠的政策中,台電私下埋怨開放的電廠程序有瑕疵,卻敢怒不敢言;在購買天然氣、煤源時,台電的購買合約是政府的外交胡蘿蔔;在天災肆掠後,台電以最快的速度搶修,卻也會違背民生優先原則先把電送給工業區;在擬定全國的能源政策時,台電又幾乎巧妙的提供政府決策者「絕對權威的決策參考」;而在進口核電燃料棒時,不必課稅而且還以國防演習的名義和規格處理;經濟部管理台電的能源委員會主委,其職務卻是佔台電的缺;當推動節約能源的使命下,一個發電的單位卻要鼓勵大家少用電。雖然角色錯亂,但這就是台電,專業與生產雙重壟斷的「國營企業」,有異於營利企業追求利基反而賠本照顧弱勢的政府性格,也有國家當後台的優勢和巨大隱性補貼。而其中最大的「補貼」,其實就是犧牲環境社會成本,以提供廉價電力,就成為台灣過去數十年來經濟奇蹟的真正原因。

 

然而,台電越來越像個「公司」了!政治環境變遷,以追求「企業利潤」為訴求下,過去台電扮演「賠錢」的部分,都變成該批判的,但過去「佔便宜」的部分,則持續躲在「國家整體利益」的光環下,繼續享受隱誨的特權。這也是為什麼台電工會結合在野立委,大砍汽電共生購電預算(以免賠錢),卻又迴避對核四施工造成北台灣最重要的福隆沙灘流失的責任(也是以免賠錢)。

 

但事情還更不單純,多年來民營電廠的開放政策,各種商業團體在沒有台電的國家優勢下,便動用政商關係好讓民營電廠可以有另一種的優惠,譬如對電廠設置用地限制審查的放寬,以及更惡劣的就是以政商關係來限制台電「與民爭利」。於是,台電大潭火力發電計畫,就是試圖從燒天然氣,改為燒媒,在台灣電力早已嚴重過剩的情況下,嚴重威脅民營電廠售電,於是被立院刪掉興建預算。

 

簡單的講,台灣的電力事業已成了亂集團,準民生與戰略物資的「電源供應」,在各種利基(尤其是政治利基)的角力下,淪為政治廝殺的籌碼,那麼,即將舉辦的「非核家園分區座談會」試圖從再生能源產業與提高能源效率切入與產業對話,也非常可能淪為爛仗烽火中天真的空談。

 

後台電壟斷時代,照顧偏遠弱勢電力需求的角色誰扮演?節制與規範電力事業秩序機制在那裡?那一套符合社會正義與環境正義的能源政策與想像為何?如果這個不談的話,大家小心,在藍藍綠綠以反黑金、反掏空、非核家園這些美麗口號之下,電力亂世中,數鈔票的還是數鈔票,犧牲環境還是繼續犧牲環境,而且社會大眾通常還樂於成為幫前者打壓後者的幫凶。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