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非核家園之路不在切割而在信任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2003/5/18

 

這個星期,SARS依舊肆虐,但為了在六月舉辦的全國非核家園會議,各議題的會前會依舊如期召開,量體溫、戴口罩,入場戒慎恐懼的談,宛如在為討論的議題,活生生預演一種未來的可能,這是「核廢料處理與社區參與」會前會,談的是「強化核廢料管理,促進資訊公開與社區參與」。

 

官方預擬的報告,勾勒了一個架構與邏輯推論:一、積極處理核廢料,才能落實非核家園,二、因此分為處理技術、場址兩個問題,三、場址問題最棘手,需要立法來將選址方式有法源,四、處理技術台灣已經很不錯,但應有更多的研發經費,甚至將來成為處理技術輸出,五、以往民眾缺乏參與管道導致誤解,所以需要社區參與機制,以及資訊的透明化。

 

坦白說,必須肯定公務人員的素質,把問題作適當的切割,產生了迷離的多贏假象。因為竟能把「核廢料處理」,成為「前景可期」的產業,而開出的條件是要核後端營運基金(現已一千多億)中的八分之一給台灣核能研究單位;而所謂的核廢料出路瓶頸,則以「低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設施場址選定條例草案」正在立法院審查;最後,再以政治正確的符碼來裝點,「核廢逐年減量就是永續」「管制透明、資訊公開、公共參與、地方回饋、政府決策法治化」。

 

然而,這些邏輯與文字堆砌講的不差,但沒講的那些,可能才是問題的癥結與關鍵。首先,這幾十年來,核廢料處理到底有沒有發生過問題?有的話怎麼解決?是否已經克服不會再出錯?這些沒有誠實交代過去,怎麼保證未來。其次,核廢料處理高階比低階複雜、麻煩,但為何都是講低階核廢料處理與場址問題而已?再者,監督機制與民眾參與可以到那個程度?如果沒有把關場、停工與住民投票、聽證會的權力和機制下放,那麼權力不對等下哪有監督之實?而事實上,以上這些的確都沒有在官方的版本中。

 

簡單講,切割問題不能解決事情。把核電廠興建運轉風險與核廢料問題切割,把核廢料問題再切割地點與核廢料處理技術,地點問題再切割為法律與民眾參與,把民眾參與再切割為回饋與監督,最後則個別處理。你說看到了分工與機制,但很抱歉,我卻參透的結構中的雨露均,或說個個擊破。所以,加強處理核廢料,是要表明廢料不是問題,還是廢料根本徹頭徹尾就是問題,否則,這些不都像極了核能工業生生不息的加持會議。

 

核四繼續興建已經徹底瓦解了民眾可能的「信任基礎」,而說實話,一直保證核廢處理技術不是問題的清華大學核工所,將近兩年前在學校後山「除役」了一座小型的研究型反應爐,封裝,運走,然而,全校師生沒有被告知,如果這是全台灣核能科技教育的重心的話,那他做了最壞的示範,因為那充分展現了專業的傲慢以及對的「風險溝通」的輕忽。

 

非核家園之路不在切割而在信任。SARS了一種社會嚴重不信任下,風險社會加乘的可能,我們現在身臨其境,但對更大問題的核能疑慮,卻還能紙上談兵?可最傳神的是那天會前會最後一個發言的貢寮鄉居民代表說:「如果現在就是這個時候發生核電廠爐心融毀事故,那誰能告訴我要怎麼做?」後全場的笑聲與面面相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